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人行對中國恆大的告誡 也是在敲打花樣年

·4 分鐘文章

【彭博】— 債券投資者要關注兩件事:一家公司的兌付能力和償債意願。前者是會計也純粹是商業上的事,後者則是信仰問題。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上周五中國央行釋放出兩個信號。人行表示中國恆大集團相關金融風險總體可控,對中國金融體系的外溢風險不大,潛台詞就是「沒有紓困」,讓心心念念希望政府出手相助的投資者感到失望。

不過還有個好消息。人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還表示,相關部門已經關注到境外房企美元債的變化,將敦促發債企業及其股東嚴格遵守市場紀律規則,妥善處理還自身的債務問題,積極履行法定償債義務。這一番話是在告誡花樣年控股以及別的可能想過要效仿的公司該還債了。

今年10月,中國高收益美元債券市場遭遇了十年來最嚴重拋售。值得注意的是,造成這種市場恐慌的催化劑不是恆大,該公司的風險早已在9月份時就被反應迅速的交易員消化。反而是在中國房地產行業排名第64位的花樣年控股,一家體量比恆大小很多且很容易被忽視的開發商引發了市場恐慌。

10月4日,花樣年未能兌付2.06億美元債券,導致市場重挫。這家公司不是沒有錢兌付,或者至少讓人這麼以為,卻選擇了不兌付。短短一天之內,花樣年12月到期的美元債券從每1美元面值68美分跌至24美分。

花樣年打開了全球想緊緊封死的潘多拉盒子。倘若一家公司不看好未來的業務前景,那沒問題,可以只是拒絕償債,迫使債權人進行債務重組,並以大幅折價償還債務。投資者持有的債券目前交投於每1美元面值20美分,如果能以50美分的價格出手,甚至還會謝天謝地。

但是,這種想法一旦成為風氣,整個市場都會崩潰。投資者可能仍能克服恆大流動性危機造成的痛苦。但如果一家公司打算「逃廢債」,合約不過是一張紙而已。

中國央行注意到了這些「逃跑的新娘」。去年11月,河南省國有企業永城煤電控股集團的10億元人民幣債券違約,在中國境內公司債市場引發軒然大波,該公司表示,已把所持的香港上市中原銀行13億港元股份無償劃轉給其他公司。債券投資者對此大為不滿,導致數月後來自該省的新債發行無人問津。

上周中國央行敦促開發商股東償還債務,意指這些公司的億萬富豪創始人。他們手裡有錢。例如,中國富豪許家印自2018年以來,已收到53億美元的股息,他可以動用這部分「大禮」償還恆大的一些美元債。

中國央行可能會對富力地產予以褒獎。9月末,該公司聯合創始人承諾向合資公司計畫出資104億元人民幣,集團的流動資金及財務結構將在合營安排完成後得到全面改善。這家主要股東的表現如今成了典範。

當央行打破沈默發聲時,無論是在岸還是離岸的開發商都在洗耳恭聽。8月末,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罕見公開點名批評恆大集團,要求其積極化解債務風險,不傳播並及時澄清不實信息,此前有媒體報導恆大資產的各種潛在出售。很快,恆大在網站上發布聲明澄清,針對網傳「中國恆大集團正在與小米集團洽談出售恆大汽車65%股份」一事,恆大汽車在戰略股東引進過程中,曾與小米集團有過初步交流,並未深入洽談推進。

(任淑莉是彭博專欄作者,重點關注亞洲市場。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Evergrande Warning Was Aimed at Fantasia, Too: Shuli Ren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