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錢容易 覆水難收 聯儲會的正常化之路可能是「上刀山」

·3 分鐘文章

【彭博】-- 聯儲會正在逐漸接近一個漫長征程的起點,以實現與華盛頓和華爾街的關係正常化。

過去15個月,通過購買數萬億美元的債券,聯儲會為聯邦政府和投資者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幫助。而在本周為期兩天的關鍵政策會議上,它可能會開始有關縮減支持力度的初步討論。

即便如此,聯儲會傑羅姆·鮑威爾和他的同事們真正付諸實施可能還在數月之後。

讓華爾街和華盛頓戒掉聯儲會的慷慨並非易事。自新冠疫情去年3月進入美國以來,聯儲會已經吃進超過2.5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相當於承擔了同期聯邦政府一半的預算赤字。

再加上其購買了大約8,700 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導致金融市場著流動性氾濫,推動股市從疫情期低點上漲一倍

「這就像刀尖上跳舞,」前英國央行決策者Charles Goodhart如此評價聯儲會面臨的任務。「如果你做得不夠,你會發現通貨膨脹繼續加速。如果你做得太多,你就會陷入金融危機和衰退。」

聯儲會官員曾表示,他們希望看到在充分就業和2%通膨目標方面都取得實質性進展,然後開始縮減每月1,200億美元的資產購買。沒有人認為他們即將實現這一目標,儘管有些人已經要求開始減碼討論。

正如鮑威爾多次指出,就業人數仍遠低於大流行前的水平——根據5月就業報告,還缺大約760萬就業。而儘管通膨最近意外加速——5月CPI同比上漲5%——但鮑威爾和其他聯儲會官員認為這一上漲是暫時的,原因是經濟重新開放時出現的暫時瓶頸和去年同比基數較低。

「聯儲會干嘛要通過提前加息和打擊需求的方式來解決瓶頸驅動的通膨?」MacroPolicy Perspectives總裁Julia Coronado 6月14日發推特問道。

前聯儲會官員、現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工作的David Wilcox表示,相反,在多年通膨不達標之後,決策者會在縮減刺激力度方面寧可多一些耐心。

鮑威爾的職業生涯和前景也意味著耐心。2013年擔任聯儲會理事的時候,他與其他決策者力促時任主席本·伯南克撤回量化寬鬆,結果是金融市場發生「減碼風暴」。

明年2月,他自己的聯儲會主席任期將到期,鮑威爾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惹麻煩。

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David Folkerts-Landau等人在6月7日的報告中寫道:「雖然聯儲會是一個獨立機構,但其領導層——明年有待重新任命——並不能完全無視政府和民主黨國會的意見,而他們不希望轉向更加先發制人的政策立場。」

延伸閱讀:彭博調查預計聯儲會2023年加息 傑克遜霍爾會議或發出減碼暗示

上周接受彭博調查的經濟學家中,約四分之三的人預計聯儲會將在8月至年底之間宣布開始削減購買規模,三分之一的人預計要等到12月才會啟動。

不僅減碼的時間眾說紛紜,它的構成和節奏也是莫衷一是。

在房價飆升的情況下每月繼續購買4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聯儲會在內部和外部都面臨批評。副主席Randal Quarles上個月表示,聯儲會在減碼討論中「肯定」會考慮這個問題。

原文標題Fed Poised to Crawl Onto ‘Knife Edge’ to Rein In Record Largesse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