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6 小時 30 分鐘 開市
  • 恒指

    24,787.19
    -131.59 (-0.53%)
     
  • 國指

    10,003.10
    -122.49 (-1.21%)
     
  • 上證綜指

    3,254.32
    +3.20 (+0.10%)
     
  • 道指

    27,503.05
    -182.33 (-0.66%)
     
  • 標普 500

    3,393.34
    -7.63 (-0.22%)
     
  • 納指

    11,409.53
    +50.59 (+0.45%)
     
  • Vix指數

    32.67
    +0.21 (+0.65%)
     
  • 富時100

    5,728.99
    -63.02 (-1.09%)
     
  • 紐約期油

    39.49
    +0.93 (+2.41%)
     
  • 金價

    1,910.20
    +4.50 (+0.24%)
     
  • 美元

    7.7498
    +0.0000 (+0.00%)
     
  • 人民幣

    0.8646
    -0.0010 (-0.12%)
     
  • 日圓

    0.0739
    +0.0003 (+0.35%)
     
  • 歐元

    9.1532
    +0.0017 (+0.02%)
     
  • Bitcoin

    13,629.54
    +522.30 (+3.98%)
     
  • CMC Crypto 200

    270.31
    +9.02 (+3.45%)
     

將1,000美元變成1百萬美元(或更多)的五隻股票

Motley Fool Staff
·6 分鐘文章

該等知名公司為其股東帶來超過100,000%的收益。

說到投資者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教訓,或許是不論狀況看來多麼危急,堅持與優秀公司同行,這做法通常是審慎的舉動。

儘管自1950年初以來,標準普爾500指數曾經歷38次至少10%的正式股市調整,但牛市上漲最終將該等跌幅拋離(除當前調整外)。這是對買入優質公司股票並長期持有策略強而有力的認可。

因此,這再一次說明,對部分投資者來說堅持下去帶來更大利益。在過去六十年,五間享譽盛名的企業令投資者成為百萬富翁,而投資者開始時只需要投資1,000美元。

巴郡:2,744萬美元

在該五隻股票當中,巴菲特帶領的巴郡(Berkshire Hathaway)(NYSE:BRK.A)(NYSE:BRK.B)遠遠拋離對手。根據巴郡的2019年至股東年度信函,巴郡的每股市場收益自1964年以來已達2,744,062%,這等同於在1964年投資的1,000美元,於2019年底時的價值已超過2,740萬美元。相比之下,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同期收益為19,784%(包含股息)。

該出眾表現的原因之一顯然是巴菲特。巴菲特一直以來具備在眾目睽睽下找到抵買貨的訣竅,並以其持有最出色股票數十年的策略而聞名於世。巴菲特持股量最大的數隻股票,例如可口可樂(NYSE:KO) 和Wells Fargo一直是巴老持倉超過30年。

巴菲特的投資組合和巴郡作出大約60宗的收購亦往往具高週期性。透過將巴郡投資組合與美國和全球經濟的穩健狀況連繫,可見巴菲特將賭注押在持續經濟擴張。儘管衰退不可避免,但歷史數據清楚顯示,經濟擴張的持續期間較收縮期短。

Monster Beverage:335萬美元

下一隻股票是Monster Beverage (NASDAQ:MNST),根據YCharts的數據,該公司令1,000美元的投資增長至約335萬美元,其中大部分收益來自過去15年。

在過去幾十年中,該飲料公司如何擊敗如可口可樂般的強大對手?除了增加來自較小收入基礎的銷售額外,Monster的大部分收益與能量飲料市場的增長有關。在金融危機結束時,能量飲料佔總銷售額的百分比相對較小。但是,今天能量飲料是Monster的最大單一銷售類別,所佔總市場份額(包括所有核心能量飲料品牌)超過40%。

Monster亦能夠利用其成功搶奪品牌大使,而與其建立賺取龐大利潤合夥關係的,正正就是可口可樂。於2014年8月,可口可樂宣布計劃向Monster注資20億美元,以取得其17%股權,從而控制可口可樂的能量飲料產品線。作為回報,Monster將其非能量果汁和水果味蘇打產品給了可口可樂。

微軟:202萬美元

自1980年代中期,另一間令投資者賺大錢的著名公司是微軟(NASDAQ:MSFT)。最初對微軟投資的1,000美元,在今天的價值將超過200萬美元。

微軟成功的關鍵是其市場份額的主導地位、高利潤率和創新等三大元素的結合。其市場份額的主導地位和豐厚利潤,毫無疑問是來自其傳統作業系統 Windows。Windows和Office或許不再實現過往增長,但微軟仍然壟斷個人電腦作業系統的市場份額,並繼續透過其傳統作業系統的軟件產生極高利潤 。

微軟的營運現金流量充裕,令其可以積極投資新的創新項目。特別是微軟正在成為軟件即服務雲領域的主要參與者。Azure一直以來的增長速度如坐火箭(按固定貨幣計算,最近一個季度的增長率較去年同期增加61%),而Office 365為企業提供各種更高利潤的雲服務。微軟有望最終達到2萬億美元的市值。

沃爾瑪:167萬美元

儘管在過去20年,零售股 沃爾瑪 (Walmart)(NYSE:WMT) 一直表現平平無奇,但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其增長幾乎是勢不可擋。根據YCharts的數據,整體而言,自1970年代起對沃爾瑪的1,000美元投資在今天已變成167萬美元。

沃爾瑪在零售領域的成功可以追溯至其規模。在互聯網降低管理費用之前,沃爾瑪以低廉價格壓制小型企業並搶佔市場份額為重心策略。儘管電商銷售額佔總收入的百分比不斷擴大,沃爾瑪繼續在零售領域轉移重心,並利用其雄厚財力和批量購買策略,在價格上壓低競爭對手,以吸引全新和經常性人流。

這令筆者想起沃爾瑪強勢回歸的另一個原因:其全渠道策略。儘管沃爾瑪在新冠肺炎爆發之前已推廣其便利易用的網上平台,但大流行突顯其平台的以下優勢:35美元以上的訂單在兩天內送貨、將貨物送到車上和沃爾瑪低價保證。

亞馬遜:136萬美元

巴郡、微軟和沃爾瑪分別需要大約55年、35年和45年才能為投資者帶來豐厚回報,但電商巨頭亞馬遜(Amazon) (NASDAQ:AMZN) 甚至不需要25年就將1,000美元的初始投資變成136萬美元。

大多數人因亞馬遜的電商業務而認識該公司。儘管估計份額或有不同,但亞馬遜控制美國電商市場約40%,而其全球的Prime會員人數超過1.5億人。該等Prime會藉對亞馬遜尤其具價值,其提供的費用可幫助該公司推高微薄的零售利潤,同時令其在產品定價方面可更為進取。此外,Prime會員的消費額傾向較非Prime會員更高,並堅持使用亞馬遜產品和服務生態系統。

展望未來,該公司增長很可能由Amazon Web Services(AWS)推動。AWS是亞馬遜的基礎設施即服務(infrastructure-as-a-service)分部業務,令企業可以建立其自家的雲基礎。自2018年底以來,AWS佔該公司總銷售額的份額由11%增加至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止的13.5%。鑑於雲服務提供的利潤遠高於零售或附帶廣告銷售,該業務分部非常重要。預計亞馬遜的現金流量將在十年內激增。

【延伸閱讀】五隻能讓您致富的名牌股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亞馬遜附屬公司 Whole Foods Market 行政總裁 John Mack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

微軟附屬公司領英員工 Teresa Kersten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