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擾全球市場 21萬億美元美國國債有個未解之謎

Liz McCormick、Tracy Alloway、Stephen Spratt
·4 分鐘文章

【彭博】-- 多年來債券交易員一直都在說,全球最大債券市場流動性是充足的--真正需要它的時候除外。

上周美國國債的殖利率令人吃驚的回旋可能為這一說法提供新的證據,並在這個構成了全球金融基石的21萬億美元市場裡引發新一輪反思。股票市場是容易出現突然波動的,但在為世界上大部分地區設定基準無風險利率的政府債券市場中,這種情況理應很罕見。

然而,美國國債周期性地出現了大起大落,從而形成了某種謎團,因為沒有哪兩起事件是相同的。一些人指向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銀行監管收緊。在2014年10月殖利率無故在12分鐘內崩盤又反彈時,對於流動性不足的關注增強。一年前在疫情引發的混亂中,恐慌性拋售--被對沖基金的槓桿押注爆倉加劇,再度暴露出了這個問題。

然後是上周,30年期債券的買賣指令價差創下2020年3月市場恐慌以來之最。

最新的事件「警醒我們,在最深、最大的債券市場中,流動性突然消失時會發生什麼事情,」 Medley Global Advisors全球宏觀戰略董事總經理Ben Emons說。

問題在於,這個龐大的市場更容易發生突然的動盪,是不是要歸咎於令銀行更難持有美國國債的措施。聯儲會放寬銀行資本金要求的措施將於3月31日結束,一些分析人士說,會否延期的問題加劇了上周的動盪。在疫情初期實施的這一措施,被認為讓銀行更容易在資產負債表上增加美國國債。

2014年那一幕引發了對於市場結構的深入研究,而且監管機構已推行了一些改革--例如增加透明度,對於未來可能還將有更多措施來加強市場結構的猜測升溫。

「雖然發生像與COVID衝擊相關的那種資金流動規模和速度的可能性相當低,但這一危機凸顯了極其重要的美國國債市場的弱點、值得謹慎分析,」聯儲會理事Lael Brainard周一在給國際銀行家協會準備好的致辭中表示。

上周債券市場的暴跌(後來基本已收復失地)有許多潛在的「罪魁禍首」,從經濟數據好轉到技術驅動因素增多,不一而足。聯儲會超寬鬆政策以及美國新財政刺激措施的前景,使得投資者押注成長和通膨加速。此外還有一波凸性對沖,以及順勢投資者--例如大宗商品交易顧問--平倉。

盤點美債暴跌背後緣由:相當於500億美元的合約平倉;形勢仍可能惡化

根據彭博新聞社的美國政府證券流動性指數--衡量殖利率偏離一個公允價值模型的程度,近期流動性狀況惡化,但是與3月份的情況並不相同。

在瑞信策略師Zoltan Pozsar看來,這一走勢始於亞洲--債券投資者對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央行的鷹派跡象作出反應。隨著套利交易和債券市場上其他槓桿頭寸被清,這種情緒隨後蔓延到了美國。上周四災難性的7年期國債招標給下跌添了一把火。

摩根大通策略師Henry St John與同事在報告中寫道,上周的大戲「讓我們想起來近年來其他一些主要歸咎於美國國債市場微觀結構惡化的突出情景」。

摩根大通匯編的數據顯示,美國國債流動性的一項關鍵指標--市場深度,即在價格並無大幅波動情況下的交易能力,在2020年3月重挫至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從未見過的水平。上周,這種嚴重的流動性短缺局面並未再次出現。

債券市場上周的暴跌只是短暫衝擊了股市,在月底買盤推動美國國債殖利率大幅回落之後,本周伊始股市飆升。

聯儲會在2020年3月份將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推出了一系列緊急貸款機制,並擴大了債券購買規模,以確保借貸成本低位運行、平穩市場運轉。市場運轉的崩潰已經引發了監管機構和市場參與者的改革呼聲。

目前,美國國債已經企穩。Pozsar指出,殖利率的飆升為一些價值投資者提供了進入並獲得額外收益的機會,從而實際上幫助抵消了上周著急退出的槓桿投資者的影響。

「有些槓桿參與者的頭寸被清出了,」Pozsar在彭博Odd Lots播客即將發布的一集中稱。「這是令人不舒服的事--尤其是如果你處在交易的錯誤那側的話,但我不認為我們應該沿著應該重新設計美債市場的道路走下去。」

原文標題A $21 Trillion Treasuries Mystery Is Bedeviling Global Markets

(新增第十段及表格)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