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21 分鐘 開市

【新聞點評】三宗捐款的政治風波

【新聞點評】三宗捐款的政治風波

人皆有惻隱之心,行善助人原是很單純的行為,但隨着人類社會愈趨複雜,做善事也愈來愈不簡單,處理不當隨時「好心做壞事」。近日就有3宗由「捐款」引發的政治風波,分別是中國捐助津巴布韋「懷疑落格」事件,網紅Ming仔「捐帛金」事件,以及香港人「罷捐」無國界醫生事件。

先講津巴布韋事件。眾所周知,中國近年大舉援助第三世界國家,每年數以千億元人民幣,變相透過錢「交朋友」,此舉在內地亦惹爭議,被民眾質疑「中國仍有很多人捱窮,政府卻拿公帑到非洲燒錢」。實際上,「金援外交」古今中外都存在,問題是中國被指「貼錢買難受」,欠缺成本效益,甚至有些國家「齋收銀,唔畀面」。

 

華金援津國疑遭「落格」

其中,位於非洲南部、擁有石油資源的津巴布韋,正是接收人民幣最多的國家之一,當地民間反華情緒卻持續高漲,許多人抗拒中國持續滲透該國的社會、經濟及政治;當地在野黨領袖早前明言,若然當選執政,將會「驅逐所有中國投資者」。

本周一,津巴布韋財長發表例行預算案報告,提及今年首三季,該國獲得1.94億美元外國援助,美國和英國是最大「善長仁翁」,分別捐資5000萬和4100萬美元,瑞典和日本亦捐出2800萬和1400萬美元,而中國的捐款只有363萬美元。翌日,中國駐津大使館罕有地主動發表聲明,指摘該份報告失實,強調期內中國向津國捐資1.36億美元,較報告數字高出40倍,差距極大。

事隔多日,這宗羅生門仍未獲得澄清,津國在野黨質疑當局有人把捐款「落格」;亦難怪中國大使館反應這麼大,除為「自證清白」,也由於若有國家「收完捐款不認數」,將令中國顏面盡失,並加劇國內民眾對「燒錢外交」的不滿。

Ming仔疏忽變「捐帛金」

至於KOL Ming仔事件,身為香港三大YouTuber之一,他自6月以來從未就反送中風波表態,如常只拍吃喝玩樂短片,早已遭部分粉絲譏他「活於平行時空」。及至本月初,TVB宣布明年將播出Ming仔主持的《一個人去旅行》節目,令他更受批評,所以上周六特意進行直播嘗試解畫,又表示會捐出「跟TVB合作酬勞的5倍以上」予支援抗爭者的機構。

可是風波並未平息,Ming仔先要粉絲提供相關機構名單,網民噓他缺乏誠意;接着他誤會「星火同盟」為勇武組織,衰多兩錢重;到他拍板捐款予星火,入數紙銀碼卻顯示100001港元,被指似「捐帛金」(通常只有做帛金才會在尾數加一元,避免「壞事成雙」)。結果他承認疏忽,並再一次捐錢,今次金額為100040元,總算有交代。

另一宗是無國界醫生(MSF)事件,事緣理工大學校園內的抗爭者自周日起被警方包圍,不少人受傷,更有醫護人員被拘捕。於是有市民要求MSF參與救援,但這家NGO一直拒絕,令很多人反感且「罷捐」。群情洶湧下,MSF在周二才派出4人團隊「象徵式」進入理大,仍被指too little too late。

先作「利申」:筆者向來支持的慈善機構是奧比斯(Orbis),未有定期捐款予MSF,雖有朋友在該機構工作,最近一年我沒與MSF或接近MSF人士有任何溝通,無任何為其「洗白」的意思。只是平情而論,MSF解釋在經過專業評估後,認為「香港社會各界提供的醫療資源與救援能力都是充足的」,故未參與救援,這並非全無道理。

無國界醫生拒施援捱轟

大家有目共睹,整場反修例風波以至理大衝突的主要問題不是醫療資源不足,而是警察涉嫌濫用暴力,阻礙救援,甚至拘捕醫護人員。根據MSF官網,該機構旨在「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香港抗爭者可算是「受武裝衝突影響」,但是否「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則存疑問。任何機構的資源都有限,MSF經評估後,若決定暫不在港出動,保留資源以備在更迫切情況下使用,亦屬無可厚非。

當然,有捐款人不滿也可理解,一來香港向來是MSF「捐款大戶」,以區區700多萬人彈丸之地,去年向該機構貢獻5.2億港元善款,按人均計算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瑞士。再者,以MSF的國際聲譽,若能豎起大旗,派大隊人馬穿起白袍走向理大,相信可對警方構成壓力,並引起更大國際關注。不過,這種政治角度的考慮未必符合該機構的專業判斷。

講到底,正如孟子所講「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行善助人原本很單純直接,惟人類社會愈來愈複雜,令這種原始行為跟現實結果未必完全匹配。舉例說,香港人不論捐款予MSF、Orbis或紅十字會,往往只是認可這些國際機構的「招牌」及大方向,未必會細閱機構章程及mission statement,以致有時出現期望落差。

就像人們若果捐款予MSF,通常是覺得「醫生救人,好偉大,值得支持」,但該機構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出動救援,又或者「香港人的捐款會用於哪裏」,恐怕大多數捐款者都不甚了了,所以今次香港本地發生危機之際MSF未有出動,便惹起軒然大波。

慈善機構和捐款者雙方皆要與時並進,適應這個時代。NGO須加強理念傳遞及公關處理,不可一味只顧收錢,甚或要像股票基金「篩選捐款人」,確保大家理念一致。捐款者亦不可奉旨「捐錢就係老闆」或者「只出錢不出心」,有責任了解機構使命,並作適切配置。例如支持全球人道援助工作的,大可繼續捐助MSF;若想支持抗爭者,則可考慮星火等本地機構,又或者兩者都捐。今時今日做捐款人,並非出錢就完事,還要好像管理股票組合般用些心思,在新時代做一個good donor。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