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1 小時 58 分鐘 開市

多國抗疫難題:無憂無慮的年輕人

香港疫情尚未過去,卑利街上就恢復了往日的喧囂。之後的3月23日,香港特首宣布針對酒吧、餐廳的暫禁售酒令,以幫助扼制新冠疫情。 圖片來源:MIKE BIRD/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正與新冠病毒疫情抗爭的科學家和政府官員說,他們遇到了一個難題:無憂無慮的年輕人。

3月上旬,正當各國政府開始限制社交聚會時,從紐約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館內仍擠滿了飲酒作樂的人群。法國和比利時出現了違規的「封城聚會」;而在美國的大學校園,學生們大肆舉辦「世界末日宿舍派對」。

據前期數據,大多數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輕患者只出現了輕微症狀或根本沒有任何症狀,而較嚴重的病例集中在50歲及以上的患者中。意大利是目前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而據意大利國家衛生研究所(National Health Institute)前不久公布的數據,該國0至29歲患者的死亡率為0%,29歲以上患者死亡率逐漸攀升,90歲以上患者死亡率最高,達到19%。

然而科學家們指出,檢測結果表明兒童和年輕人感染和傳播病毒的幾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學家越來越擔心一點:雖然全社會都在採取隔離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會拖後腿,而且各年齡段的人群對這種疾病的看法正出現分歧,這可能會令減緩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為烏有,並將易感染人群置於高風險之下。

特朗普總統上周一強調,年輕人即使只有輕微症狀亦可能會傳播病毒。他建議美國人儘量少去餐廳,而且不要參加10人以上的聚會。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則更進一步,宣布全國封城,並明令處罰那些違反禁令的人。但截至上周,年輕人還似乎無視這些建議和禁令。到了本周,多國升級了封鎖舉措

社交媒體充斥著各種報道,指紐約的酒吧和餐館人滿為患。3月14日,紐約州民主黨人、30歲的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發了一條推文。「紐約市的每一個人、尤其是身體健康的40歲以下年輕人(據我觀察,這些人最需要再次聽到這個建議),請不要聚集在酒吧、餐館和公共場所,還是回家吃飯吧。」

3月11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宣布將於3月19日在網上進行教學,並讓大部分學生回家。但據學生和教職工透露,通知發出後,大量學生在校園內聚集和舉行派對。「大家想在放棄原有生活方式前再來一次狂歡,」普林斯頓大學英語專業本科生本·韋森巴赫(Ben Weissenbach)表示,「在普林斯頓這種充滿優越感的地方,我們甚至完全不會去考慮自己有倒霉的可能。」

在3月13日給全校學生的一封電郵中,普林斯頓大學宣布要對違規者採取更嚴厲的措施和懲罰,郵件提到:「我們發現很多學生對這些保護措施不以為然,並作出違反規定的行為,這讓我們感到很失望。」

有些年輕人在推特上把新冠病毒戲稱為「嬰兒潮一代終結者」(Boomer Remover)。3月14日那個周末,這種黑色幽默在推特上短暫流行了兩天。

與美國相比,歐洲各國暫停社交活動的速度快一些。而這裏的年輕人和他們的長輩對此持不同看法,有些年輕人說他們不怕新冠病毒,而包括政界人士和科學家在內的年長者對這種疾病的擔憂與日俱增。柏林是歐洲的夜店之都,但在3月14日,政府勒令全市所有酒吧和夜店關門歇業。 然而,許多酒吧和夜店無視這項法令,警方只能強行關閉了其中約63家。

當天晚上,位於克羅伊茨貝格(Kreuzberg)時尚區的恩斯特地下室酒吧(Ernst basement bar)賓客如雲,人們正享受著喧鬧的電子音樂。門口附近的一張長凳上,有人用油漆噴上了 「當心冠狀病毒」幾個字。

儘管政府呼籲人們在社交場合保持距離,但在上周四這天,曼哈頓賓州車站(Penn Station)的賓夕法尼亞酒吧裡依舊賓客盈門。 圖片來源:SARAH BLESEN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魏格慕時尚雞尾酒酒吧(Wagemut cocktail bar),一名年輕女士假裝對著某個人的臉打噴嚏,人群頓時發出雷鳴般的笑聲。

次日柏林衛生部門官員表示,有42人可能在柏林夜店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一些人喜歡四處串場,導致病毒廣泛傳播。「夜生活豐富的人就是這種態度, 」Association of Berlin Club Owners董事盧茨·萊赫森林(Lutz Leichsenring)說,「他們會想:那又怎樣? 只是流感而已,又死不了人。」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早前就新冠肺炎疫情召開新聞發布會。她敦促年輕人為自己祖父母的身體健康著想,遵守社交禁令。

在各種指責和偶爾過激的攻擊之下,許多年輕人對自私指控感到憤怒。他們說,新的社交禁令是專門針對他們這一代人的,既不合理亦不公平。現年30歲的蒂莫西·蒂埃里(Timothée Thierry)是一名統計師,在法國衛生部工作,他說:「他們擾亂了我們正常的生活節奏。」那天正值周日,法國政府此前已經勒令酒吧停業,但還沒有關閉邊境。

意大利已經封國多日,該國年輕人、尤其是學生面臨一個抉擇:要麼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要麼被關在小公寓裡。他們極其渴望一個社交渠道。

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Piedmont)地區的一名學生說,她偷偷溜出學校的宿舍去參加一場晚宴,因為連續多日的隔離讓她感到情緒很低落。宴會舉辦地距離學校只有10分鐘路程,到了那裡以後,她和另外四個人一起喝酒,並且圍坐著吃飯。

就在午夜到來之前,警察來敲門,要求所有參加晚宴的人提供身份證和電話號碼。 他們命令這群聚會者馬上回家,並警告說他們的資訊已在警察局留檔。按那位學生的說法,警察稱參加聚會的人都可以被處以巨額罰款或監禁。

在這些崇尚個人主義和自由的西方國家,有人說,令他們感到沮喪的不是這種極端的限制手段,而是他們懷疑這種做法能否奏效。19歲的莫妮卡·魯比奧(Monica Rubio)說:「如果我生病了,我會在家中呆一段時間,免得傳染給別人。」上周末她在西班牙巴塞羅那和三個朋友吃了一頓早餐。西班牙是歐洲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可如果我沒生病,就不會因此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如果人們不再握手、親吻或擁抱,我無法想像這是怎樣一副景象。這種生活方式已經植根於我們的社會。」

在亞洲,管理部門對年輕人藐視規則、不願保持社交距離相關的抱怨較少,但隨著疫情的中心向歐洲轉移,中國疫情高峰期所帶來的危機感已經開始從東方消退。

旺角是香港九龍區一處繁華的購物中心,3月19日那一周這裏與前幾周相比明顯熱鬧了許多,很多年輕人又暫時回歸了疫情爆發前的周末生活方式。然而路上的很多年輕人仍然戴著醫用外科口罩,並隨身攜帶著搓手液,有人甚至把搓手液掛在背包上。

「我覺得呆在家中很無聊。你看,大家都是青少年和年輕人,他們被困在家裡,停學停工,很難打發時間。」27歲的Hailey Cheng表示。她是一名街頭藝人,她想點燃附近觀眾的熱情。

香港的卑利街(Peel Street)兩旁全是酒吧,香港的外籍人士很喜歡到這裏喝酒。前不久的一個晚上,這裏的酒吧擠滿了成百上千的客人,他們都沒有戴口罩;一支樂隊在街道的下坡段演奏音樂,人們肩並肩站著觀看表演。「我在家中窩了兩個月,實在不想再窩下去了。」 26歲的瑞安(Ryan)和他的朋友們沿著附近的蘭桂坊(Lan Kwai Fong)路走著,他說:「生活還要繼續下去。」蘭桂坊由幾條街道組成,該處聚集了很多酒吧和夜店。

「我們也很擔心疫情,」25歲的妮可(Nicole)說,「但與其把自己嚇死,倒不如醉生夢死。」

撰文:Bojan Pancevski / Stacy Meichtry / Xavier Fontdegloria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亞馬遜指控美國國防部操縱JEDI合同評審程式以將項目授予微軟

英國不願對本國航空公司提供全面救助,令全球復甦努力蒙陰

油價暴跌重創封閉式基金

英國不願對本國航空公司提供全面救助,令全球復甦努力蒙陰

新冠疫情導致美歐商業活動降至紀錄低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