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恆大這盤棋已到了殘局:合夥、IPO還是甩賣

·4 分鐘文章

【彭博】-- 中國恆大集團億萬富翁創始人許家印有一個大問題。由於這家房地產開發商的美元債交易價格處於低位,其房地產帝國的重組似乎難以避免。

許家印之前並非沒有進行過重大改造,而且他的動作很快。在去年9月爆發現金緊縮的幾天內,他說服了他的長期投資者把863億元(133 億美元)的混合證券轉為了股權,從而避免了一場債務危機。那次唯一接受外科手術的是恆大的資本結構。許家印實際的商業帝國完好無損,他繼續當家掌舵。

但當前這場信貸緊縮要深多了,區域銀行和 省級政府對恆大的現況感到不安。它與供應商的關係也越來越緊張。看起來越來越像是必須進行重組。這盤殘局如何了結?許家印會失去他的帝國嗎?

在7月27日恆大董事會會議之前,筆者提出一些觀察,該會議將討論特別股息。

許家印這次不能指望他的生意夥伴了。去年秋天曾對恆大施以援手的億萬富翁張近東,最近放棄電子零售商蘇寧易購的控制權。張近東沒有償還自己的債務,而是過於慷慨,最後因此失去了他皇冠上的明珠。對於任何創業家來說 ,自我保護應該入門的第一課。

與其上下審視自己的供應鏈,許家印可能得硬著頭皮左右尋覓,求助於其他房地產開發同行。畢竟,他建立了中國第二大房地產企業。恆大手上有很多項目可以出售以籌集現金。

其他陷入困境的企業集團以前也採取過類似的策略。隨著北京有意壓制一些公司的海外收購狂潮,在2017年,億萬富翁王健林的大連萬達集團、海航集團和安邦保險集團都面臨過困境。王健林壯士斷腕,將酒店業務出售給富力地產,將旅遊和主題公園項目出售給融創中國控股,萬達至少能夠免於破產。

然而,到目前為止,許家印似乎不願意棄車保帥。恆大強烈否認社交媒體的傳言,即對手中國金茂和萬科正考慮挑選其大灣區的資產項目。

反之,恆大最近一直在拉攏大型國有企業,似乎在表明它在北京仍有豐厚人脈。上個月,恆大與中石化簽署了一份戰略夥伴協議,將合作開發電動汽車充電站,這項協議似乎有些空洞,因為恆大的電動汽車部門連一款汽車都未曾推出。

大家都意識到此時可以乘人之危,但許家印不想大甩賣。不過,他得正視一個事實:即成就一筆價值10億美元(或者能讓恆大免於重組的任何金額)的交易都需要時間。私營企業必須對其股東負責;連國有企業也需要經過國家冗長的批准程序才能配置投資資金。他需要快刀斬亂麻,否則將時不我予。

舉個例子:11月初,恆大達成協議,以149億元人民幣把旗下一個非核心部門41%的股權出售給上海市國企申能集團。恆大以成本價出售,但交易仍未完成。 Debtwire 在 6 月初報導,交易未完成是要等待上海市政府的批准,該政府要求進行更多的盡職調查和文書工作。相關款項尚未存入恆大的銀行賬戶。

為了控制損失,恆大一直在討論其瓶裝水和旅遊業務可能的首次公開募股(IPO)。但恆大相關的動作已有一段時日了。5月,它出售了其電動汽車部門的股份;其物業管理部門於去年12月公開上市。但這麼做之後,恆大仍然持續陷入現金緊縮。那麼讓較不顯眼的旗下單位上市,為什麼能夠幫助恆大呢?

公司可以通過出售少數股份或現有資產籌得的資金來償還債務。許家印在前者做得太多,在後者卻做得不夠。不會吧。企業財務的入門課程就教過這些。

他可以向王健林學習(兩人分別在不同時期是中國首富)。王健林當初的斷尾求生可能痛苦萬分。但四年過去了,他的萬達還活著。今年,萬達在美國的網紅股熱潮中押對寶,在AMC Entertainment Holdings Inc. 的投資大獲全勝。萬達的商業物業管理部門準備在香港進行30億美元的IPO。王健林正在東山再起。

隨著恆大迅速陷入困境,許家印必須與時間賽跑。一些億萬富翁的經歷可以是許家印的他山之石。是蘇寧的張近東,或者萬達的王健林,他會選擇哪一條路呢?

(Shuli Ren是彭博專欄作者,重點關注亞洲市場。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Evergrande Endgame: Partnerships, IPOs or Fire Sale: Shuli Ren

(增加第七段後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