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外資企業將要為中國社會信用體系作準備

在社會信用體系之下,減少污染將有所回報。 圖片來源:YANG QING/ZUMA PRESS

中國即將推行的「社會信用」體系所瞄準關鍵目標之一是那些行為不端的企業。在西方人看來,這樣的體系通常會讓人聯想到針對民眾的「1984」式監控。

美國企業需要為此做好準備。

據Trivium的數據,這個主要數據共享平台上約80%的資訊與企業相關,而不是個人資訊。中國這套社會信用體系定於2020年全面推出,如果執行得好,可以幫助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不過,在該體系下,違反法規的代價將比現在要高得多,該體系還有可能被用作貿易爭端的武器。

相比西方,在中國私隱一直是一個相對狹隘的概念。會說中文的外國人會遇到出租車司機打探他們的收入、婚姻狀況等私隱,而在西方,陌生人通常不會這樣做。在中國政府看來,私人電子通訊亦算不上真正的私隱。

另一方面,資訊在社會中的傳播實際上並不是特別通暢。審查制度和以中共為中心的法院系統使得舉報困難又危險,這為企業和官員的不法行為創造了大量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吃虧的往往是小公司或外國公司,他們沒有良好的政府關係為他們提供通融的餘地。

建立企業社會信用體系的目的是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至少是在不進行開放新聞自由等可能危及共產黨統治的根本性社會變革的前提下部分解決問題。一家企業對重要規定的遵守情況將被賦予一個分值,並被輸入一套演算法,生成某個方面的綜合評分,例如環境保護。這個評分將通過一個中央數據庫在不同機構之間共享,在某種程度上是公開的。

在某個方面的不良評分將產生漣漪效應。例如,中國歐盟商會(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 8月份的一份報告顯示,在海關方面獲得「不信任」評分,可能不單會影響到邊境檢查,還會影響到政府範圍內的審批、外匯交易以及該公司法人代表購買房產的能力。數據將從公司提交的文件和檢查活動中收集,最終還將從影片監控、遠程儀器監控和第三方進行收集。

理論上這將加大偏袒行為的難度:監管處罰和獎勵將由電腦而不是人來決定。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rg Wuttke)表示,偏袒程度較低的體系可能有利於外國企業。例如,一家擁有高質量排放控制設備的外國公司可能被允許在污染嚴重的日子繼續生產,而合規記錄不佳的本土競爭對手可能不被允許。

不過「社會信用」體系亦存在缺點。合規成本將上升,而相關連鎖反應意味着,即使是輕微的違規亦可能造成嚴重損害,而不斷變化的要求也將加大小型企業弄清最新規定的難度。

另外,一些評級因素具有政治性或存在很大的自由裁量空間。例如,根據今年7月發布的《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企業可能因危害國家利益或社會公共利益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而被列入黑名單。毫無疑問,美國公司對這類規定深感不安。

在政治和宗教自由已經相當有限的情況下,中國實施更嚴密監控的影響令人生畏,但同時亦可能會減少腐敗和徇私舞弊等問題。不管有什麼潛在的好處,希望繼續在中國運營的企業必須做好準備,這些企業將面臨更全面的有關他們活動的數據收集;如果違反這種全方位監管的規定,則將受到更加嚴厲的懲罰。

撰文:Nathaniel Tapli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人民幣國際化止步不前

美國告知沙特:針對石油設施的襲擊源自伊朗

中國是油價跳漲的真正輸家

香港地鐵成為抗議者的新攻擊目標

美眾議院監督委員會將對交通部長趙小蘭進行道德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