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投資者迫切希望產油國減產

圖片來源:NICHOLAS LITTLE

石油市場正在與時間賽跑。

原定周一舉行的討論全球石油減產事宜的緊急峰會被推遲,這意味著產油國更有可能在這場競賽中落敗。隨著主要石油出口國沙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繼續針鋒相對,全球原油供應過剩局面正在擴大。

飛機停飛,街道上空無一人,工廠關閉。這些因素導致石油需求大幅下降。但在很多情況下,產油國並沒有減產。

投資者表示全球可能在僅僅幾個月內就會耗盡儲存空間,屆時將有多餘的石油無處存放。油輪在海上飄蕩,無處可去。與此同時,那些未來幾年共將有數千億美元債務到期的能源公司正開始申請破產。

在上述討論減產的峰會推遲後,全球油價基準布倫特原油周日晚間開盤跌約9%,至每桶31.05美元。分析師預計,近期油價還將繼續大幅波動,而且由於交易量有限,期貨合約開盤時的波幅往往更為劇烈。

許多交易員仍擔心,就算沙地和俄羅斯之間結束產量爭端,仍可能無法長期刺激油價。但投資者表示,如果沙地和俄羅斯價格戰休戰,至少可以遏制能源行業的螺旋式下降趨勢。作為化解不斷加劇的新冠病毒危機的初步措施,投資者迫切希望看到產油國大規模削減全球能源供應。

上周後期,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暗示沙地與俄羅斯的價格戰可能很快結束後,油價收復部分失地。石油輸出國組織(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簡稱:油組)的官員隨後呼籲周一召開會議,但由於沙地和俄羅斯之間存在分歧,而且美國公司不願作出減產承諾,該會議推後舉行,這可能令油價再度承壓。油組現定於周四開會。

投資公司VanEck負責自然資源股票策略的投資經理Shawn Reynolds說,他不準備增持能源資產。他已經把相關投資削減到他有史以來最低的配置水平。Reynolds表示,他希望先看到疫情明朗化和限產方面的更多細節,然後才會考慮再次增持。「停止互相殘殺吧,讓市場恢復一些理性吧。」他說:「否則大家都完了。」

布倫特原油期貨上周收於每桶34.11美元,上周二(2020年3月31日)一度跌至22.74美元,為2002年以來最低水平。上周二布倫特原油期貨結束了3月份的交易,當月累計下跌55%,創下自1988年以來的最大月度跌幅。

標普500指數能源類股第一季度重挫51%,創下自1989年有記錄以來各板塊最大季度跌幅。投資者還拋售了高收益能源債券,導致收益率大幅上漲,成為另一個令人沮喪的跡象。能源類股最近收復了部分失地,上周還是美國股市表現最佳的類股,成為交易員未來的關注焦點。

油市崩盤正在危及尼日利亞、委內瑞拉等產油國的經濟,這些國家沒有能力像沙地那樣提高產量。美國頁岩油企業亦面臨壓力。

總部位於丹佛的Whiting Petroleum Corp. (WPCO)上周申請了破產保護。雪佛龍公司(Chevron Co., CVX)、Diamondback Energy Inc. (FANG)等許多其他生產商都承諾要降低支出,這加劇了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威脅。部分企業甚至敦促德州監管機構減少該州的石油產量,這將是幾十年來的首次。

分析師表示,這些措施根本無法降低供應以滿足減少的需求。但它們確實標誌著必要的初始步驟。特朗普上周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和沙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通了電話,之後在上周五與美國能源行業高層會面,商討可能對石油行業提供的援助。

油組與俄羅斯之間的減產協議磋商上月在維也納宣告破裂後,投資者正期待各方迅速採取行動。

油組+聯盟的破裂令廉價石油大量湧入國際市場的形勢進一步惡化,鑑於旨在防控新冠疫情的旅行限制的實施,沒有誰能用得了這麼多石油。隨著分析師繼續計算有關燃油需求歷史性下降的數據,對石油日消耗量降幅的估計值不斷上升,達到數千萬桶。Janus Henderson Investors的能源行業分析師Noah Barrett表示:「我們得到的數據越多,石油使用量似乎就越少。」 Barrett說:「想要估算實在太難了。」

雪上加霜的是,分析師估計,全球約70%的商業和戰略原油庫存的儲存空間已經被填滿。交易員們表示,隨著企業試圖儲存石油、捱過此次危機,儲存空間可能很快就會被用完。這可能會迫使一些公司付錢給買家,讓他們拿走過剩的原油。如此可怕的可能性令生產商和決策者採取行動的壓力增大。

原奧巴馬政府能源顧問、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全球能源政策中心(Center on Global Energy Policy)創始主任Jason Bordoff表示:「緊迫感正在增強。在這場石油價格戰的懦夫博弈中,誰都不希望被看到先讓步……但我認為沒人對石油市場目前的情況感到滿意,包括沙地和俄羅斯。」

對沖基金和其他投機性投資者對於市場反彈極為謹慎。洲際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 Inc., ICE)的數據顯示,在截至3月24日的四周內,這些投資者押注布倫特原油價格上漲的淨頭寸減少了80%。這波油價跌勢中曾短暫出現過大幅反彈,但隨後油價再次下跌。

Herbert J. Sims & Co.高級副總裁Donald Morton表示:「當市場波動時,如同海嘯一樣。」Morton負責馬薩諸塞州黑弗里爾的一個交易部門。他有約40年的交易員從業經驗,只在20世紀90年代初第一次海灣戰爭期間才看到過如此劇烈的波動。他說:「天下大亂。」

部分分析師仍對油組和俄羅斯能否達成一項足以平衡供需的協議持懷疑態度。沙地是油組事實上的領導者,無論是基礎設施還是產能方面,該國在價格戰中都能比其他產油國堅持更久。隨著經濟更趨多元化,俄羅斯堅持這場戰鬥的時間也可能比其他許多國家更長。

許多美國能源公司亦被夾在中間,現在正疲於招架。

加皇資本市場(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Helima Croft表示,形勢惡化的速度之快令人震驚。過去幾個月她曾數次前往沙地,3月初,當沙地和俄羅斯未能就減產達成一致並導致持續約四年的聯盟破裂之際,她正在維也納。她表示,近距離觀察形勢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撰文:Amrith Ramkumar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日產-雷諾的疫情困局:賣不出汽車如何規劃未來?

英國首相約翰遜轉入ICU,授權外交大臣代行職責

美國將迎來疫情最嚴峻時刻

美國股票基金第一季度大跌24.6%

新加坡再推51億新元紓困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