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允許人民幣貶值反映中國承認需要刺激經濟

在中美貿易爭端中,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有所上升,只不過低於美元兌諸多其他貨幣的升幅。 圖片來源:ST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中國本周突然允許人民幣貶值,這反映北京方面顯然承認國內經濟需要幫助,而這是中國決策者在中美貿易衝突不斷升級期間曾淡化的弱點。

人民幣兌美元跌破人民幣7元關口,創下自2008年以來最低水平,這倒是與中國增長率降至近25年低點的經濟趨勢更加相符。周一(2019年8月5日)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下跌約3%,沉重打擊了全球市場,因為投資者認為,可影響人民幣匯率的中國決策者或許在放棄中美貿易戰結束的希望,這場貿易戰已經削弱了全球商業信心。

周三人民幣匯率穩定在7元附近,市場逐漸平靜。

經濟學家表示,隨着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人民幣轉弱的理由變得愈發清晰,但在與美國劍拔弩張的貿易談判中,基本面因素在保持人民幣強勢的政治決策面前退居了次要位置。在這場爭端中,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有所上升,只不過低於美元兌其他主要貨幣的升幅。

加州投資機構TCW Group Inc.的董事總經理、擔任過美國財政部駐中國財經事務專員的洛文傑(David Loevinger)表示,此前中國高層試圖與美國政府搞好關係時,中國央行一直在採取逆向干預策略,對抗那些會推動人民幣下行的力量。經濟學家表示,經濟疲弱往往會削弱本幣需求,有鑑於此,人民幣似乎早就應該貶值。

分析師表示,遭受重創的中國出口商應會歡迎哪怕只是小幅的人民幣貶值,只要這讓他們的產品對外國買家來說變得更便宜。人民幣貶值或許也會讓那些希望在海外發行債券的公司暫停腳步,以免付出更高的償付成本。

分析師認為,除了激怒美國外,北京方面目前面臨的主要風險是損及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導致消費者和企業預計人民幣將進一步大跌。因此,雖然分析師預計人民幣會進一步下挫,但他們不認為中國會推動人民幣顯著下行。

中國周一允許人民幣貶值數小時後,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象徵性的名稱,會觸發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的調查行動。IMF還未發表評論,但在上個月發表的有關貿易緊張局勢的文章中,IMF高級經濟學家Gita Gopinath稱讚中國「在過去十年給予匯率更大的靈活性及由此帶來的匯率實際升值。」

北京方面還指出人民幣過去堅挺的事實,反駁了操縱匯率的評估,表示自2005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已上升約40%。中國央行在解釋周一人民幣匯率下跌時提到了貿易因素。

人民幣匯率下挫對河北省的餐具生產商廊坊金亨不銹鋼製品有限公司(Langfang Jinheng Stainless Steel Products Co.)來說是個好消息。

該公司的經理Liu Jifeng表示,匯率調整可能有助於降低該公司產品出口至美國的價格。該公司預計,如果特朗普實施他於上周五宣布的在9月1日對更多中國產品加徵10%進口關稅的計劃,這些產品在美國的價格將上升。特朗普的威脅似乎直接觸發了中國周一允許人民幣貶值的行動。Liu Jifeng表示,他們能做的就是控制可能的損失。

貿易對中國經濟仍然至關重要,雖然決策者號稱中國經濟增長近三分之二來自國內消費。全球淨出口仍佔中國上半年錄得的6.2%增幅的五分之一左右,即使墨西哥已取代中國成為美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經濟學家Jeffrey Sachs在一封電郵中表示,「若沒有美國的保護主義措施,中國應該會增加出口。」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對經濟學家進行的調查顯示,預計中國7月份出口將較上年同期下降2%,6月份降幅為1.3%。預期數據還顯示,7月份進口或將下滑9%,反映出國內經濟活動正在降溫,且較6月份7.3%的降幅更嚴重。

由政府支持的北京智庫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員張明表示,美國對華政策可能是本周人民幣走勢的決定性因素,但背景卻是經濟降溫,出口前景下滑和國內金融風險上升。張明表示,如果美國方面繼續升級貿易摩擦,那麼不排除中國政府通過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順應市場壓力貶值,來幫助出口企業對沖關稅壓力的可能性。

撰文:James T. Areddy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準備與美國打貿易持久戰

人民幣貶值為何導致股市大跌和貿易戰激化?

中國不是在操縱匯率,是在等特朗普下台

中國向香港抗議者發出警告,暗示正漸失耐心

中國的匯率制度是如何運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