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共用經濟:困難很多,前景很美

共用經濟:困難很多,前景很美

現實中備受關注的明星公司和話題,在達沃斯會場上也往往會得到同樣的待遇,比如以Airbnb(空中食宿)、Uber(優步)、Upwork等公司為代表的共用經濟模式。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5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上專門提到,「分享經濟」是拉動經濟增長的新辦法。紐約大學研究共用經濟的教授桑達拉賈(Arun Sundararajan)在論壇上說,普通和專業人士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盈餘的汽車、住房、時間都能作為資本發揮作用,帶來更高效的生產模式。

AirbnbUber成立分別已有7年和6年,其估值已達到250億美元和510億美元,後者已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它們利用移動互聯網技術,讓數億人在旅遊時住進陌生人家裡(Airbnb)、在大街上搭乘陌生人的車(Uber)。它們開啟的這種新型商業模式被稱為共用經濟,也就是將自己閒置的住房、汽車、技能、時間分享給他人並從中獲利。

Upwork是一個自由職業者聚集的平台,這類平台在歐美國家已有數百個,上面聚集了數億的自由職業者。他們沒有固定工作,而是通過承接項目的方式來獲得收入。「有些人辭去他們原來的工作,有時候只為一家工作,有時候為多家。」UpworkCEO卡斯瑞爾(Staphane Kasriel)在達沃斯說,「千禧一代喜歡這種就業方式,他們不喜歡朝九晚五,喜歡獨立、靈活性,不喜歡被控制的職業生涯。」來自世界500強的大公司也會不時到這類平台去尋找臨時工作者。

「我們服務的市場規模很大,臨時產生的工作機會在全球至少是1萬億美元的市場。」斯特凡說。

「重要的是這種經濟活動的增量能平均地分配到社會當中,此前有很多財富沒有被平均分配。」Airbnb的聯合創始人、CTO布萊卡斯亞克(Nathan Blecharczyk)在今年的達沃斯論壇上表示。阿倫也認為,共用經濟模式之下,資本效率增加,更多人可以利用閒置空房、車、時間來創造財富,而這些財富也更多地向中產階級分配。

來自供需雙方的活躍使用,就像一股強大的自然力,推動著這些共用經濟平台的發展壯大,而規模的擴大又反過來再次促進平台的發展。「規模能帶來效益,無論是房東還是房客都受益於我們的規模。」南森說。滴滴CEO程維在達沃斯上也表示,互聯網競爭超過傳統行業,規模越大越容易成功。

這些平台的做大也給傳統行業帶來了威脅,尤其是以Uber為代表的平台,影響了計程車司機的收入,也因此在全球各地遭遇了計程車司機的抵制與抗議,中國武漢、杭州等許多城市也曾爆發類似群體性衝突。

相比之下,Airbnb與傳統酒店行業之間的矛盾尚未表現得如此尖銳,但也給酒店業帶來了影響。萬豪國際集團亞太地區總裁施康瑞接受本刊訪問時也承認,Airbnb的出現讓高端酒店也更加注重使用者的預訂過程是否簡單順暢。「它確實影響了這個行業,它不是酒店的管理者,更像一個預訂引擎,幫你訂私人房子,主要的客戶是休閒遊客群體。」施康瑞說,「它讓我們有些緊張,但這種緊張是好的,因為它能夠促使我們不斷地改進。」

但至少在目前,傳統酒店、計程車行業還不用感到末日將臨,它們的支持者仍然遍佈各地。「我不會將自己的房子讓陌生人來住,也不會去住陌生人家裡。」在香港金融機構工作的周雨說,「會擔心安全,此外我也更享受酒店的專業服務。」而在交通出行領域,Uber和滴滴也曾發生過乘客安全問題,這或是共用經濟公司推動增長的一大瓶頸。

「信任是我們成立第一天就面臨的問題,所以我們開發了一套認證和點評系統。」南森接受訪問時表示,在進入中國以後,也將針對中國用戶的特點推出定制服務以增進信任。如何推進共用經濟下的信任也是阿倫的研究課題,他表示目前正在研究歐洲長途搭車軟件BlaBlaCar,它也被看作是長途共乘車輛領域的Airbnb,通過幫車主出租空閒座位賺取10%的分成。「長達四五個小時甚至更久車程,與陌生人一起共乘,穿越幾座城市,這樣的乘車模式更需要信任。」阿倫說,「人們的信任從哪裡來呢?有些通過照片,有些通過文字語言的交流,有些通過見面時的感覺。不同的國家,信任程度也不一樣,這是共享經濟面臨的挑戰。」

政府監管是共用經濟公司面臨的另一大挑戰。UberAirbnb在世界各地都曾遭遇來自當地政府的約束政策,在美國和歐洲,酒店行業的代表曾對當地政府進行遊說,要求加強對Airbnb這類企業的監管。但也有更多城市表現出了對這些公司的寬容與鼓勵,巴西甚至將Airbnb作為2016年奧運會的合作方,為奧運會提供2萬間住房。

程維對監管環境的變化表現樂觀。「今天的法規是針對過去510年的,新的業態先於它們存在,但法規是會改變的。時間不是關鍵,趨勢是關鍵。」他在達沃斯論壇上說。

儘管存在傳統行業競爭、安全風險以及相對滯後的政府監管等問題,共用經濟類公司已經迅猛地成長了起來,並向更多行業蔓延。阿倫認為,可替代能源、醫療保健、製造業可能也會受到共享經濟影響。他表示,當前能源的提供是高度中央化、集中式的,由壟斷性大機構提供,而以後人們可以利用太陽能發電,成立小發電廠滿足自己和鄰居的用電需求。此外隨著3D列印技術的發展,可以列印出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不需要大的生產廠商。醫療方面,擁有醫療技能的個人也可以提供給有需要的人。這些垂直領域都可以去中心化、實現共用。

共用經濟還將改變僱用與保險關係。「新形勢下社保怎麼融資是問題,以前都是大公司提供資金,以後美英會出現政府與個人的關係,由政府來提供保險服務。」阿倫說,此外共用經濟平台的架構也很重要,它更像工人聯合合作的平台。20世紀的模式是工人在公司工作,21世紀則有很多個人企業家。

「在共用經濟早期,監管重點是保證消費者安全。5年以後關鍵是工人和企業的關係,工人如何受保護、政府如何保護。」阿倫說。

而對於經濟增速正在放緩、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中國來說,鼓勵創新創業正成為政府力推的政策,共用經濟模式或也將迎來更大發展。「無論是他國的平台還是本地的平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平台能推動大規模創業。」阿倫表示,現在Uber、滴滴上有幾百萬司機可以提供服務,他們也算小的企業主,阿里巴巴上面也有成千上萬這樣的人,大的平台有推動力去推動大眾創新創業。

總之 共用經濟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它讓更多的住房、汽車、勞動力發揮了效用,未來將更深刻地改變社會。——謝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