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中國恆大想要你保持冷靜併購買債券

·4 分鐘文章

【彭博】-- 對於一個「高產」的債券發行人來說,最糟糕的事情莫過於什麼?投資者群體突然變成驚弓之鳥。有可能一家公司什麼都沒做錯,但市場對發生債券違約的恐懼便能截斷它的融資渠道。純粹的看法就可能會造成現實的痛苦。

中國債務負擔最重的房地產開發商恆大集團已迅速採取行動、確保其美元債投資者群體與該公司的視角保持一致;這些投資者集中在香港,但也存在於從倫敦到紐約的全球各地。該公司本周在網站上發表聲明稱,其5月31日的促銷活動提供的大幅折扣只針對非常有限的樓盤,它將為「極少量」逾期商業票據安排兌付,而且與盛京銀行開展的金融業務合法。該公司表示,生產經營一切正常,成立25年來從未出現借款利息晚付、本金逾期歸還的情況。恆大47億美元2025年到期、息票8.75%的美元債已從5月28日的每1美元84美分跌至72美分。

還有逾200億美元未償債券的恆大一次又一次受到捶打。最近的緊張局勢始於上個月財新「我聞」報導稱,北京正在調查恆大與盛京銀行逾1,000億元人民幣(157億美元)的相關方交易;恆大是盛京銀行最大股東。彭博新聞社本周報導稱,監管機構已指示恆大的主要債權行開展新一輪的壓力測試。周三,中誠信將其在岸子公司恆大地產主體及相關債項信用等級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這不是銀行第一次被要求對恆大風險敞口進行壓力測試。2018年,中國央行就盯上了恆大和現已破產的海航集團等公司。當時,該開發商截至當年年底擁有5430億元人民幣(850億美元)的淨債務。

市場中的一項主要擔憂是,在北京要求銀行收緊建築貸款和住房抵押貸款之際,開發商們可能難以通過銷售套現。然而根據恆大最新財務數據,到目前為止該公司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在截至5月份的五個月中,現金回款達到 2507億元人民幣(392.5億美元),同比成長6.1%。這約為簽約銷售額的88%,與2020年的數字大致相符。

但投資者擔心北京會嚴肅對待越過去年夏天制定的債務「三道紅線」的公司、恆大可能會成為目標。在這三條線上全部越線的公司可能會看到借款上限和在岸融資大門關閉。彭博行業研究分析師Kristy Hung稱,恆大正面臨一場削減債務的艱苦戰鬥:隨著土地支出減少,收入成長前景正在放緩。其目標土地儲備僅能覆蓋2.2年的銷售。該公司的利潤率也在下降,因為它急於打折賣房。

於形勢無益的是,另一家「高產」美元債券發行人中國華融似乎陷入困境。如果北京對由財政部持有多數股權的華融都願意撒手不管,那麼政府就不太可能為恆大托底。

與華融不同,恆大今年債券到期並不頻繁。其有15億美元的票據將於6月底到期,接著要過好幾個月才會迎來下一個到期日。

儘管如此,恆大仍非常需要其美元債保持堅挺。為削減債務,該公司一直在從其子公司籌集股本。5月中旬,恆大出售了大肆炒作的恆大汽車2.7%的股份,籌資約106億港元(13.7億美元);該子公司尚未開始量產電動汽車。去年12月份,恆大物業在香港上市。它現在價值126億美元。

如果香港的散戶投資者感覺到母公司再融資困難,那麼他們會繼續持有這些昂貴的電動汽車和物業管理股嗎?如果市場過於緊張,億萬富翁董事長許家印將需要他的富豪朋友再次幫忙。他們在過去曾大力投資於他的企業,幫助支撐了人氣。這是一種有助於改善市場看法的融資渠道。否則,母公司帶來如此大的拋壓,散戶資金將逃離恆大的子公司。

可以肯定的是,這輪下跌可能並不完全事關恆大。外國債券持有人可能只是對中國不斷加強的監管政策敏感並拋售流動性最強的債券——其中就會包括恆大的債券。但許家印對香港這個金融中心的依賴已經如此之高,以致於那裡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導致他的整個帝國搖搖欲墜。聰明有可能反被聰明誤。

原文標題Evergrande Wants You To Stay Calm and Buy Bonds: Shuli Ren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