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4 分鐘

外匯市場暴露了川普對華關稅戰的重大缺陷

Katherine Greifeld
【彭博】-- 當川普哀嘆人民幣貶值讓他的關稅懲罰效果部分化為烏有時,他其實是在不知不覺間強調了其外交政策工具中的一個關鍵缺陷:在自由浮動匯率的時代,匯率調整如此之快,以至於在更高關稅真正生效前,其預期能帶來的影響就已經被匯率因素所抵消了。對美國來說,與世界上唯一的另一個經濟超級大國的貿易戰升級是令人為難的事實,這可能會讓川普更難利用關稅逼迫美國其他主要貿易伙伴做出讓步。川普上個月對中國200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後,美元/人民幣迅速逼近7元大關。自金融危機以來,人民幣還從來沒有跌到7。人民幣貶值有效地降低了美元計價的中國進口商品價格,削弱了高關稅的成本沖擊。(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墨西哥披索身上,5月下旬墨西哥面臨類似關稅威脅;披索在不到一個小時內跌幅超過2%。)所以,即使川普強硬表態將對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予以關稅懲罰,但美國人可能看不到任何中國製造商品大幅漲價的情況。「這說明了試圖利用關稅來減少全球貿易逆差的難度」,前財政部官員,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Brad Setser表示。在某些方面,川普對關稅的使用回到了一個非常不同的時代,從20世紀4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初期,各國根據布雷頓森林協議使用固定匯率制。當然,由於中國央行的限制,人民幣的「浮動」幅度遠低於多數主要貨幣。但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首席經濟學家,前高盛外匯策略主管 Robin Brooks的估算,自去年夏天以來美元兌人民幣從6.4漲至6.9,「大致抵消了」前兩輪美國加關稅的影響。首輪是在2018年6月宣布。匯率調整是經濟學家普遍對關稅持謹慎看法的諸多原因之一。加關稅不僅觸發了破壞商業信心和經濟成長的報復性措施,而且那些未能通過匯率抵消的成本主要由施加關稅的國家的消費者承擔。雖然川普聲稱美國「因為關稅而從中國獲得了大量資金」,但事實並不那麼一目了然。從中國進口商品的美國公司要麼自己承擔額外的成本,向政府支付25%的附加關稅,要麼通過提高價格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這其中沒有考慮可能減輕征稅實際影響的匯率價格調整。)「美國關稅的成本已經完全落在了美國自己身上,」Capital Economics的Vicky Redwood和Simon MacAdam在本月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外匯成為貿易談判的焦點。周五,川普再次宣稱中國操縱人民幣。美國當局上個月建議對貨幣被低估的國家的商品加征關稅,據悉該提案就連美國的財政部官員也感到驚訝。知情人士稱,美國尋求在最終協議中加入人民幣穩定條款。在川普威脅要對中國3000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徵收更多關稅後,中國的表現似乎一直較為克制,避免讓人民幣進一步加速貶值。Brooks估計人民幣的公允價值接近1美元兌7.3,而目前價格為6.93。雖然中國央行過去每當人民幣接近7時就會入市支持人民幣,但現在有跡象表明如果貿易緊張局勢惡化,該立場可能發生改變。在本月接受彭博新聞社採訪時,央行行長易綱表示他願意讓市場力量來決定人民幣匯率。他說,「人民幣增強彈性對於中國乃至全球經濟都是有好處的,因為它發揮了經濟自動穩定器的作用。」當然,任意由市場決定人民幣貶值幅度也不是沒有風險。2015年人民幣貶值導致數十億美元的資本撤離中國大陸,中央銀行不得不動用3.1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來阻止資本外流。更重要的是,貨幣貶值會降低中國消費者的購買力。儘管如此,川普的貿易戰可能會迫使中國出手。「他會希望中國不要用人民幣貶值的手段來報復關稅,」Setser說。「但現在這取決於中國,不是川普能決定的。」原文標題Currency Markets Expose a Crucial Flaw in Trump’s China Tariffs\--联合报道 Aline Oyamada.欲联系中文编辑请洽: Lynn Chen lchen195@bloomberg.net欲联系记者请洽:Katherine Greifeld New York kgreifeld@bloomberg.net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David Papadopoulos papadopoulos@bloomberg.net, Michael Tsang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當川普哀嘆人民幣貶值讓他的關稅懲罰效果部分化為烏有時,他其實是在不知不覺間強調了其外交政策工具中的一個關鍵缺陷:在自由浮動匯率的時代,匯率調整如此之快,以至於在更高關稅真正生效前,其預期能帶來的影響就已經被匯率因素所抵消了。

對美國來說,與世界上唯一的另一個經濟超級大國的貿易戰升級是令人為難的事實,這可能會讓川普更難利用關稅逼迫美國其他主要貿易伙伴做出讓步。

川普上個月對中國200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後,美元/人民幣迅速逼近7元大關。自金融危機以來,人民幣還從來沒有跌到7。人民幣貶值有效地降低了美元計價的中國進口商品價格,削弱了高關稅的成本沖擊。(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墨西哥披索身上,5月下旬墨西哥面臨類似關稅威脅;披索在不到一個小時內跌幅超過2%。)所以,即使川普強硬表態將對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予以關稅懲罰,但美國人可能看不到任何中國製造商品大幅漲價的情況。

「這說明了試圖利用關稅來減少全球貿易逆差的難度」,前財政部官員,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Brad Setser表示。

在某些方面,川普對關稅的使用回到了一個非常不同的時代,從20世紀4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初期,各國根據布雷頓森林協議使用固定匯率制。

當然,由於中國央行的限制,人民幣的「浮動」幅度遠低於多數主要貨幣。但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首席經濟學家,前高盛外匯策略主管 Robin Brooks的估算,自去年夏天以來美元兌人民幣從6.4漲至6.9,「大致抵消了」前兩輪美國加關稅的影響。首輪是在2018年6月宣布。

匯率調整是經濟學家普遍對關稅持謹慎看法的諸多原因之一。加關稅不僅觸發了破壞商業信心和經濟成長的報復性措施,而且那些未能通過匯率抵消的成本主要由施加關稅的國家的消費者承擔。

雖然川普聲稱美國「因為關稅而從中國獲得了大量資金」,但事實並不那麼一目了然。從中國進口商品的美國公司要麼自己承擔額外的成本,向政府支付25%的附加關稅,要麼通過提高價格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這其中沒有考慮可能減輕征稅實際影響的匯率價格調整。)

「美國關稅的成本已經完全落在了美國自己身上,」Capital Economics的Vicky Redwood和Simon MacAdam在本月的一份報告中寫道。

外匯成為貿易談判的焦點。周五,川普再次宣稱中國操縱人民幣。美國當局上個月建議對貨幣被低估的國家的商品加征關稅,據悉該提案就連美國的財政部官員也感到驚訝。知情人士稱,美國尋求在最終協議中加入人民幣穩定條款。

在川普威脅要對中國3000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徵收更多關稅後,中國的表現似乎一直較為克制,避免讓人民幣進一步加速貶值。Brooks估計人民幣的公允價值接近1美元兌7.3,而目前價格為6.93。

雖然中國央行過去每當人民幣接近7時就會入市支持人民幣,但現在有跡象表明如果貿易緊張局勢惡化,該立場可能發生改變。在本月接受彭博新聞社採訪時,央行行長易綱表示他願意讓市場力量來決定人民幣匯率。

他說,「人民幣增強彈性對於中國乃至全球經濟都是有好處的,因為它發揮了經濟自動穩定器的作用。」

當然,任意由市場決定人民幣貶值幅度也不是沒有風險。2015年人民幣貶值導致數十億美元的資本撤離中國大陸,中央銀行不得不動用3.1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來阻止資本外流。更重要的是,貨幣貶值會降低中國消費者的購買力。

儘管如此,川普的貿易戰可能會迫使中國出手。

「他會希望中國不要用人民幣貶值的手段來報復關稅,」Setser說。「但現在這取決於中國,不是川普能決定的。」

原文標題Currency Markets Expose a Crucial Flaw in Trump’s China Tariffs

--联合报道 Aline Oyamada.

欲联系中文编辑请洽: Lynn Chen lchen195@bloomberg.net

欲联系记者请洽:Katherine Greifeld New York kgreifeld@bloomberg.net

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David Papadopoulos papadopoulos@bloomberg.net, Michael Tsang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