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通膨已死」絕非定局 美國通膨率可能快速回升的五大理由

William C Dudley "Bill"
·4 分鐘文章

【彭博】-- 許多人認為,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的通膨「已死」,哪怕沒有「死」,也一定處於停滯的狀態。但這些人也許會倍感意外。

從官方預測和市場價格來看,很難看到任何對通膨過高的憂慮。根據聯儲會9月經濟預測總結報告,通膨率要等到2023年才會回到2%的目標。不同類別的美國國債殖利率暗示,投資者預計未來十年年度通膨率均值為1.9%--或者按照聯儲會偏好的衡量指標,為更低的1.6%。

毫無疑問,儘管出台了極端的貨幣政策刺激措施,但通膨率在很長時間內處於很低的水平。然而,堅信這一趨勢將會持續下去是否正確呢?筆者認為,通膨率可能出於多個原因比普遍觀點所認為的速度更快回升。

首先,根據聯儲會青睞的衡量指標(剔除食品和能源的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3、4月份新冠疫情的爆發令物價劇烈走低--幅度達到半個百分點。這遏制了同比通膨率。但是,2021年4月以後,較低的讀數將成為新的比較基準,同比通膨率也將躍升。

第二,有效的新冠疫苗推出後,到2021年下半年,人們便會恢復正常的消費形態。隨著需求的復甦,休閑和餐飲娛樂業--包括餐館、酒店和航空業--或可重新取得定價權。為了平衡需求與遭到疫情衝擊的供應,劇烈的物價增幅甚至是有必要的。部分行業因需求降低而價格走低,例如流媒體(Netflix)和視頻會議(Zoom)等,也不太可能完全將上述漲幅抵消。

第三,疫情的影響持續不散,企業將難以單靠同樣的人力和資本來增加產量,從而滿足需求的增加。危機結束後,資本不會向生產率最高的領域進行配置:很多的擴張項目和投資已經暫停,疫情後可能會涌現新的需求形態。同時,許多工人已經離開了受衝擊最嚴重的行業,令企業難以找到擴張所需的勞動力。例如餐館等一些企業將完全消失,滿足需求飆升的能力也將因此減弱。

第四,聯儲會調整了長期貨幣政策,將為更多的通膨留出空間。過去,不論通膨率從目標偏離多遠、多久,聯儲會都以2%為目標。現在,聯儲會想要通膨率達到2%的均值,意味著需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超過2%,來抵消過去十年間的持續低迷。

確切地來說,聯儲會官員已經表示,在就業可持續地實現最大化、通膨率達到2%且預計會在一段時間內溫和走高之前,不會上調短期利率。這意味著,直到他們預計通膨的上行是持續、大幅的,否則他們不太可能對通膨走高有任何的回應。

第五,政府通過增加開支的方式來支撐經濟的可能性比以前高得多。財政政策的信條已經發生改變:與其擔心聯邦債務壓力的加大,經濟學家當前認為,採取激進行動抵禦需求大幅下降的空間大得多了。因而,政府很可能不希望像2008年金融危機後那樣快速撤出財政刺激(該舉措導致經濟復甦十分緩慢、令人失望)。儘管如此,如果共和黨繼續掌控參議院,喬·拜登政府可能無法事事如願。

總而言之,大家不再擔心通膨的情況下,通膨才恰恰有可能構成更大的威脅。決策者想要提振通膨率。大部分家庭和企業不擔心這一風險。一旦疫情消退,便不再完全是下行風險。金融市場一邊倒地預計通膨率和利率都將維持低位,這樣的預期也給債券和股票價格提供了極大的支撐,一旦出現意外,影響可能十分重大。

(Bill Dudley是普林斯頓大學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學者。他曾在2009-2018年間擔任紐約聯儲銀行行長和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副主席。他曾任高盛首席美國經濟學家。本專欄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股東的觀點。)

原文標題Five Reasons to Worry About Faster U.S. Inflation: Bill Dudley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