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 小時 7 分鐘

估值模型警示美元「太貴」 Pimco基金經理Gupta則跟隨直覺走

Katherine Greifeld
【彭博】-- 談到美元,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Sachin Gupta有些舉棋不定。從許多常規衡量標準看,美元估值已經過高。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截至12月份,美元實際有效匯率較十年平均水平高出近13%。與此同時,聯儲會的貿易加權美元指數已攀升至距離2002年紀錄高點不到3%的水平。這一估值水平通常會促使Gupta在其全球債券投資組合中減持美元。但是,他還沒有拿定主意美元近期的漲勢已經是強弩之末。在他看來,圍繞美中貿易關係的不確定性和日益黯淡的全球成長前景還會在未來幾個月繼續支撐估值已高的美元。所以暫時,他會保持對該貨幣的中性敞口。「如果對某物的看法為中性,那麼根據定義你對該資產的回報預期搖擺不定,而不是明確的‘上漲或下降’,」 Gupta稱。彭博美元即期指數2018年上漲了約3%,對其他大多數G-10貨幣走高,打破了華爾街之前的悲觀預測。進入2019年,美元同樣顯現出了走強跡象,本月創下2016年以來的最長連漲紀錄。避風港儘管Pimco的估值模型顯示美元已經太貴,但Gupta認為,其避險屬性可能預示著未來還有上行空間。在3月1日大限到來前,美中貿易關係仍然緊張。美國總統川普周二表示,對延遲3月1日這個避免提高對華關稅的最後期限持開放態度,「但是一般來說我不傾向於」推遲提高關稅。Gupta稱,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是否能夠達成協議將是決定美元走勢的關鍵。他指出,「休戰」將提振風險情緒,可能推動美元全線走弱。不過,如果兩國貿易關係進一步惡化,則可能促使投資者涌向美元避險。「如果看起來兩國達不成協議,那麼我們又回到了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可能性,那對全球成長來說將是非常糟糕的,美元可能出現更強勢的反彈,」 Gupta說。他共同管理Pimco旗下規模102億美元的國際債券基金。彭博匯編的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這只美元對沖基金的表現優於92%的同行。其他弱勢全球經濟前景也讓Gupta停步不前。疲軟的中國經濟數據令市場擔憂中國放緩的溢出效應,歐洲成長的磕磕絆絆也導致本周歐元跌至11月以來的最低點。Gupta認為,美國以外經濟體的疲軟似乎是更大的問題,持續的時間或許會比近期美國成長降溫的跡象更長。不過他表示,新興市場仍能發現價值。美元兌開發中國家的貨幣看起來最為昂貴,促使Gupta增持墨西哥披索、俄羅斯盧布、哥倫比亞披索和印尼盾。無論如何,鑒於美元在構建投資組合時是一個如此重要的起點,他在過去幾個月大範圍縮小了外匯風險敞口。在所有影響美元的力量中,與過去十年相比,其投資組合的外匯風險可能處於最低水平。「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正在積極放鬆之前推出的量化寬鬆政策,我們對其貨幣有更強的信心,」 Gupta表示。「現在,我們減小了風險配置。這主要是因為我們對美元沒有強烈的看法。」(更新第二個小標下的內容)原文標題Pimco’s Gupta Goes With Gut on FX as ‘Rich’ Dollar Defies Models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Katherine Greifeld New York kgreifeld@bloomberg.net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Benjamin Purvis bpurvis@bloomberg.net, Mark Tannenbaum、Vivien Lou Chen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談到美元,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Sachin Gupta有些舉棋不定。

從許多常規衡量標準看,美元估值已經過高。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截至12月份,美元實際有效匯率較十年平均水平高出近13%。與此同時,聯儲會的貿易加權美元指數已攀升至距離2002年紀錄高點不到3%的水平。

這一估值水平通常會促使Gupta在其全球債券投資組合中減持美元。但是,他還沒有拿定主意美元近期的漲勢已經是強弩之末。在他看來,圍繞美中貿易關係的不確定性和日益黯淡的全球成長前景還會在未來幾個月繼續支撐估值已高的美元。所以暫時,他會保持對該貨幣的中性敞口。

「如果對某物的看法為中性,那麼根據定義你對該資產的回報預期搖擺不定,而不是明確的‘上漲或下降’,」 Gupta稱。

彭博美元即期指數2018年上漲了約3%,對其他大多數G-10貨幣走高,打破了華爾街之前的悲觀預測。進入2019年,美元同樣顯現出了走強跡象,本月創下2016年以來的最長連漲紀錄。

避風港

儘管Pimco的估值模型顯示美元已經太貴,但Gupta認為,其避險屬性可能預示著未來還有上行空間。在3月1日大限到來前,美中貿易關係仍然緊張。美國總統川普周二表示,對延遲3月1日這個避免提高對華關稅的最後期限持開放態度,「但是一般來說我不傾向於」推遲提高關稅。

Gupta稱,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是否能夠達成協議將是決定美元走勢的關鍵。他指出,「休戰」將提振風險情緒,可能推動美元全線走弱。不過,如果兩國貿易關係進一步惡化,則可能促使投資者涌向美元避險。

「如果看起來兩國達不成協議,那麼我們又回到了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的可能性,那對全球成長來說將是非常糟糕的,美元可能出現更強勢的反彈,」 Gupta說。他共同管理Pimco旗下規模102億美元的國際債券基金。彭博匯編的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這只美元對沖基金的表現優於92%的同行。

其他弱勢

全球經濟前景也讓Gupta停步不前。疲軟的中國經濟數據令市場擔憂中國放緩的溢出效應,歐洲成長的磕磕絆絆也導致本周歐元跌至11月以來的最低點。

Gupta認為,美國以外經濟體的疲軟似乎是更大的問題,持續的時間或許會比近期美國成長降溫的跡象更長。

不過他表示,新興市場仍能發現價值。美元兌開發中國家的貨幣看起來最為昂貴,促使Gupta增持墨西哥披索、俄羅斯盧布、哥倫比亞披索和印尼盾。

無論如何,鑒於美元在構建投資組合時是一個如此重要的起點,他在過去幾個月大範圍縮小了外匯風險敞口。在所有影響美元的力量中,與過去十年相比,其投資組合的外匯風險可能處於最低水平。

「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正在積極放鬆之前推出的量化寬鬆政策,我們對其貨幣有更強的信心,」 Gupta表示。「現在,我們減小了風險配置。這主要是因為我們對美元沒有強烈的看法。」

(更新第二個小標下的內容)

原文標題Pimco’s Gupta Goes With Gut on FX as ‘Rich’ Dollar Defies Models

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Katherine Greifeld New York kgreifeld@bloomberg.net

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Benjamin Purvis bpurvis@bloomberg.net, Mark Tannenbaum、Vivien Lou Chen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