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5 小時 46 分鐘 開市

我人工$70,000 喺香港一世買唔起樓

職場

以下係我一個朋友的真實個案,係,係真有其事,一個在香港工作20幾年的中年人,仲要係專業人士,每月有 $70,000人工又如何,佢真係買唔起樓。以下我想分享我一個朋友的落錯車個案。

文:不覊

延伸閱讀:

由實習護理做起 90後少女儲經驗做護士

兩個搵錢專家 一個月入$15,000成功買樓 一個$4,000創業賺夠半退休

辛苦廿幾年得個桔

90年代香港某名牌大學畢業,係天子門生。我係一個專業人士,我唔想講自己做咩職業,因為,我啲同學、行家出來開檔都撈得掂,但我一直死守公營機構,每月出糧,安份守己,最終辛苦廿幾年,我係連一層樓都買唔起的。所以,我更加唔想講自己做邊範。

點解會咁?其實我都好想問點解。你都可以話係我無用,點解人哋撈得掂,你撈唔掂先?

90年代初出來社會工作,機會的確比而家啲後生仔女多,好易搵到工,我做咗幾年嘢就同拍拖多年的女朋友結婚。

我唔係富有人家,甚至可以話係草根出身,老豆老母好辛苦供我讀書,叫做讀書有成果款。細細個都已經好識諗,早熟的我好早就識咗個女朋友,大家都唔係玩玩吓,讀完書出來做嘢,好自然咪諗結婚囉。

當時真係覺得好幸福

我好記得我哋第一層樓響將軍澳,500呎細單位賣400萬。我太太係一個捱得之人,佢唔介意層樓細,只要一齊開心就好了。

記得當時自己真係幾幸福,雖然出來工作唔耐,好辛苦儲到少少錢做首期,一筆過揼落去,唔好忘記我仲要供養父母同細佬妹,當時心諗,只要一家人齊齊整整開開心心,日常生活搞得掂,又有乜所謂。

直至結婚無耐,太太有咗BB,我好想佢全職照顧屋企,於是叫佢唔好做嘢,我一個男人頂住頭家,無非想個小朋友成長得好啲。我太太雖然唔係咩專業人士,亦唔係搵好多錢,但如果出來工作,唔多唔少其實都可以幫補一下家庭開支,但左計右計,最終我都係決定要太太辭工做全職家庭主婦。

BB出世好想換大屋

見BB就快出世,間屋唔夠住,加上當時又升咗職加咗少少人工,於是好想樓換樓,買間大啲屋,一家人住得舒服啲。

可惜無耐就遇著金融風暴,層樓一跌只值 200萬,真係個心離一離。雖則話層樓自住,但見樓價一直跌,個心始終唔舒服﹐當時,BB仔又剛出世,升咗職工作量又大咗,責任又大咗,太太又辭咗職,當時壓力真係幾大。

雖然個心好想換樓,但當下咩都唔敢做咩都唔敢諗,只能死守。

只望黑暗日子快過去

好在守咗一段時間,樓價終於升返啲,多就無,去返200零300萬啦,但呢個時候,太太又意外有咗,第二名要出世,其實細屋仔真係相當唔夠住,果次真係把心一横要換樓了,點知,阿仔出世第二年,好記得係2003年,一個沙士又到,層樓跌到剩番百幾萬,人心惶惶,好在自己仲有份工在手,果時,又係咩都唔敢做,只望黑暗日子快啲過去。

先沽後租好蝕底

日子一天一天過,好在沙士終於消失了,我層樓樓價亦慢慢升返,層樓終於值返300零萬,雖然距離我當日入市都仲有段距離,但見自己啲積蓄儲到啲,加上真係好想換樓,於是,決定賣咗層樓,換間大屋。

我同太太唔想再住將軍澳,又睇中咗西九四小龍,決定重新開始新生活,但我係一個好驚死的人,唔係幾敢入市,於是租住先。當時月租萬零,我負擔得起。

份糧都係緊緊夠

點知樓價一路係咁升,仔女開始大,開支樣樣係錢,加上老豆老母年紀大,要住老人院﹐雖則有細佬妹,但我做大,當然要負擔大啲,七除八扣,有數得計,活在香港,十隻指頭要養,7萬蚊根本唔係錢,其實份糧都係緊緊夠。

我知自己係無用,錯失咗好多入市良機,只係真係唔太多人明白,一個中年人,上下夾心人,真係唔敢搏,終於,我到今日都仲未上返車,仲未買到樓。

人到中年,我其實唔知今世仲有冇機會買返層樓。

以上個案只能怪佢落錯車,其實收入方面絕對買到樓,不如睇另一個個案,月入$29,000一樣上唔到車!

文章授權:我做Marketing

我今個月升咗職做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人工加咗15%,有$29,000一個月。我好開心。

呢股開心嘅情緒衝昏咗我嘅頭腦,因為兩個星期前我萌起買樓嘅念頭。我開始去地產鋪睇下行情,上網做下資料搜集。自此,我由好開心,變得好唔開心。而廿幾年來,我對數字嘅一貫概念,亦第一次被完全扭曲。

當你稍為將首期、印花稅、每月供款做對比,你會知道$29,000原來「唔係錢」。辛苦工作6年儲到嘅50幾萬,原來都「唔係錢」。

「咁鬼叫你做媽劇停咩。」

Ok,呢一刻我承認,如果我想買樓,我唔應該入行做媽劇停,我真係明。

但喺呢幾年,我自覺都總算做得有啲成績。問題係就算我點努力、點力爭上游,每晚做到11點、星期六返埋工都好,呢啲根本唔會計算喺令你買到樓嘅因素內。

Not even 1%。

當我將最精壯嘅十幾年完全奉獻畀工作嘅時候,我又得到啲咩?胃痛、失眠定係瞓醒覺就check email嘅習慣?

「咁咪唔好買樓囉。」

而家樓價係歷史高位,我有眼睇,但明明上年又話已經係歷史高位?我有個大學同學上年懷著「燈蛾撲火」嘅心情喺屯門上車,而家佢層樓升咗15%。呢一刻,佢慶幸自己當時選擇咗孤注一擲。今年如果我選擇唔做燈蛾,咁下年我咪連火屑都見唔到?

我唔係想以買樓嚟證明啲咩,我只想擁有屬於自己嘅空間。你估個個星期六日出街行商場好得意?你估我想喺Starbucks同人爭位坐、同人爭電制用電腦?當而家行山同旺角一樣咁多人嘅時候,我只想有個獨立空間,離開公司、離開工作,一個星期放空、放鬆兩日,咁大把。

「咁你慳啲使,慢慢儲啦。」

點慳?返工帶飯?每日搭船過海?謝絕朋友飯局?用八達通自動增值,但用阿媽張信用卡找數?點解我搵$29,000都唔可以過我想過嘅生活?

我唔明。

我自覺唔算揮霍,兩年換一次iPhone、間唔中搭的士返工,有畀家用,亦會一年去一兩次旅行。有人話「唔好成日去日本旅行」就可以幫助上車,咁請問唔去幾多次日本先至夠錢?

我計過,應該係兩世。

如果你做兩世人都唔去日本旅行,就應該啱啱好喺粉嶺買到一層建築面積300呎嘅樓。由於我未知下世樓市如何,所以我選擇今世繼續去日本。

「咁你父母可唔可以幫下手呀。」

第一,我唔想。我29+1歲,父母59+1歲,我唔想要兩個退休人士粗心又出錢。我承認,我硬頸。

第二,我唔明。正值壯年、有工返嘅人買唔到樓,反而要年老、退咗休嘅人幫。邏輯上,講唔通。

「咁冇辦法,你又冇丁權。」

我同大部分男人一樣,下面有一條「丁」,但就係冇「權」。咁可以點?

認識一位朋友嘅朋友喺大埔有個「丁」,佢喺幅地上面起咗屬於自己嘅2,000呎大屋。結婚後就同老婆搬入去住。一段唔駛儲首期、唔駛畀錢租樓嘅情侶關係,究竟係點?我唔知,亦永遠都唔會知。因為一出世,我同佢彼此嘅「丁」就已經決定一切。

今次係我第一次升職而覺得唔開心。因為加咗人工令我「想得太多」,亦令我知道更多令人氣餒、令人睇唔到出路嘅現實。

讀過幾年前「月入3萬元的港人」嘅潮文,不知不覺,我已經成為當中嘅主角。唔同嘅係,當年嘅3萬同今時今日嘅3萬已經唔一樣。麥記最平嘅「超值套餐」要$24、的士起錶亦已經要$24,上次炒iPhone都仲要倒蝕$600。

點解要諗咁多嘢,咁辛苦。

突然之間,我唔想升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