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新聞點評】「一國二點五制」示範區

筆者自去年起提出「喜茶論」,指以深圳為首的中國軟實力建基於經濟基礎逐漸提升,吸引香港95後、00後這些新世代周末北上夜蒲、飲喜茶、玩抖音,將可促成「人心回歸」。可惜一條「送中」條例,觸碰了香港人最敏感之司法獨立底線,讓新世代變成抗爭世代。無論如何,中央周日公布《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可看出很多大方向並無改變,這壇大計非關什麼「深圳取代香港」,相反其實對香港屬於利好,整體意義更加遠超「大灣區」範圍,關乎新中國70年歷史發展新方向,不可等閒視之。

該《意見》之發布恰逢香港「反送中」抗爭激烈,甚至盛傳解放軍出動平暴之際,所以很多人覺得是代表中央「力撐深圳,放棄香港」,但此看法似乎低估了中央國策的層次。

實際上,早於7月2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深改委)第九次會議,便已審議了該份《意見》初稿,之後經過國務院部委豐富內容及敲定細節,在剛過去的周日正式公開發布。

若硬要從香港本地政治狹窄角度看,則可見該《意見》初稿7月在深改委審議時,官方並無提及任何與香港有關的內容;至於周日正式公布的文件,涉港內容卻不少,包括「豐富『一國兩制』事業新實踐」,促進深港金融市場互聯互通與基金產品互認,加快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建設,以及「不斷增強港澳同胞的認同感和凝聚力」等等,起碼顯示,儘管「反送中」運動從7月到8月愈演愈烈,但「阿爺」仍未放棄這個逆子,亦暫未打算取消「一國兩制」。

五大重點 僅半項涉經濟

整體而言,看待這壇大計,不但應該超出狹隘的「深港之爭」,甚至也超乎「大灣區」,更重要是關乎新中國70年歷史發展新方向。

須注意,中央今次給深圳的頭銜,並非什麼「經濟示範區」或「自貿試驗區」,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再者,該《意見》五大重點內容「高質量發展高地」、「法治城市示範」、「城市文明典範」、「民生幸福標杆」及「可持續發展先鋒」,只有半項關於經濟,其餘全部聚焦於法治、社會、民生,甚至民主建設。

上述五瓣均屬大搞作,值得深入分析、持續跟進,不是幾篇文章可以講完。姑摘三項富新意內容,一是關於法治:「全面提升法治建設水準,用法治規範政府和市場邊界,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國際一流法治化營商環境」;二是民主:「在黨的領導下擴大人民有序政治參與,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建設」;三是地方立法權:「在遵循憲法和法律、行政法規基本原則前提下,允許深圳立足改革創新實踐需要,根據授權對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作變通規定。」

可以說,中央高層十分清醒,深知中國經濟及社會發展若要再上台階,除了硬實力以外,在法治、文明、社會制度、政治參與等軟實力層面的短板亦必須補足。

近年內地左風甚盛,很多人悲觀地覺得中國會走回閉關自守、獨裁人治的老路,而今次《意見》則顯示,中央仍堅持及主動追求法治、文明、開放等價值觀,並有其自己一套計劃,只是箇中內容(例如所謂「民主」仍只是一黨專政之下「民主協商制度」)、步伐與路線未必符合所有人期望。

拓軟實力 遠超深港之爭

至於選擇深圳作「先行示範區」,一來比起政治中樞北京和金融中樞上海,深圳的容錯空間較大,萬一「先行」有偏差也不致對全國影響太大;二來深圳在地理上位處南端,很多「先行」措施較易設立界線(筆者估計,其中一項將是局部開放「合法翻牆權」);三來深圳既是內地最國際化、最接軌世界的城市,也是最年輕(人口平均年齡32.5歲)、最具可塑性的一個大城市。

回到所謂「深港之爭」範疇,其實早已沒什麼好爭。據中國移動(00941)大數據技術統計,深圳常住人口達2200萬人,超過香港接近兩倍,兩者不在同一量級,卻皆背靠「粵港澳」腹地逾1.2億人口。此外,深圳的工業、科技及港口發展一早拋離香港,後者拍馬難追;另方面,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環球資產配置樞紐、人民幣離岸中心地位,暫時非深圳可以取代,而長遠即使被深圳或上海替代,也未必是世界末日。

或者這樣看,深圳若真能建成理想的「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具有高水平法治和文明,以及相對自由空間,屆時香港就算屈居「大灣區」二線城市,其實也不會太差;相反,倘深圳身為中國最國際化及先進城市,其法治和文明水平在今後幾十年未能進步,甚至倒退,那麼香港繼續做「大灣區一哥」又如何,恐只是「矮子裏拔將軍」,毫不值得高興。

中期而言,中國可能存在「一國二點五制」:境內現有社會主義制度、深圳特區先行「新式社會主義制度」、港澳台資本主義制度。某程度上,深圳的「示範對象」將包括香港以至台灣。筆者的「喜茶論」依然成立,假若這個示範區反映並引領中國軟實力(包括法治、文明、娛樂、潮流文化)快速進步,人心回歸自然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