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稅改、公司債:這些最讓華爾街擔心的事

Sarah Ponczek
·3 分鐘文章

【彭博】-- 對投資者而言,今年幾乎不需要有萬聖節鬼魂也很驚悚了。

他們經歷了史上最快的熊市,同樣波瀾壯闊的反彈,現在進入10月末,股市再次瘋狂震盪。這都是拜新冠疫情反撲,經濟復甦放緩和美國大選所賜。

今年還剩兩個月,市場依然難安,華爾街最大的夢魘有如下一些:

Steve Chiavarone,Federated Hermes投資組合經理兼股票策略師

鉴于历史模型,邮寄选票可能占2020年大选选票总数的40-50%以上,可能会有超过100万张选票被拒,是四年前被拒数量的三倍。这可能成为关键战场州的决定性因素。风险在于如果选举结果产生争议,将拖到12月,最终由法院决定结果。同时,市场将不得不面对更多政治和经济上的不确定性,围绕财政刺激方案的谈判将推迟到1月底新政府就职之后。

Jason Thomas,凱雷投資全球研究負責人

美国公司债与GDP之比进入2020年的时候已经是纪录高位。算上2020年的增量债券再减去重组债券,这个比例似乎今年进一步上升了15%。有效偿债率仍维持在与2001年相当的水平,并高于2009年--当时优先级的违约率达到了8%。本可能在2020年发生的违约被推到了未来,所以违约率可能在较长时间里保持较高水平,而不是急剧触顶又迅速回落。

Evan Brown,瑞銀資產管理多資產策略主管

黄金和标普500指数63天期滚动相关系数在2020年大多数时间为正。这意味着在经济忧虑引发避险期间,黄金可能不再是可靠的投资组合稳定器。我们认为,这种动态与黄金和实际利率的强关联有关,而实际利率呼应了当前货币政策立场及其展望。

Gina Martin Adams,彭博行業研究首席股票策略師

我认为目前而言,华尔街2021年最大的担忧是政策/税收改革,尽管这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大选结果。我还在考虑美元前景,尤其是考虑到联邦预算赤字,涨势集中在科技股,以及对科技股泡沫重演的担忧。

Peter Tchir,Academy Securities宏觀策略主管

美国实际收益率变成负值,而且20年来前所未有的低。有人可能说美元下跌是好事,带来竞争优势,但美元结构性疲软让我感到担忧,尤其是预计美国国债发行规模将创纪录。德国实际收益率相对于我们“更具竞争力”。自从欧洲债务危机以来,我们的名义收益率相对于欧洲都更有吸引力,而且实际收益率同样如此。实际收益率差会变成购买美债的重要动力吗?下面这张图让我“害怕”是因为我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可能有怎样的后果,虽然没有太多人在谈这件事。

原文標題Rejected Ballots, Taxes: The Charts That Spook Wall Street (1)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