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3 小時 22 分鐘

政策變信仰不變 中國地方債務處置拖延術惠及城投債投資人

1 / 2

政策變信仰不變 中國地方債務處置拖延術惠及城投債投資人

【彭博】-- 過去十年間,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從拉動經濟成長的功臣,到需要被堵住的政府融資「後門」,經歷了伴隨經濟周期變化的若干輪政策收放,即便政府隱性債務風險正逐漸暴露,仍不乏投資人「信仰」堅定,認為其歷史使命未儘。本月以來,消息面傳來多項意在控制經濟下行期地方債務風險的舉措。上交所據稱放寬地方融資平台發行公司債借新還舊門檻,國開行據悉也在積極與江蘇鎮江、湖南湘潭等地商談化解地方債務。而僅僅在一年多前,地方政府卻還在不遺余力地與融資平台切割關係,迫使城投忙著轉型。這樣的政策切換歷史上已經發生了多次,雖然出手援助和劃清界限最終都意在化解風險,但危急時刻監管層身影的頻頻出現,仍是政府隱性擔保的有力佐證。「政策的周期性變化並不改變我們對城投價值的判斷,」有十多年中國固定收益投資經驗的上海添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經理羅顯志表示,「為當地從事土地開發、基建、棚戶區改造等功能業務的城投債,確實隱含廣義的政府信用,如果還需要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城投公司的功能就暫時不會消失。」羅顯志稱,從2008年城投債正式推出,十余年來「一直不曾對城投喪失信心」,他表示自己管理的幾只債券基金自去年11月建倉來年化殖利率均超過9%。自中國修改《預算法》並在2015年鋪開地方政府債發行後,市場一直關注城投會否像其他發債主體一樣出現違約,這種擔憂雖在去年因類城投的信用事件達到了頂峰,但之後半年來種種放鬆跡象,又再次削弱了政府不斷強調的不為城投背書的說法。國務院常務會議7月提出要保障平台公司合理融資需求,對必要的在建項目避免資金斷供,這極大修復了市場對於城投債的信心,推動中債AA評級5年期城投債與同期限國債信用利差大幅收縮,並在2月底降至2016年末來的最小。彭博匯總的數據顯示,中國境內城投債存量約7.4萬億元人民幣,其中約有創紀錄的1.3萬億元今年到期,另有境外存量超500億美元,如此規模龐大的市場還未出現1例違約,令投資人擔憂「道德風險」從未遠離。「至少今年來說,‘道德風險’又回來了,」高騰國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駐香港的固定收益主管Desmond How在採訪中表示,經濟在放緩,政府要避免系統性風險,不得不放鬆甚至是推翻之前的一些政策,但從長期來看,總有人最終得為這種拖延戰術買單。下沈資質海富通債券基金經理助理陸叢凡認為,這幾年雖然已經發行了很多地方債,但是不可能將城投債都置換,所以現在保持借新還舊的渠道暢通主要是保持一個再融資穩定,目前看,短期限的城投債可以下沈資質。陸叢凡認為,就目前的市場來說,城投發行的標準化產品比較安全,「畢竟這個一旦出事, 不管是對平台來講,還是區域性來說,影響都會比較大。」中國政府在2008年推出「四萬億」刺激計畫,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組建投融資平台發行債券,拓寬政府投資項目的融資渠道,但舉債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為了控制包括城投債在內的政府隱性債務規模的持續攀升,近些年來又採取了多種措施對其加以限制,包括禁止政府違規擔保、企業債務不得推給政府償還等。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穩妥處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但同時,也要妥善解決融資平台到期債務問題,不能搞「半拉子」工程。財政部長劉昆在周末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爭取9月底前將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3.08萬億元發行完畢以穩定投資。瑞銀資管(上海)投資經理樓超表示,中國政府短期內也不願意看到系統性風險的發生,但也需注意到這一輪救助的前提是不增加新的債務,也就是說更多是以化解為主,這可能是和過去不同的地方。彭博匯總的數據顯示,自下月起至2021年底,有約3.6萬億元的城投債到期。交銀國際首席策略師洪灝認為,「未來幾年,考慮到越來越多的城投債到期,政府支持力度料只會越來越大。」附表為歷年城投相關的主要政策沿革:(新增圖表。)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Yuling Yang Beijing yyang329@bloomberg.net;Qingqi She 上海 qshe@bloomberg.net;Carrie Hong 香港 chong61@bloomberg.net欲联系编辑请洽: Sharon Chen schen462@bloomberg.net, Helen Sun、周善琬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過去十年間,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從拉動經濟成長的功臣,到需要被堵住的政府融資「後門」,經歷了伴隨經濟周期變化的若干輪政策收放,即便政府隱性債務風險正逐漸暴露,仍不乏投資人「信仰」堅定,認為其歷史使命未儘。

本月以來,消息面傳來多項意在控制經濟下行期地方債務風險的舉措。上交所據稱放寬地方融資平台發行公司債借新還舊門檻,國開行據悉也在積極與江蘇鎮江、湖南湘潭等地商談化解地方債務。而僅僅在一年多前,地方政府卻還在不遺余力地與融資平台切割關係,迫使城投忙著轉型。這樣的政策切換歷史上已經發生了多次,雖然出手援助和劃清界限最終都意在化解風險,但危急時刻監管層身影的頻頻出現,仍是政府隱性擔保的有力佐證。

「政策的周期性變化並不改變我們對城投價值的判斷,」有十多年中國固定收益投資經驗的上海添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經理羅顯志表示,「為當地從事土地開發、基建、棚戶區改造等功能業務的城投債,確實隱含廣義的政府信用,如果還需要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城投公司的功能就暫時不會消失。」

羅顯志稱,從2008年城投債正式推出,十余年來「一直不曾對城投喪失信心」,他表示自己管理的幾只債券基金自去年11月建倉來年化殖利率均超過9%。

自中國修改《預算法》並在2015年鋪開地方政府債發行後,市場一直關注城投會否像其他發債主體一樣出現違約,這種擔憂雖在去年因類城投的信用事件達到了頂峰,但之後半年來種種放鬆跡象,又再次削弱了政府不斷強調的不為城投背書的說法。國務院常務會議7月提出要保障平台公司合理融資需求,對必要的在建項目避免資金斷供,這極大修復了市場對於城投債的信心,推動中債AA評級5年期城投債與同期限國債信用利差大幅收縮,並在2月底降至2016年末來的最小。

彭博匯總的數據顯示,中國境內城投債存量約7.4萬億元人民幣,其中約有創紀錄的1.3萬億元今年到期,另有境外存量超500億美元,如此規模龐大的市場還未出現1例違約,令投資人擔憂「道德風險」從未遠離。

「至少今年來說,‘道德風險’又回來了,」高騰國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駐香港的固定收益主管Desmond How在採訪中表示,經濟在放緩,政府要避免系統性風險,不得不放鬆甚至是推翻之前的一些政策,但從長期來看,總有人最終得為這種拖延戰術買單。

下沈資質

海富通債券基金經理助理陸叢凡認為,這幾年雖然已經發行了很多地方債,但是不可能將城投債都置換,所以現在保持借新還舊的渠道暢通主要是保持一個再融資穩定,目前看,短期限的城投債可以下沈資質。

陸叢凡認為,就目前的市場來說,城投發行的標準化產品比較安全,「畢竟這個一旦出事, 不管是對平台來講,還是區域性來說,影響都會比較大。」

中國政府在2008年推出「四萬億」刺激計畫,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組建投融資平台發行債券,拓寬政府投資項目的融資渠道,但舉債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為了控制包括城投債在內的政府隱性債務規模的持續攀升,近些年來又採取了多種措施對其加以限制,包括禁止政府違規擔保、企業債務不得推給政府償還等。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穩妥處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但同時,也要妥善解決融資平台到期債務問題,不能搞「半拉子」工程。財政部長劉昆在周末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爭取9月底前將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3.08萬億元發行完畢以穩定投資。

瑞銀資管(上海)投資經理樓超表示,中國政府短期內也不願意看到系統性風險的發生,但也需注意到這一輪救助的前提是不增加新的債務,也就是說更多是以化解為主,這可能是和過去不同的地方。

彭博匯總的數據顯示,自下月起至2021年底,有約3.6萬億元的城投債到期。交銀國際首席策略師洪灝認為,「未來幾年,考慮到越來越多的城投債到期,政府支持力度料只會越來越大。」

附表為歷年城投相關的主要政策沿革:

(新增圖表。)

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Yuling Yang Beijing yyang329@bloomberg.net;Qingqi She 上海 qshe@bloomberg.net;Carrie Hong 香港 chong61@bloomberg.net

欲联系编辑请洽: Sharon Chen schen462@bloomberg.net, Helen Sun、周善琬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