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 小時 43 分鐘

彭博專欄:有一件事中國不該跟美國針鋒相對

1 / 2

彭博專欄:有一件事中國不該跟美國針鋒相對

【彭博】-- 早在聯儲會發出降息時代即將到來的信號之前很久,中國央行就已經在忙著擺弄它那個複雜貨幣政策儀表盤上的各種開關旋鈕了,目的就是要促進經濟成長。中國央行2018年即已開始下調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而且自那以來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增加金融體系的流動性以促進放貸。政府同時也動用了財政手段,通過減稅和各種刺激措施來鼓勵消費者消費。以往刺激舉措留下的遺患為中國眼下的謹慎行事風格提供了詮釋。政府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流動性的氾濫引發資產價格膨脹。眼下的放鬆政策之舉,目的是要緩沖而非逆轉當前的經濟增速放緩勢頭,沒有誰真的指望想要重新復制2000年代初的那種兩位數成長的輝煌。如今聯儲會既已轉身,中國的這種姿態要與某些已開發國家和某些新興市場國家相比,似乎就算得上是徹頭徹尾的保守了。從馬尼拉到莫斯科,許多國家央行今年都已下調了利率;聯儲會和歐洲央行也已暗示會有更多相應舉措跟進。中國是否會緊隨其後下調基準貸款利率眼下成了一個懸而不決的問題。手中握有眾多政策工具的中國央行傾向於不依靠一年期貸款利率來促進經濟成長,但是儘管有很多不同選擇,對於中國而言,堅持採取有節制的舉措仍不失為明智之舉。只是將刺激閘門開啟一條縫的做法,表明中國已經意識到,其經濟體量較大、偏向老舊、出口不那麼占據主導地位的現狀一時之間還難以改變。未來幾年裡,季度GDP增幅更有可能是五點幾而不是過去幾年的六點幾,更不可能是2010年代初的七點幾。今年二季度,中國GDP同比成長6.2%,創出了將近30年來的最慢增速。經濟這種難以避免的逐步下滑勢頭還會進一步繼續下去。自從2007年初實現了15%的GDP增幅以來,中國的經濟數據可以說是每況愈下,說起來這還真的讓人有點傷感。人們很容易忘記,當年很多人對中國有一個很大的訴求,那便是「再平衡」,換言之,就是要求中國不要一味將重點放在經濟的快速成長上,而是應當注重培養鼓勵消費者消費,著力解決巨額的債務。聽起來是不是很耳熟?其實這一切中國全都做了,而且隨著其在世界經濟中比重的增加,它還發揮出了穩固全球經濟的應有作用。它敲響了大型經濟體的經濟成長警鍾,然而聽者卻是寥寥。中國眼下仍在苦苦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後的大水漫灌式刺激措施留下的後遺癥。中國當年的刺激舉措為其國內和全球經濟活動提供了支撐,但同時也給自己留下了巨大的債務隱患。聯儲會的放鬆政策舉措在落後中國一段時間後如今勢在走到中國前面。那些關注聯儲會動態的觀察人士一點也不懷疑,受到聯儲會主席鮑威爾所說的延長美國經濟擴張勢頭的那種渴望的推動,美國即將會有多次降息之舉。聯儲會已經意識到,美國連續10年經濟擴張所面臨的主要風險已經不再是美國獨有,貿易層面的憂慮以及全球經濟成長所面臨的風險也已經有所加劇。全球經濟活動一旦出現任何反彈,人們可能都會將其歸功於聯儲會,畢竟美元依然是占據統治地位的全球性貨幣。但是同時,人們若是忽視中國央行所扮演的日益成熟的角色,那將會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兩國貨幣決策機構最終都會熱衷於同樣一件事,那就是中美兩國支持下的、反過來也將使兩國受益匪淺的全球經濟的持久成長。雖說創建一家世界央行的想法不大現實,但是只有當今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的貨幣決策機構力往一個方向使,全球經濟成長才會有最光明的前景。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是先覺者。(新增第二張圖表後的文字內容。Daniel Moss是重點關注亞洲經濟的彭博視點專欄作者。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或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原文標題One Tit-for-Tat Battle That China Shouldn’t Fight: Daniel Moss欲联系作者请洽: Daniel Moss 华盛顿 dmoss@bloomberg.net欲联系编辑请洽: Rachel Rosenthal rrosenthal21@bloomberg.net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早在聯儲會發出降息時代即將到來的信號之前很久,中國央行就已經在忙著擺弄它那個複雜貨幣政策儀表盤上的各種開關旋鈕了,目的就是要促進經濟成長。

中國央行2018年即已開始下調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而且自那以來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增加金融體系的流動性以促進放貸。政府同時也動用了財政手段,通過減稅和各種刺激措施來鼓勵消費者消費。

以往刺激舉措留下的遺患為中國眼下的謹慎行事風格提供了詮釋。政府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流動性的氾濫引發資產價格膨脹。眼下的放鬆政策之舉,目的是要緩沖而非逆轉當前的經濟增速放緩勢頭,沒有誰真的指望想要重新復制2000年代初的那種兩位數成長的輝煌。

如今聯儲會既已轉身,中國的這種姿態要與某些已開發國家和某些新興市場國家相比,似乎就算得上是徹頭徹尾的保守了。從馬尼拉到莫斯科,許多國家央行今年都已下調了利率;聯儲會和歐洲央行也已暗示會有更多相應舉措跟進。

中國是否會緊隨其後下調基準貸款利率眼下成了一個懸而不決的問題。手中握有眾多政策工具的中國央行傾向於不依靠一年期貸款利率來促進經濟成長,但是儘管有很多不同選擇,對於中國而言,堅持採取有節制的舉措仍不失為明智之舉。

只是將刺激閘門開啟一條縫的做法,表明中國已經意識到,其經濟體量較大、偏向老舊、出口不那麼占據主導地位的現狀一時之間還難以改變。未來幾年裡,季度GDP增幅更有可能是五點幾而不是過去幾年的六點幾,更不可能是2010年代初的七點幾。今年二季度,中國GDP同比成長6.2%,創出了將近30年來的最慢增速。經濟這種難以避免的逐步下滑勢頭還會進一步繼續下去。

自從2007年初實現了15%的GDP增幅以來,中國的經濟數據可以說是每況愈下,說起來這還真的讓人有點傷感。人們很容易忘記,當年很多人對中國有一個很大的訴求,那便是「再平衡」,換言之,就是要求中國不要一味將重點放在經濟的快速成長上,而是應當注重培養鼓勵消費者消費,著力解決巨額的債務。聽起來是不是很耳熟?

其實這一切中國全都做了,而且隨著其在世界經濟中比重的增加,它還發揮出了穩固全球經濟的應有作用。它敲響了大型經濟體的經濟成長警鍾,然而聽者卻是寥寥。中國眼下仍在苦苦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後的大水漫灌式刺激措施留下的後遺癥。中國當年的刺激舉措為其國內和全球經濟活動提供了支撐,但同時也給自己留下了巨大的債務隱患。

聯儲會的放鬆政策舉措在落後中國一段時間後如今勢在走到中國前面。那些關注聯儲會動態的觀察人士一點也不懷疑,受到聯儲會主席鮑威爾所說的延長美國經濟擴張勢頭的那種渴望的推動,美國即將會有多次降息之舉。聯儲會已經意識到,美國連續10年經濟擴張所面臨的主要風險已經不再是美國獨有,貿易層面的憂慮以及全球經濟成長所面臨的風險也已經有所加劇。

全球經濟活動一旦出現任何反彈,人們可能都會將其歸功於聯儲會,畢竟美元依然是占據統治地位的全球性貨幣。但是同時,人們若是忽視中國央行所扮演的日益成熟的角色,那將會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兩國貨幣決策機構最終都會熱衷於同樣一件事,那就是中美兩國支持下的、反過來也將使兩國受益匪淺的全球經濟的持久成長。

雖說創建一家世界央行的想法不大現實,但是只有當今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的貨幣決策機構力往一個方向使,全球經濟成長才會有最光明的前景。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是先覺者。

(新增第二張圖表後的文字內容。Daniel Moss是重點關注亞洲經濟的彭博視點專欄作者。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或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One Tit-for-Tat Battle That China Shouldn’t Fight: Daniel Moss

欲联系作者请洽: Daniel Moss 华盛顿 dmoss@bloomberg.net

欲联系编辑请洽: Rachel Rosenthal rrosenthal21@bloomberg.net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