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5 小時 57 分鐘 開市
  • 恒指

    24,918.78
    +132.68 (+0.54%)
     
  • 國指

    10,125.59
    +40.39 (+0.40%)
     
  • 上證綜指

    3,251.12
    -26.88 (-0.82%)
     
  • 道指

    27,640.62
    -694.95 (-2.45%)
     
  • 標普 500

    3,395.78
    -69.61 (-2.01%)
     
  • 納指

    11,339.07
    -209.21 (-1.81%)
     
  • Vix指數

    33.50
    +5.95 (+21.60%)
     
  • 富時100

    5,792.01
    -68.27 (-1.16%)
     
  • 紐約期油

    38.53
    -1.32 (-3.31%)
     
  • 金價

    1,903.20
    -2.00 (-0.10%)
     
  • 美元

    7.7498
    -0.0002 (-0.00%)
     
  • 人民幣

    0.8656
    +0.0036 (+0.42%)
     
  • 日圓

    0.0737
    -0.0001 (-0.15%)
     
  • 歐元

    9.1537
    -0.0383 (-0.42%)
     
  • Bitcoin

    12,987.03
    -163.00 (-1.24%)
     
  • CMC Crypto 200

    259.00
    -4.41 (-1.67%)
     

跨國科技巨頭與北京對抗 可能導致撤離香港

Jamie Tarabay、Iain Marlow
·6 分鐘文章
跨國科技巨頭與北京對抗 可能導致撤離香港
跨國科技巨頭與北京對抗 可能導致撤離香港

【彭博】-- Facebook,谷歌、推特這三家被大陸拒於門外的公司,眼下正走向與北京的攤牌時刻,最終結局可能是使得香港變得更像北京。

在周一晚上香港宣布賦予警務處監管互聯網權力的幾小時後,這些公司以及微軟、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等都暫停受理香港政府對用戶數據的要求。字節跳動旗下的TikTok宣布將在未來幾天內從香港的移動應用商店中移除其應用程序,儘管美國總統川普威脅將在美國封禁它。

這些公司的兩難困境顯而易見:要麼屈從當地法律,這將進一步激怒與中國在政治自由上矛盾愈發尖銳的西方國家;要麼直接拒絕遵守當地法律,像十年前谷歌撤離中國內地市場那樣離去。2010年谷歌的退出震動了內地市場,與之相仿,大型科技企業這次的反應也可能會對香港未來的金融中心地位產生更廣泛影響--可能引發專業人士和企業的大規模撤離。

「對於這裡的人來說,谷歌非常重要,如果切斷了谷歌,那的確非常嚴重,」花旗私人銀行的前董事,目前在香港經營Port Shelter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Richard Harris表示。「在香港,我們不知道界限在哪裡,這威脅著許多商界人士。」

在去一周,香港當局已開始解釋具體如何執行這個被北京官員稱為「高懸利劍」的國安法。這項立法引發了川普政府的制裁威脅和其他經濟體的憤怒,也對民主示威者產生了寒蟬效應。

周一晚上,香港政府宣布賦予警務處新的廣泛權力,包括無手令情況下進行搜查,沒收及充公與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相關財產及實施網絡監察。若有關的信息發布人未即時合作,而有關資訊會繼續在網上嚴重影響公眾,警務人員可向裁判官申請手令檢取有關電子器材,並作出行動儘快移除該信息。有關人員亦可在指定情況向裁判官申請發出手令,授權警務人員,要求有關服務商按情況所需「提供有關身分紀錄或解密協助」。

「我們必然走向一個攤牌的時刻,沒有跡象表明香港政府就Facebook或其他公司拒絕移除信息做了特別準備,」《牆國志:中國如何控制網路》(The Great Firewall: How to Build and Control an Alternative Version of the Internet)一書的作者,記者James Griffiths表示。「這些公司似乎已經意識到,沒有一種折中方案可以使他們既能讓北京滿意,又能保持自己的公信力。這可能使他們更願意反對中國對香港的內容審查制度。」

近年來,隨著市場的迅猛發展,美國互聯網巨頭紛紛向北京傾斜,但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公司願意加入中國的審查框架。

在極少數的例子中,微軟的領英審查內容允許其在中文版本下運營,蘋果公司同意遵守當地對應用商店和其他服務的監管規定。此前有報導稱,谷歌考慮過「回歸中國市場」的想法(可能通過經過審查的搜索版本「蜻蜓計畫」),但此舉激怒了國會議員及其員工。

審查遍布全球

推特和Facebook從未在中國大陸有持續經營的業務,可是Facebook執行長扎克伯格曾經試探過北京,不過後來迫於監管審查和美國國內用戶的反對,最終放棄了該計畫。這兩個例子都說明,外部因素一定程度上扼制了這些科技企業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可行性。

「我很努力的想讓中國業務得以實現,但我們永遠不可能達到進入該市場所需要滿足的條件,他們永遠不可能讓我們進去,」扎克伯格去年在喬治敦大學的一次演講中表示。「現在,我們有自由發聲的權利,我們會堅守自己的價值觀,在全世界為言論自由而抗爭。」

然而,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Ben Bland認為,這些互聯網巨頭已經在全球範圍內實施內容審查,不只是為威權政府,也為西方民主人士。在去年3月紐西蘭克賴斯特徹奇發生大規模槍擊案後,主要社交媒體公司和40多個國家一同呼籲停止互聯網上的極端主義言論。

德國禁止網絡上的納粹和極端右翼分子內容,多數國家反對網絡上出現有關色情和刑事犯罪的活動內容。在泰國,《冒犯國王法》要求對批評王室的言論進行內容審查,而共產黨領導的越南政府要求任何刪除網絡上任何「反政府」評論。

名譽受損

香港中文大學法學教授Stuart Hargreaves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必須在中國和香港市場的重要性,與內容審查可能導致的公司在其他市場的名譽受損之間做出權衡。

「我不認為大陸的網絡防火牆會擴大到香港,至少中期內不會,」他說。「北京要實現壓制某些聲音的目標未必需採取這種辦法,而且防火牆意味著香港作為全球性城市,尤其是亞洲金融中心地位的終結」。

TikTok的撤離可能對中國共產黨有好處,因為相當於去除了民主派人士一個用於發布港獨視頻的論壇。去年示威者用連登及Telegram平台組織無領導人的抗議活動。

雪梨大學從事中國媒體研究的高級講師Joyce Nip說,像Telegram這種提供端對端加密的平台未來可能越來越受歡迎。Telegram已經表示,從未與香港當局共享用戶數據,而且在香港沒有服務器,不會在當地儲存數據。

「外國公司好比站在刀刃上,它們一方面天然地支持信息自由,另一方面也有在龐大的中國市場運營的願望,」曾在皇家香港警察任職的Vickers說。「現在更重要的是做什麼,而不是說什麼--不管是中國還是外國公司儘然。」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二回避了香港政府將如何回應科技公司這些決定的問題,並淡化對香港作為金融中心地位的長期影響。差不多同一時間美國國務卿邁克爾·蓬佩奧發表聲明抨擊了共產黨在香港搞「奧威爾式審查」。

林鄭月娥表示,對於國安法的正面理解越來越多,尤其是在恢復香港的穩定方面,這在市場近日的走勢上有所反映。她說,這肯定不是香港的末日。

原文標題Big Tech Faceoff With China Risks Sparking Exodus From Hong Kong

(新增川普考慮封禁TikTok和最後三段)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