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2 小時 31 分鐘 開市
  • 恒指

    18,814.82
    -626.36 (-3.22%)
     
  • 國指

    6,432.95
    -220.00 (-3.31%)
     
  • 上證綜指

    3,199.62
    -12.91 (-0.40%)
     
  • 道指

    33,597.92
    +1.58 (+0.00%)
     
  • 標普 500

    3,933.92
    -7.34 (-0.19%)
     
  • 納指

    10,958.55
    -56.34 (-0.51%)
     
  • Vix指數

    22.68
    +0.51 (+2.30%)
     
  • 富時100

    7,489.19
    -32.20 (-0.43%)
     
  • 紐約期油

    72.40
    -1.85 (-2.49%)
     
  • 金價

    1,799.00
    +1.00 (+0.06%)
     
  • 美元

    7.7904
    +0.0168 (+0.22%)
     
  • 人民幣

    0.8941
    -0.0052 (-0.58%)
     
  • 日圓

    0.0569
    +0.0004 (+0.62%)
     
  • 歐元

    8.1861
    +0.0495 (+0.61%)
     
  • Bitcoin

    16,855.15
    -127.94 (-0.75%)
     
  • CMC Crypto 200

    394.86
    -7.18 (-1.79%)
     

【新聞點評】世界盃第33隊:中國

海信集團寫有「中國第一」的廣告牌,在今屆世界盃的賽場上隨處可見。(新華社圖片)
海信集團寫有「中國第一」的廣告牌,在今屆世界盃的賽場上隨處可見。(新華社圖片)

世界盃又爆大冷,繼沙地阿拉伯反勝阿根廷後,日本亦「絕殺」德國。中國「小粉紅」球迷們心情頗為微妙,一方面見證世界球壇「東升西降」,亞洲球隊擊倒南美和歐洲巨人,同時卻令「國足」更加自慚形穢。惟從商業角度看,中國可算是決賽周32支隊伍以外的「隱藏球隊」,不但為卡塔爾承建大量球場及設施,還有海信、萬達、蒙牛(02319)和vivo等4家企業扮演主要贊助商,超越美國企業成為第一大「金主」;縱無緣落場競技,有份「出錢」也是一種貢獻。

微博和知乎昨日No.1熱門話題並非「疫情反彈」,也不是「鄭州富士康工潮」,而是「世界盃小組賽德國爆冷1:2不敵日本,如何評價本場比賽?」這除關乎「維穩」因素,亦顯示該場比賽確實在內地引起極大關注。事關德國身為傳統班霸,曾經四奪世界盃冠軍(僅次於五度封王的巴西),被視為今屆大熱門之一,豈料被日本清脆利落技術性擊倒,加上此前沙地阿拉伯輕取擁有「球王」美斯的阿根廷,令全世界球迷驚嘆亞洲足球水準突飛猛進,距離歐洲和南美或已不太遠。

海信萬達 廣告搶眼

然而,卡塔爾賽事熱火朝天,這邊廂中國則冷冷清清,事關「國足」再一次未能打入決賽周,已是連續第五屆飲恨(歷史上唯一一次亮相是2002年日韓世界盃),難免令中國球迷再三慨嘆「14億人大國,為何踢波不入流」。

中國雖無份落場踢波,在今屆世界盃仍充滿「存在感」。這幾日大家透過電視直播,相信都看到綠茵場四邊有很多中文字廣告牌,包括最搶眼的「中國第一,世界第二」八隻大字,該款廣告來自中國家電巨擘、電視機龍頭海信集團(Hisense)。據國際調研機構AVC Revo上周公布,海信今年截至10月份電視機出貨量達1960萬部,僅次於南韓Samsung(3320萬部),「中一世二」實至名歸。

值得留意,有別於很多中國品牌,海信標榜「物美」多於「價廉」,主打優質畫面及智能技術,其電視機售價跟Samsung、Sony差距不大,可在國際市場上爭一日之長短,去年已經成為美國和日本第二暢銷電視機品牌。被譽為「家電界華為」,海信亦代表着中國經濟從「廉價工廠」升級到「高端品牌」的一個方向。

另一矚目中文廣告來自萬達集團,其標語為「歡迎到訪萬達度假村」。不少人疑惑,眼下內房行業水深火熱,萬達為何還有錢在世界盃大賣廣告?查實萬達嚴格上已不算「地產商」,早於2017年以632億元人民幣,把大批資產打包賣予融創(01918)和富力(02777),隨後專注經營商場及輕資產度假村業務,現在看來可謂「執番身彩」;反觀原本扮演「白武士」的融創和富力近月已相繼債務違約、長期停牌。

再加上蒙牛和vivo,今屆世界盃合共有4家中國企業擔任主要贊助商。據營銷數據公司GlobalData統計,該4家華企合計付出13.95億美元贊助費,超越了可口可樂、Visa等美國企業(總贊助費約11億美元),成為本屆賽事第一大「金主」。

「出錢」贊助之餘,中國在今屆世界盃也「出力」不少。例如將會上演決賽大戰的盧塞爾運動場(Lusail Stadium),正是由中鐵建(01186)承建,該場館的LED照明系統來自深圳洲明科技(300232.SZ),為所有場館及設施供電的太陽能系統則由中國電建(601669.SH)負責。還有接載球員、職員和球迷的1500輛電動巴士,全部來自鄭州宇通客車(600066.SH)。

如果形容中國是今屆決賽周32強以外的第33支「隱藏球隊」,並不為過。當然,中國球迷依然希望看到「國足」落場競技。下屆2026年世界盃將由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聯合主辦,賽制將大改革,決賽周名額由32個大增至48個,亞洲區由5.5個加到8個,中國理論上有更大機會爭取入圍。

但翻查國際足協最新排名榜,中國目前在亞洲區排11位,落後於伊朗、日本、南韓、澳洲、卡塔爾、沙地阿拉伯、伊拉克、阿聯酋、阿曼和烏茲別克。換言之,「國足」須再加把勁,方可爭奪下屆世界盃的亞洲區8個名額。

聯賽停擺 球技生疏

不巧的是,新冠疫情及「動態清零」導致中超聯賽斷斷續續停擺接近3年,內房危機亦拖累多支球隊「冇糧出」,現已有6支中超隊伍面臨解散。與此同時,各階梯青年軍、少年隊、校隊長期「停賽」兼「停操」,勢必影響中國足球長遠接班形勢。

須知道,中國足球亟待急起直追,方有機會躋身亞洲前列水準。惟現在世界各地球賽如火如荼,中國球員卻「半掛靴」,不但未能進步,反如逆水行舟,被拋離得愈來愈遠。足球員「當打期」非常短暫,一般僅10年左右。下屆世界盃外圍賽將於明年開鑼,屆時中國球員已因疫情荒廢接近4年,面對沙地、伊朗、日本、南韓等強隊,未上陣恐已「腳軟」。為今之計,中國不妨借鑑卡塔爾,斥重金爭取2030年世界盃主辦權,起碼是有得亮相決賽周的最快捷徑。

高天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