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5 小時 4 分鐘 開市

冠狀病毒疫情觸發中國反思售賣野生動物的行為

一名警察在華南海鮮市場外站崗,這座市場是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源頭。 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中國沒有花費多長時間就確認了武漢致命冠狀病毒疫情的疑似源頭:華南海鮮市場。該市場位於市區,一群攤販在市場上出售幾十種活的或已宰殺的野生動物,包括竹鼠、鴕鳥、小鱷魚和刺蝟等。

華南海鮮市場有九個足球場那麼大,設有1,000個攤位,衛生條件很差。這是華中地區最大的海鮮市場,主要向武漢市民和餐館供應海鮮。華南海鮮市場是典型的生鮮市場,中國大多數人都在這類菜市場購買食物。

與許多這類市場一樣,華南海鮮市場出售野生動物作為美食或傳統藥材。雖然近20年前曾有警告稱,售賣野生動物導致了一場致命的冠狀病毒疫情,並可能引發另一場全球疫情,但中國政府仍允許繼續進行此類貿易。

在去年年底的檢查中給華南市場開了綠燈後,市政府官員現在已經將其關閉。《華爾街日報》記者在過去的一周走訪時發現,該市場被警方的警戒線封鎖,商戶們在雨中排隊領取補償和農曆新年的宣傳品。

為了控制疫情,中國中央政府已經封鎖了湖北省省會武漢和湖北省的其他幾個城市。中央政府在全國範圍內暫時禁止野生動物交易,並隔離了所有野生動物繁育中心。然而由於近年來未能清理整頓野生動物交易,北京現正面臨著質疑。在國內,政府還面對著要求永久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公眾呼聲,由於擔心惹惱相對富裕的愛好食用野生動物的消費者,政府一直不願實施這一禁令。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中國在公共衛生等全球議題上有能力展現領導力。衛生專家和政治分析人士表示,習近平對目前危機的反應有可能被外界視為對其宣講內容的一次重要檢驗。

包括北京大學一名原校長在內的19名中國知名科學家日前聯名發起一份建議書,指「應以此次突發事件為契機,打擊中國野生動物非法貿易」。醫學研究人員已確定,始於2002年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SARS)疫情起源於蝙蝠,並透過果子狸傳播到人類。果子狸是一種貓型哺乳動物,看起來有點像黃鼠狼,在中國食品市場有售。研究顯示,SARS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為蝙蝠,但很容易侵入其他宿主,在這期間出現變異,尤其是在包括人類的不同物種混雜的市場內。

雖然中國政府尚未確定當前疫情的確切源頭,但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發布的一份根據患者樣本的研究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與一種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基因序列一致性達到96%。

中國的另一項研究顯示該市場售賣的蛇是病毒源頭,但其他科學家認為,病毒在爬行動物和哺乳動物之間傳遞的可能性較低。美國非牟利性組織EcoHealth Alliance的總裁達薩克(Peter Daszak)表示:「該病毒來源於野生動物,這一點很清楚。」該組織已對SARS及在中國發現的相關病毒的起源進行了15年的研究。

他表示:「就病毒本身看起來,蝙蝠很有可能是原始宿主,然後該病毒通過野味市場從蝙蝠傳到了人身上。這絕對是SARS的重演。」

中國是這類疫情爆發的熱點地區,因為中國既有龐大的蝙蝠種群,農村地區亦有稠密的人口,而且長期以來都有食用野生動物的傳統,在華南的廣東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尤其如此。

衛生專家說,自非典以來,中國大大提高了應對疫情的能力。中國還改善了肉、禽和海鮮市場的衛生狀況,並試圖鼓勵商販申請許可對人工養殖的野生動物進行交易,這些動物必須接受衛生檢疫。不過,中國對野生動物養殖場和市場的監管一直很鬆懈。研究人員和野生動物活動人士說,因此,地下交易蓬勃發展,餐館經常通過中間人從獵戶處委託購買野味,包括瀕危物種。網上交易亦讓在中國各地採購和分銷野味以及從其他國家進口穿山甲等動物變得更加容易,從而加劇了傳染病在更遠距離傳播的風險。

2003年中國禁止了所有的野生動物交易,當時香港的研究人員首次發現果子狸是非典的潛在傳染源,但同年稍後中國取消了對包括果子狸在內的54種動物的交易禁令,稱這些動物可以在通過衛生檢查的持有許可證的養殖場飼養。2004年廣東省禁止了果子狸的飼養和銷售,但廣東和其他省份的果子狸交易仍然存在。上周四,廣東全面禁止野生動物交易。

不過中央政府的反應速度更慢。農業部上周五(2020年1月24日)首先下令暫停可能攜帶冠狀病毒的野生動物的交易,包括獾和竹鼠。兩天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宣布暫時禁止所有野生動物交易,但表示禁令執行至疫情解除時。通常專注於打擊腐敗的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近日亦在其網站上發文,罕見地呼籲人們停止食用野生動物。

中紀委表示:「必須尊重自然法則,倡導科學健康的飲食習慣。」

撰文:Jeremy Page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武漢市長暗示疫情披露缺乏透明度北京也有責任

冠狀病毒疫情引發中國反思售賣野生動物的行為

欣慰與驚慌:見證封城前最後離開武漢的列車

中國面臨一場耗資巨大的銀行業清理行動

疫情籠罩下的中國:居民恐慌性搶購,社交媒體傳言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