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22,688.90
    +122.12 (+0.54%)
     
  • 國指

    7,773.61
    +66.89 (+0.87%)
     
  • 上證綜指

    3,264.81
    +24.53 (+0.76%)
     
  • 滬深300

    4,181.53
    +25.52 (+0.61%)
     
  • 美元

    7.8286
    +0.0007 (+0.01%)
     
  • 人民幣

    0.8659
    0.0000 (0.00%)
     
  • 道指

    34,043.46
    +94.05 (+0.28%)
     
  • 標普 500

    4,077.53
    +17.10 (+0.42%)
     
  • 納指

    11,642.35
    +129.94 (+1.13%)
     
  • 日圓

    0.0600
    +0.0001 (+0.22%)
     
  • 歐元

    8.5021
    -0.0201 (-0.24%)
     
  • 英鎊

    9.6940
    -0.0160 (-0.16%)
     
  • 紐約期油

    79.55
    -1.46 (-1.80%)
     
  • 金價

    1,929.70
    -0.30 (-0.02%)
     
  • Bitcoin

    23,162.96
    +69.08 (+0.30%)
     
  • CMC Crypto 200

    525.92
    +8.91 (+1.72%)
     

內地陸續有虛擬偶像出道 遲早可以取代Angelababy?

近年內地開始有虛擬偶像出道,替補傳統偶像
近年內地開始有虛擬偶像出道,替補傳統偶像

近年大台港星幾乎放棄香港人市場,密密北上吸金,但內地流量偶像正值多事之秋,營銷環境可能會有大變。

下載Yahoo財經APP

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李易峰反映流量偶像風險

繼早前網傳廣電總局有新例,Angelababy可能都要改名外,有中國導演在微博曝光「內部講話」稱,對藝人限制將越來越嚴格,首要針對過度化妝藝人,像「假人」、「塑料人」以及一眼就能看出整容的藝人,一律不能再用。而在新規未浮面之時,知名男演員李易峰因嫖娼被捕,再次反映流量偶像的營銷風險。

為減少風險,原來近年內地開始有虛擬偶像出道,且在一波又一波流量偶像後,發展漸趨穩定,勝在風險可控,不會突然嫖娼。

A-SOUL粉絲最多,成員生日會直播收益以數百萬元計算
A-SOUL粉絲最多,成員生日會直播收益以數百萬元計算

A-SOUL與「量子少年」跑出

經理人公司樂華娛樂就推出了一批虛擬偶像,分別是2020年11月底出道的A-SOUL、去年12月出道的男團「量子少年」,與今年7月出道的EOE,當中以由向晚、貝拉、珈樂、嘉然、乃琳五名虛擬偶像組成的A-SOUL粉絲最多,BILIBILI上粉絲超過30萬,成員生日會的收益以數百萬元計算,個別虛擬主播單月帶貨可以進賬超過200萬元,成為新盈利方向。

鳳凰網虛擬代言人「九黎」

根據樂華娛樂所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受A-SOUL帶動,樂華泛娛樂收入由2020年的的2108萬人民幣,增至去年的3787萬元,同比增加近8成之多,雖然與傳統偶像比起來,整體收益還是有點差距,但據報虛擬偶像毛利率高達77.7%,目前主要是技術成本,隨科技進步而減低。

除了樂華,內地也有不少虛擬偶像出現,最早的有上海洛天依,近年則有屈臣氏屈晨曦、肯德基上校爺爺、已入職阿里的AYAYI(去年的虛擬月餅便是她負責營銷)等等,就連內地鳳凰網都有首位虛擬代言人「九黎」,而本港都不輸蝕,近年有恒生銀行KOL Hazel 與會計妹等等。

內地鳳凰網都有首位虛擬代言人「九黎」
內地鳳凰網都有首位虛擬代言人「九黎」

核心產業規模將超200億元

虛擬偶像主要發源自日本,要追溯其發展之路,要數1984年的林明美,是第一位虛擬偶像,然後2007年的初音未來誕生,2016年因youtuber興起而出現了Vtuber,虛擬主播絆愛。內地則主要是洛天依一代,然後就是A-SOUL。

根據艾媒諮詢的2021年數據,中國的虛擬偶像產業規模年年增加,有追星行為的網民中,竟有高達63.6%的比率喜歡追虛擬偶像,且37.6%網民表示願意花更多的錢支持虛擬偶像。根據西南証券預計到2023年,中國虛擬偶像核心產業規模將超200億元人民幣。

香港Vtuber首推會計妹
香港Vtuber首推會計妹

遲早取替「Angelababy」?

相較傳統偶像,虛擬偶像最大限制是技術成本,以及幕後代唱和直播的人(內地稱「中之人」)會有曝光風險,像A-SOUL早前也爆出成員珈樂的扮演者,傳由於不堪忍受公司壓榨、待遇太低等原因,最終離職,樂華宣布珈樂「退團」。不過,只要這方面安排得當,用AI來取替Angelababy,會不會很快便會發生?

是日精選

第一位:內地陸續有虛擬偶像出道 遲早可以取代Angelababy?

第二位:Crostini只是商場未甩難第一響警號?

第三位:離岸人民幣「穿7」 持有人仔去定留?

第四位:【睇樓揀宅】上車客見樓價日日跌心慌 自住真係唔使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