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2 小時 46 分鐘

外國人到中國 先要克服支付難題

杭州一名乘客掃描支付寶二維碼以乘坐地鐵。 圖片來源:HUANG ZONGZHI/XINHUA/ZUMA PRESS

30歲的Courtney Newnham從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初到中國,她滿懷期待地在街頭小販的推車前排好隊,準備買傳統小吃冰糖葫蘆。

然後她發現沒人付錢給攤主。「每個人都掃描了一個什麼然後就走了,我很想說『等等,怎麼回事?』」她說。最後她空手而回。

在中國旅遊從來就不算容易,但是近年來又出現一個難題,幾乎所有東西都離不開一個「小方塊」——支付應用程式中的二維碼,在中國很多地方都少不了它。人們用二維碼叫車、看病、用餐、預定航班。就連乞丐現在都用二維碼收錢。出門不用帶錢包讓中國14億人口的生活變得更簡單,但令每年1.4億來到大陸的遊客深感無助。

他們平時熟悉的應用程式都派不上用場。在中國,Google(Google)被過濾,Uber(Uber)已經把這個市場拱手讓給本土叫車平台滴滴(Didi)。Yelp亦不在中國運營。

沒有中國的銀行賬戶,就幾乎無法使用中國的兩大主流支付平台——騰訊(Tencent Holdings Ltd.)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寶(Alipay)。

信用卡亦沒有多大用處。一次度假時,44歲的Alex Lee帶著父親和兄弟到杭州的一家水療會所做按摩。他拿出信用卡遞給前台,對方好不容易翻出一台讀卡器,看著它,彷彿在看一件外星物品。Lee說:「她前後左右地來回刷。」Lee是加州桑尼維爾某家初創公司的聯合創辦人。最後還是他自己給前台演示了怎麼操作讀卡器。50歲的斯德哥爾摩教師Susanna Sjogren去中國旅遊過幾次,她說每次都覺得在中國旅行更困難了一點。

首先,長城附近的某家攤販賣水不肯收現金。然後,她叫車倒是成功付了人民幣50元現金(約7美元),但由於司機只能用微信支付找贖,她只能當自己給了一大筆小費。「十年前都用現金付錢,現在到哪裡都用微信。」Sjogren說,「我已經習慣在中國做個落伍的人了。」

面對迅速過渡到無現金社會的中國,茫然無措的不單是外國人。61歲的深圳退休汽車修理工Gong Cheng說,他甚至都沒法吃飯。他還說,他只能找陌生人幫忙支付他打包帶走的麵,然後再給他們現金。

Josh Copley在試圖叫車時遇到了麻煩。 圖片來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來自南非的Josh Copley在北京教英語,他說自己剛來時因為用不了WhatsApp和Gmail,和家人失聯了兩天。來到中國幾周後,一天25歲的她凌晨4點被困在一家酒吧門外。最後,他請求一對中國情侶幫他在本土打車平台上叫了一輛出租車,再用現金把車費支付給兩人。

20歲的大學生Elena Shortes今年夏天曾在北京和大連上學,她說自己每次洗衣服都得找中國朋友幫忙,因為宿舍內為外國學生提供的洗衣機和烘乾機只接受微信支付。

「我們覺得自己簡直就像小孩子一樣,靠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南卡羅來納州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的大三學生Shortes說,「我們總是在說『請幫個忙吧!』」

上海的UnTour Food Tours公司聯合創辦人Kyle Long表示,他們讓導遊幫遊客付錢買小吃和紀念品,避開了這個麻煩。而這對於喜歡自由行的年輕人就沒有用。他們只能參加旅行團,中國旅遊業巨頭攜程(Trip.com)董事長梁建章在一次旅遊會議上說。

監管機構正在努力提供幫助。中國央行宣布,企業拒收現金是非法的。央行上海分行最近表示,正在調查外籍人士會遇到哪些支付障礙。騰訊上周宣布了一項向外籍人士開放微信支付的試點計劃。在UnTour工作的美國人Long一開始還很激動。然而直到上周五,他的Visa和萬事達卡都未能成功綁定微信支付。

將無法使用移動支付稱為外國人「主要痛點」的騰訊公司表示,該計劃一開始僅針對某些情況,例如在某旅遊網站上訂購火車票。然而這個網站只有中文版。

原本對外籍旅客比較友好的支付寶於上周推出七步流程,要求用戶必須先提交護照和簽證資訊,然後才能使用海外銀行卡向預付卡充值。比利時營銷顧問Catherine De Witte近日在長城附近的某個洗手間深感受挫。她在高科技廁紙機前揮手,把手指塞進插槽,最後拍打機器。看到二維碼,她很不開心。

「你真的很想上廁所,但你非得用手機做點奇怪的事才能拿到廁紙。」她不滿地說。

投放這些取紙機的雲紙智聯(北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Yunzhi Zhilian Network Technology Co.)的行政總裁廖宇星辯解說,二維碼是「中國特色」。他說,就像中國人去日本享受當地的文化一樣,外國人也可以通過掃碼來體驗中國文化。他還提議可以用這些機器作為話題,如果不知道怎麼掃碼,可以找中國人問。

De Witte可沒心情在這裏跨文化聊天。等到一位中國遊客拿出手機,遞過來幾張紙,才終於幫她解了圍。

撰文:Shan Li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風投熱潮退卻,賺錢不再容易

貸款讀書、買房准沒錯?父母給的財務建議,不太靈了

中國將實施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改革

歡迎來中國,不過你八成什麼都買不了

中國解除實施逾四年的美國禽肉進口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