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借錢讀書、置業......上一輩財務建議開始失靈

圖片來源:BOMBOLAND

莉斯·威克斯(Liz Weeks)一直都很聽父母的話。他們說,你要上大學,你要找份好工作,然後儲錢置業——他們那輩人就是用這種方式實現了財務上的成功。

所以,威克斯聽從了父母的安排。她借了16.5萬多美元升讀羅切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然後又入讀了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法學院。32歲的她,現在是西雅圖的一名律師,代理涉及監管的案件。

但是,威克斯的生活並沒有按照計劃的軌道前行。她每個月都要償還助學貸款,已經還了十年,然而如今她還欠著超過14萬美元。經濟繁榮的那幾年,西雅圖樓價飆升。按照美國房地產經紀人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數據,1989年,西雅圖的樓價中位數是77,300美元,換算成現在的美元價值,相當於163,773美元。而如今樓價中位數已經漲到542,700美元。

「從11歲起,我在錢的問題上就有壓力,」她說道,「這種恐慌感始終揮之不去。我欠的這些債對我的許多人生選擇都構成了影響。」

對威克斯及其同齡人而言,規則已經變了。在金融危機之後十年進入職場的這批人,相比父母輩在同樣年紀時面臨的局面,可謂天差地別。他們背負的助學貸款往往要多得多,物業貸款在收入中的佔比也要更高。年輕家庭的收入和財產與前幾代人在同樣年紀時相比,都要少一截。

沉重的助學貸款負擔,居住成本飆升,這些情況並不是一夜間出現的。但過去30年間,這些變化重塑了美國年輕人的財務生活和夢想。量力而為地借錢讀書、置業、再存錢讓下一代去念他們理想的大學——前幾代人遵循的這些理財觀念並沒有像過去那樣讓許多人受益。

看看下列事實:

·美國勞工部的數據顯示,美國大學學費自1978年以來上升了1375%,是同時期整體通脹率的四倍多。

·根據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簡稱:紐約聯儲)的數據,美國的學生貸款債務自2005年初以來增加了三倍,達到1.48萬億美元,較同時期所有其他家庭債務種類的增長速度都要快。

·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稱,今年第二季度,全美範圍的租金中位數達到1008美元,創下歷史高點。1990年到2016年期間,租金的上升速度較同時期的整體通脹速度高出20%。

·哈佛大學住房研究聯合中心(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 at Harvard University)表示,目前,美國一個典型住宅物業的售價是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數的四倍還多。1980年至1999年間,這個數字還不到三倍。

·租賃服務公司Apartment List估計,根據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一代」的儲蓄率,三分之二的「千禧一代」租屋者至少要用二十年時間才能儲蓄20%的首期,在當地購買「中位數價格」住宅。能在五年內儲夠20%首付款的人,只佔到11%。

·根據美國聯儲局數據,2016年美國「千禧一代」家庭的平均資產淨值為9.2萬美元左右,經通脹因素調整後,要比「X世代」家庭(1965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2001年時的水平少近40%,較「嬰兒潮一代」家庭(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1989年的水平大約要低20%。

所以說,不要再以為助學貸款總能「還得起」,同時還要承認,置業並不總是好的選擇。是時候拋棄這些舊觀念,換些新思路了。

舉債讀書,未必還得起

一些父母告訴子女,不用擔心助學貸款,因為這些債務都「還得起」。投資於自身固然重要,但有時候也會出現投資過量的情況。在考慮未來職業道路的同時,亦要考慮自己的償債策略,這一點很重要。

但現在,已有許多人深陷債務泥潭。過去六年間,美國有200多萬人出現債務違約。

借錢讀書並不能保證你能畢業。智庫機構Third Way發現,在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大學中,只有不到一半人能在八年內拿到文憑。即使畢了業,又有誰能保證拿了學位就一定能找到夢想的工作?根據紐約聯儲的研究,十分之四的大學畢業生從事的工作並不需要任何大學文憑。

大學畢業後,你可能會考慮再去讀研究生來提升自己的事業潛力。但為了一個更高的學位再背上數萬甚至十幾萬美元的債務,到底值不值呢?

美國助學貸款諮詢機構savingforcollege.com主管研究的副總裁馬克·坎特羅維茨(Mark Kantrowitz)指出,如果你碩士畢業後的起薪能超過當初的助學貸款,這或許是一筆不錯的投資。如果能做到這一點,你應該能在十年內還清貸款。(亦有例外,比如實習期只能拿低薪的醫生,這種情況下,要用實習結束後的起薪來計算。)

如此類推,你可以想想研究生畢業後得到的加薪能不能超過你為了拿學位而必須申請的貸款?如果可以,那就講得通。例如花5萬美元拿一個護理學學位,如果年薪立刻從家庭健康助理時期的3萬美元升到註冊護士的8萬美元,那就是一筆明智的投資。

你未必需要借很多錢、花好幾年去讀一個學位,才能找到心儀的工作。目前一些新出現的專業型研究生學位正變得越來越吃香。一個商業分析專業的碩士學位,通常只要1年時間就可以拿到,它或許要比傳統的兩年制工商管理碩士(MBA)學位更適合你,而且還能少欠些債。或者也可以考慮一些法律研究碩士項目,而不是要花三年時間才能完成的法律學位。前者只要一兩年就能畢業,通常還可以在網上上課,學費在2萬至4.5萬美元左右——這往往比你在法學院讀一年還便宜。

不要想當然地以為,你就是應該置業

擁有屬於自己的物業仍然是「美國夢」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問題在於,置業未必總是好的投資,尤其是在最搶手的市場。

三藩市財務規劃師、財務諮詢機構Simplify Financial的創辦人莎拉·貝爾(Sarah Behr)談到,哪怕是那些能湊夠錢置業的客戶,她也會提醒他們,置業或許不是一筆明智的投資。

「住宅屬於貴重型資產,如果你不是在一個地方住上七八年,很難收回成本,亦很難知道房屋的淨值夠不夠抵消置業成本,」貝爾說道,「就算是拿得出錢置業,亦未必是這筆錢最理想的用途。」

當你考慮置業時,有幾點需要注意。你可能屬於那批能拿出20%首付款的幸運兒。但是問問自己,你能付得起每個月的按揭嗎?這會不會讓你變得入不敷支?這會不會榨乾你的存款,一旦工作出現變化,會不會令你面臨違約風險?最後是貝爾指出的,要想想你打算在這個物業住多久——說不定剛住沒多久就想搬走了,這種情況下是很難收回成本的,尤其是要考慮到,把物業放售的代價亦是相當高的。

實現財務增長,最理想的點在哪兒?

我們再來談談另一項「人生成就」:到自己憧憬的城市生活。但夢想與現實是有差距的。

沒錯,像紐約、三藩市這樣的城市,有蓬勃發展的產業,有很有型的工作,吸引著年輕的畢業生前來闖世界。但這些城市的居住成本同樣高得嚇人。有些人留了下來,要麼住在物價更低的城市遠郊,要麼擱置自己的財務目標,在預算中留出更大比例用於負擔昂貴的住房成本。

其他人則乾脆選擇離開。德州的奧斯汀、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還有俄勒岡州的波特蘭,這些城市都發展得很快,原因正是大量勞動人口離開了成本高昂的大城市,轉而到偏一些、生活成本低一些的地方生活。雖然這些城市的樓價中位數還在上升,但相對而言,在這裏擁有物業夢想更加容易實現。以納什維爾為例,美國房地產經紀人協會的數據顯示,該市今年7月份的樓價中位數為276,800美元,而全美的樓價中位數為280,800美元。

如果你的眼光夠遠,那麼你在考慮去哪裡念大學或是研究生的同時,就要想想自己今後想在哪座城市生活。就業諮詢機構Early Stage Careers的聯合創辦人吉爾·提波格拉夫(Jill Tipograph)指出,除非是那些頂尖學府,否則到學校招聘的僱主大部分都是地區性機構,所以最好選一個你畢業後打算去當地工作的城市上大學。

莉斯·威克斯在西雅圖的住所內醃製雞肉。1990年至2016年間,美國租金的上漲速度比同時期的整體通脹率高出了20%。 圖片來源:IAN BATES/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並非所有的老觀念都過時了

對於「節儉」這個問題,年輕人與上一輩之間也存在代溝。老一輩認為,一位穩重、年輕的職場人士只要省吃儉用,就能實現上述種種財務目標。戒掉Sweetgreen沙拉,少花點錢在花式咖啡上——聽從這些建議,很快就能儲夠的首期。

可是,在西雅圖當律師的威克斯已然是每天帶午飯、坐公共交通工具上班。為了省錢,她和從事租賃工作的丈夫甚至決定取消之前的計劃,不再舉行婚禮來慶祝他們的結婚紀念日。倆人本來還想去度一次假——他們2017年結婚後,一直沒有度蜜月。「每天15美元的午餐,一周乘以七天,帶飯上班也許能省一點點錢,但用來還債的話,簡直是杯水車薪,」威克斯說道。現在的她,根本不可能存夠首期。

在美國,像威克斯這樣的家庭並不是少數。根據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數據,2017年時,「千禧一代」的住屋擁有率約為38%,較「嬰兒潮」和「X世代」在相同年齡階段時的比例要低七個百分點。「社會對你的期望之一是你能買得起樓,如果你做不到,就好像是你在攀爬人生階梯時,缺少了一根橫檔,」資訊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創辦人兼主席羅伯·阿特金斯(Rob Atkinson)談到,他亦是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級研究員。

「我覺得其他人乾脆就放棄了,他們會說,『我這輩子都別想置業了』。我想這會帶來某種程度的失望和挫折感。」當失望情緒越積越深時,一些人可能會放棄儲錢,亦不再去制定目標。在缺乏中肯建議的情況下,他們不但會放棄傳統的目標,甚至連實現它們的方法亦會一併拋棄。

然而,舉手投降或許能帶來短暫的輕鬆,但它不能讓人從無力感製造的不安中解脫出來——很多人都被困在了這個囚籠裡。你仍舊需要了解自己的財務數字——賺多少錢,欠多少錢,花多少錢。

然後面對這些數字,定下合理的目標:如果短期內不置業,或許可以把錢用於實現某個投資目標,或者存到儲蓄賬戶內。每個月拿出一小筆錢,可以用某種自動劃撥賬戶,把它加到你的預算中,這樣就不會出現「錢沒了」的情況,亦不會感覺手頭很緊。

在此基礎上,你或許還可以把攢下的錢存入一個高息儲蓄賬戶內,或者自己研究一下怎麼投資。目前投資股市的成本前所未有之低,尤其是如果你只想簡單一點,投資某個費用較低的標普500指數基金,更是如此。

退休存款或許不像物業或汽車那樣是一種實體資產,但這筆錢到頭來是你最重要的財務目標,需要始終放在計劃中。如果你運氣夠好,僱主為你的401(k)退休賬戶繳款,那就把它好好用上。如果你沒有401(k)賬戶,可以考慮申請羅斯個人退休金賬戶(Roth IRA),它允許你在緊急情況下提款。你也可以考慮開一個健康儲蓄賬戶,有了它,如果你出於看病目的需要提款,則不會收到稅務罰單。

雖然儲蓄賬戶、401(k)退休賬戶和健康儲蓄賬戶不像房子那樣看得見摸得著,但它們都是個人財產的加分項。如果你覺得自己是在做有助於財務健康的事,如果你是在為明天一點一點積累,那麼將來的你就不會感到那麼無助了。

還有一件事別忘了:在合理的情況下,可以適當地享受生活。能存下錢、亦能偶爾享受一下的人,跟整天大吃大喝、卻什麼都存不下的人是有區別的。當你對自己的財務健康更有把握時,如果花點錢去享受生活,你就能體會到那種感覺會有多棒了。

理解制定目標這件事,不單對年輕人很重要,對他們的父母同樣如此。長輩與子女之間如果能好好商量,感同身受地站在對方角度去思考,那麼今後,在錢的問題上,他們就更容易經常交流。

威克斯知道,當初父母告訴她助學貸款「還得起」,他們是出於好意,而給予這種錯誤建議的,也不是只有他們。「隨著你慢慢長大,你會意識到,父母是很容易犯錯的,」威克斯說道,「我真希望他們當初可以更坦誠地告訴我那有多難,因為當你完不成還款目標時,感覺就像是道德出了問題。」

聽從自己的建議

不久前有一次,我開車送父母回家,在路上時,我決定聽從自己的建議。我知道,其實我想跟他們聊一聊,他們看似如此輕鬆地實現了這些人生中的大目標,我想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我的父母28歲時就已經結婚,並且物業也有了,還有一個孩子。現在的我,同樣28歲,在體驗了多人合租帶來的一次又一次不便後,如今我跟女朋友住在一起,分攤租金。我倆對花錢的看法比較一致。我們每個月會一起做預算,共用一張信用卡,既是為了方便,亦是想多賺點積分。我們亦想有朝一日擁有自己的物業,可是現在我們還是想偶爾能外出用餐,所以我們會儘量存錢。在目睹一些朋友為了婚禮一擲千金後,我倆都覺得這種大型活動目前還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內。

我不得不對自己的許多目標作出調整。雖然置業是我夢寐以求的目標,但對於現在的我並不現實。而且就像莎拉·貝爾所說,我亦不清楚把存款用來置業是不是這筆錢最理想的用途。於是,我選擇量力而為:我把僱主為我繳納的每一筆401(k)賬戶存款都利用了起來(我的第一份工作,僱主的繳納比例只有1%,但我那時還是很激動),而且我每個月都會往儲蓄賬戶和投資賬戶存錢。我希望學習更多投資方面的知識,我仍然夢想著買一間小平房,然後在窗邊擺一張寬椅,就像我在Zillow網站上收藏的那張寬椅一樣。但目前我對這種量力而行的存錢狀態感到很舒服。

父親告訴我,他和母親直到結婚後很久,才開始「為自己花錢」。那之前,他們忙著供物業貸款、還信用卡,還要花錢養孩子。他說,那時候他們壓根沒有閒錢可以存到銀行。從這個角度看,在相同的年齡階段,我已然走在了他們前面,只不過不是以我想要的方式。

上一次跟父母見面時,我跟他們談到了自己的目標。我想讀研究生,但我擔心會負債太多。我仍然想置業,但首期對我來說實在遙不可及。欣慰的是,他們願意理解我。

上世紀80年代,他們買了自己第一個物業——一間一房單位,在喬治亞州迪凱特市。在爺爺的幫助下,他們湊足了1萬美元的首期(相當於今天的22,200美元)。

「你知道嗎,現在首期不能只交10%了,」我告訴母親。我想讓她知道,當初她和父親是怎麼買得起第一個物業。貸款規則已經變了。「很多情況下,你必須存夠20%的首期才行。」她一臉驚訝。「有誰能存夠20%的首期?」

撰文:Julia Carpenter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風投熱潮退卻,賺錢不再容易

貸款讀書、買房准沒錯?父母給的財務建議,不太靈了

中國將實施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改革

歡迎來中國,不過你八成什麼都買不了

中國解除實施逾四年的美國禽肉進口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