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基金解碼】美股狂升暗藏危機

蘋果的市值已直迫整個澳洲股市。

經過不少波瀾後,中美雙方終在上週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美股亦因而應聲大升,美股三大指數上週再創即市及收市新高。去年美股三大指數全年累升兩至三成,上週受中美簽訂貿易協議更再度大升,在盈利升幅未能跟上的同時,市場人士更為擔心隨時會「爆煲」。

上週五道指收報二萬九千三百四十八點;標指及納指亦已連升八日,分別收報三千三百二十九點及九千三百八十八點。三大指數一週埋單分別升百分之一點八、二及二點三,均創下自去年八月底以來最大單週升幅。

各類塊板當中,以科網股的表現最令人注目,蘋果股價於上週突破三百一十八點七三美元,市值已升至一萬三千九百億美元(約十萬九千億港元),一隻股份已直逼十一萬億元市值的澳州股市。至於市值亦已突破萬億美元的Google母企Alphabet,上週五亦再彈百分之二,市值升至一萬零二百億美元,微軟市值則升至一萬二千七百億美元,亞馬遜則略為回落至九千二百四十五億美元,單計上述四間科技公司,總市值已達四萬六千億美元,極為驚人。

市場似乎對股市極為樂觀,資金亦再度大舉湧入流入股市,但債市的吸金能力亦仍然強勁,貨幣基金則轉為流出。截至一月十五日止的一週,美股由之前一週的資金流出三十四億六千萬美元,轉為流入十一億美元;發達歐洲股市亦轉為流入二十四億九千萬美元;新興市場更已連續十二週錄得資金流入,上週擴大至四十一億美元;日本股市流入規模亦擴大,錄得三十九億七千萬美元,為去年五月以來最多。

美國大選不確定性大

美股三大指數去年累升兩成至三成之多,市場早已警告風險正不斷升溫,但按現時情況來看,投資者似乎「無有怕」。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教授Jeremy Siegel表示,道指在本月可望升至三萬點的水平,但難以維持。

他解釋,現時最大的問題,是股票價格實在太貴,市場愈來愈容易受到「百分之十拋售」的衝擊,即是任何一件小事都能絆倒市場,任何一種負面事件,都會令市場變得脆弱。他反問:伊朗衝突徹底結束並解決了嗎?在歐洲或國際其他地方,難道就沒有甚麼需要擔心的嗎?

Jeremy Siegel更警告,今年十一月的美國總統大選為嚴重的風險因素,因為不確定性很大。如果民主黨橫掃總統和參議院,將對市場非常不利,因為民主黨人表示會取消特朗普的企業減稅政策。

高盛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David Kostin亦指出,萬一民主黨取得總統議席,以及拿下國會,美國企業的有效稅率將會回升至一七年前的百分之二十七,令美國企業的每股盈利大跌百分之七,而現金流量和投資者的收益減少,股價亦會下跌。高盛的《二○二○年美國股市展望》報告原先預計,美國股票的每股盈利,將於今年增長百分之六,明年增長百分之五,但若總統換人,一切將會逆轉。

全球借款達五十年高

除此之外,量子基金及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聯合創辦人羅傑斯(Jim Rogers) 亦發出警告指,下一個熊市將是他見過最壞的一個,債務飆升正是令他悲觀的主因。 世界銀行於一月初發布半年度的《全球經濟展望》便警告,隨着全球借款金額升至五十年來的新高,全球債務危機恐將到來。世界銀行指,一八年全球債務與GDP的佔比升至百分之二百三十,當中新興與發展中經濟體債務總額佔GDP比率達百分之一百七十,雙雙創下歷史新高。

德意志銀行的報告則提出另一個警告,認為投資者太過樂觀,造成目前股市估值過高,該行指,市場對股市的風險敞口(Risk Exposure)過高,代表即將出現拋售。過去只有一個時間點出現過更高的風險敞口,就是在一八年一月,後來於同年二月的拋售潮中,標指大跌一成之多。

Miller Tabak首席市場策略師Matt Maley亦指,現在企業盈利沒有進步,但股市正直線上升,雖則不想稱之泡沫,但市場的確正朝該方向發展,股市已遠遠超出盈利支持水平。金融數據商Refinitiv資料顯示,標指企業於去年第四季的盈利料降百分之零點三,會是一六年以來首次連跌兩個季度。除了企業盈利與升幅脫節,美股與美國經濟亦各走各路,在中美貿易戰打擊美國出口下,美國製造業自去年八月開始已陷入萎縮,但美股卻未見影響。

撰文:伍逸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