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2 小時 1 分鐘
  • 恒指

    17,425.00
    -353.41 (-1.99%)
     
  • 國指

    6,170.84
    -135.96 (-2.16%)
     
  • 上證綜指

    2,970.84
    -6.29 (-0.21%)
     
  • 滬深300

    3,524.60
    +3.67 (+0.10%)
     
  • 美元

    7.8106
    +0.0010 (+0.0127%)
     
  • 人民幣

    0.9300
    +0.0009 (+0.10%)
     
  • 道指

    40,665.02
    -533.08 (-1.29%)
     
  • 標普 500

    5,544.59
    -43.68 (-0.78%)
     
  • 納指

    17,871.22
    -125.68 (-0.70%)
     
  • 日圓

    0.0492
    -0.0001 (-0.26%)
     
  • 歐元

    8.5023
    -0.0068 (-0.08%)
     
  • 英鎊

    10.0980
    -0.0090 (-0.09%)
     
  • 紐約期油

    82.19
    -0.63 (-0.76%)
     
  • 金價

    2,425.80
    -30.60 (-1.25%)
     
  • Bitcoin

    64,425.43
    -355.47 (-0.55%)
     
  • CMC Crypto 200

    1,332.96
    +2.06 (+0.16%)
     

前中國央行顧問余永定:應該打破對量化寬鬆的思想禁忌

【彭博】-- 前中國央行顧問余永定表示,中國應該打破對量化寬鬆(QE)的思想禁忌,債務問題的最終解決不是靠還債而是靠經濟成長。

大多數發達經濟體的央行在將利率降至近零水平後會將QE用作貨幣刺激工具,但長期以來中國決策者一直反對實施QE。有時這個名詞被與經濟成長停滯和過度的公共債務聯繫在一起 ,一些批評人士視之為西方經濟衰落的證據。

「中國目前還沒有大規模實行QE的必要性,」2004至2006年擔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的余永定在微信撰文稱,「但是,我們有必要事先打破對實行QE的思想禁忌,一旦需要就迅速推出QE」。

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講話稿中提出,在央行公開市場操作中「逐步增加國債買賣」,但經濟學家表示,此舉更多是為了促進流動性而不是制定新的貨幣工具。

余永定還指出,2024年中央財政可能需要進一步加大發債規模,增加財政赤字,以確保實現今年5%左右的經濟成長目標。他建議,所得款項可增加對基礎設施投資的支持,並防範化解房地產行業風險和地方政府債務風險。

隨著大量資金流入稀缺的固定收益證券以及對中國長期成長潛力的悲觀情緒,中國債券反彈,促使基準殖利率跌至20多年來的最低水準。這導致中國央行就債券泡沫的風險示警,特別是較長期債務。

再加上人們猜測,中國人民銀行將透過買賣政府債券來充實政策工具箱,這次債市反彈向一些人表明,短期內更可能出現後者,以免殖利率過低,殖利率過低會危及金融穩定並給經濟帶來壓力。

廣告

「在所難免」

余永定寫道,一旦政府加快國債的發售頻率、加大國債發行規模,中央銀行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在二級市場「大規模購買」國債,恐怕也「在所難免」。「債務問題的最終解決不是靠還債而是靠經濟成長,」他補充道。

周一發布的經濟數據喜憂參半 ,房地產投資和房價加速下滑,工業增加值升幅較4月放緩,且低於彭博調查經濟學家得出的預測中值 。零售支出雖然回升,但按照過去的標準看,仍然處於疲軟水平。

余永定表示,實現2024年5%的GDP增速目標要比年初預想的更具挑戰性。製造業出乎意料高速成長在相當程度上減輕了基礎設施投資的成長壓力,但尚不足以抵消消費增速超預期下跌的影響。

他還表示,根據他的計算,今年能夠用於基礎設投資的政府資金應該不超過10萬億元,而如果2024年基礎設施投資增速為12.7%,2024年基礎設施投資總額應該為16.5萬億元。基礎設施投資的資金需求和財政預算所能提供的資金之間存在相當大的缺口。

原文標題China Should Use Quantitative Easing If Needed: Ex-PBOC Adviser

(增加第5-7段內容,前版更正余永定的姓名)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4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