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24,107.42
    -479.18 (-1.95%)
     
  • 國指

    9,760.24
    -195.22 (-1.96%)
     
  • 上證綜指

    3,224.53
    -48.19 (-1.47%)
     
  • 滬深300

    4,695.33
    -77.59 (-1.63%)
     
  • 美元

    7.7522
    +0.0011 (+0.01%)
     
  • 人民幣

    0.8627
    -0.0030 (-0.35%)
     
  • 道指

    26,501.60
    -157.51 (-0.59%)
     
  • 標普 500

    3,269.96
    -40.15 (-1.21%)
     
  • 納指

    10,911.59
    -274.00 (-2.45%)
     
  • 日圓

    0.0738
    -0.0000 (-0.05%)
     
  • 歐元

    9.0298
    -0.0188 (-0.21%)
     
  • 英鎊

    10.0400
    +0.0210 (+0.21%)
     
  • 紐約期油

    35.65
    -0.52 (-1.44%)
     
  • 金價

    1,877.60
    +9.60 (+0.51%)
     
  • Bitcoin

    13,518.87
    +220.02 (+1.65%)
     
  • CMC Crypto 200

    264.14
    +0.51 (+0.19%)
     

想買入道瓊斯藍籌股?不妨考慮美國運通

Motley Fool Staff
·5 分鐘文章

在當前的不明朗時期,尋求較低風險的投資者可能會將留意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以尋找大盤股。道瓊斯指數成立於1896年,是包含美國部分最大型企業的指標。然而,儘管道指包括幾隻大型FAANG股票,但其對工業及金融行業的許多經濟敏感業務的敞口過大。這些行業整體上較科技業落後,因為新冠肺炎導致的經濟弱勢對其有嚴重的打擊。

儘管如此,道瓊斯指數可能是尋找復蘇股票的理想地點。如我們在今年冬天或明年有更多資金刺激及疫苗面世,這些對經濟敏感的股票有望大幅回升。

基於以下原因,作為道指成份股之一的美國運通,是投資復蘇股的穩健之選。

美國運通具有防守性特質

與美國大型銀行不同,美國運通擁有獨特的商業模式,有助其免受嚴重經濟衰退的影響。這不是說美國運通可以獨善其身,而是在其差異化業務模式下,該公司在困難時期出現資本及流動性問題的機會比其他大型銀行少得多。

首先,美國運通是一家混合型企業。如其競爭對手Visa (NYSE:V)及萬事達卡 (NYSE:MA)一樣,美國運通從折扣卡收入或「刷卡」費用獲得收入。此外,該公司像傳統銀行一樣,可從貸款及信用卡結餘的淨利息收入中賺取收入。

當消費者支出下降,折扣收入自然亦會減少,但與貸款業務相比,這是一項有較多可變費用的更安全業務。幸而,美國運通只有約25%的收入來自貸款淨利息收入,其餘來自折扣收入、手續費及其他收入來源。

美國運通 (NYSE:AXP)

Q2 2020 (以百萬計)

增幅(YOY)

總收入佔比

折扣收入

$4,015

(39%)

52%

淨信用卡費用

$1,141

15%

15%

其他費用及佣金

$449

(46%)

6%

其他收益

$186

(46%)

2%

淨利息收入

$1,884

(9%)

25%

扣除利息開支的總收益

$7,675

(29%)

100%

資料來源:美國運通2020年第二季盈利簡報圖表由筆者編製。YOY = 按年計算。

另一防守性特質是,美國運通的特許經營權較傾向於富裕的優質客戶及商業客戶,而非其他信用卡公司鎖定的大眾市場客戶。因此,在經濟困難時期,美國運通的客戶群比其他發卡機構承受龐大貸款損失的機會較低。

在第二季,美國運通的貸款損失撥備為16億美元,遠低於分析師普遍預期的18.5億美元。因此,美國運通的每股盈利輕易超過預期,即使在本應是這次經濟衰退最惡劣的季度,甚至在許多傳統銀行均錄得淨虧損的情況下,美國運動依然有0.29美元的利潤。鑑於聯儲局訂立新派息規定,許多傳統銀行在今年稍後時間可能要削減派息,但美國運通並非在此規定的範圍之內。

最後,在第二季,長期股東巴菲特對其持有價值144億美元的美國運通股份分毫未碰。這一點是值得注意的,因為巴菲特已將拋售了大部分其他銀行股,可能是憂慮經濟長期低迷及銀行股削減股息。

上升空間

當然,在97美元的價位上,美國運通仍然較其2020年初138美元的高位回吐約30%。這意味著,待疫苗面世及經濟復蘇,美國運通的股票似乎仍有顯著的上行空間。

如上文所見,儘管美國運通業務以富裕客戶為主,但在疫情肆虐的這個季度,美國運通的客戶開支仍然大幅下降。這是因為美國運通的很大部分的客戶開支(約30%)來自爆發疫情前的旅行及娛樂行業。如未來幾個月疫苗面世,美國運通將會是折扣費用收入大幅反彈的不二之選。

此外,美國運通亦在手機、貸款服務及自動化領域推出一系列以科技為主的新發展計劃。最近,該公司同意收購專門從事小企業貸款的新時代金融科技公司Kabbage。再者,美國運通收購的並非Kabbage的貸款,而是其技術、數據、知識產權及客戶基礎。

美國運通的另一巨大潛在上行空間可能來自中國。今年6月,美國運通成為首家獲准在中國建立支付網絡的美國公司。如美國運通在中國的合資企業取得成功,考慮到中國14.4億人口、不斷提高的生活水平及相對較低的支付行業競爭,中國很可能是其未來一個遠更龐大的潛在市場。

道瓊斯指數中的重大風險回報

即使有如此龐大的風險回報,美國運通似乎仍很便宜,其股價僅為2019年疫情前盈利的12倍左右。基於美國運通的防守性特質、1.8%的穩健收益率、旅遊復蘇及中國經濟增長的上行機會,大盤股投資者不應忽視美國運通這隻可加入其投資組合的藍籌股。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