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新聞點評】李小加曲線救港

港交所(00388)忽然宣布擬斥296億英鎊(約2867億港元)併購倫敦交易所(LSE),這宗「世紀大刁」充滿話題,在內地也掀起熱議。觀乎微信金融業群組、股票論壇昨日反應,內地朋友對這單刁表現雀躍,且視為有助人民幣國際化,又覺得香港作為對外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始終無可替代。某程度上,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可算「曲線救港」。篇幅所限,茲從六個角度點評:

一、成事機會:倫交所今年股價已漲逾70%,而港交所的出價再有22.9%溢價,儘管僅約兩成半以現金支付,其餘都靠「印公仔紙」(發行新股),但預料獲LSE股東接納機會不低,關鍵在於英國及歐洲監管當局的審批。2016年3月,德意志交易所(DBG)曾嘗試以類似方式併購LSE,當時對後者估值僅約110億英鎊,可是此項收購獲雙方股東會批准後,最終被歐盟委員會以防止壟斷理由否決。今次戲碼是亞洲的港交所向歐洲的倫交所提親,容或壟斷疑慮較低,卻牽涉兩地意識形態、監管規則以至政治體制的差異(下文另述)。

二、股東角度:比起港交所現價市盈率33倍,LSE目前市盈率高達53倍,加上22.9%溢價,即便七成半作價以「公仔紙」支付,亦堪稱昂貴。至於併購可能帶來的戰略意義、協同效益,比起現兜兜的現金支出及股份攤薄,就有點虛無縹緲。正如港交所在2012年以13.88億英鎊收購倫敦金屬交易所(LME),迄今尚未交出理想成績表。暫時來看,這單刁對於港交所小股東略偏利淡,李小加若想說服股東批准,相信要再發揮其三寸不爛之舌。

三、刁中有刁:不少論者已留意到,LSE本身也有一單大刁正在進行,今年7月宣布擬以270億美元估值,從黑石集團手上收購全球最大金融資訊公司Refinitiv(前身為Thomson Reuters的金融及風險部門),正待監管機構審批。Refinitiv現時在全球190個國家為逾4萬客戶提供服務,在今後大數據、FinTech、高頻交易、智能交易時代,被視為潛力巨大。但為免交易太過複雜,港交所落實今次聯姻三大前提之一(其餘為獲股東及監管機構批准),是要求LSE股東否決對Refinitiv收購,或讓該宗收購在今年底前「壽終正寢」(終止、過期、被撤回或不再進行)。

四、監管因素:港交所和LSE本身股權結構皆高度分散,前者第一大股東是特區政府,持股約6%,後者第一大股東為持股10.3%的卡塔爾投資局。倘今次併購成功,卡塔爾和港府將分別持有合併後集團約4%和3.5%股權。

不過,港交所現為「同股不同權」上市公司,受《證券及期貨條例》規管,根據該條例,港府不管手持多少股權,都有權委任港交所主席人選以及最多8名董事;在原董事馬雪征上月底病逝前,港交所共有13名董事,除了李小加外,6人由政府委任,6人由股東選出。藉此「特權」機制,港府即使只持股港交所6%,卻很大程度掌控該交易所之發展方向,確保其配合本港及國家利益。

問題在於,併購完成後,港府是否仍能透過《證券及期貨條例》,享有對合併後集團之話事權,從而亦間接掌控LSE?英國當局對此有何態度?這些國際問題十分複雜,畢竟涉及「紐倫港」兩大國際交易所地位,要有高度智慧去拆解及協調。

可望與倫交所「強強互補」

五、國家利益:正如李小加指出,這宗「世紀聯姻」具有多項重大戰略意義。從全球層面看,一來可促成跨時區、跨洲域、跨幣種之融資交易平台,有利各地商界、企業及投資者;二來港交所現時在股票、衍生產品、IPO市場首屈一指,但固定收益及貨幣市場一直是弱項,而LSE恰好相反,兩者合併可望「強強互補」,創造額外價值。

單獨對中國而言,今次併購更加格外利好。就像不少內地金融業界精英、學者昨日在微信群組指出,首先有利於中國企業走出去融資以及接軌國際,例如更便捷地在國際市場發行股票、債券及其他金融產品。此外,中國近年力推人民幣國際化,可是現時仍局限於貿易結算領域,一條腿走路,而今次聯姻有利於推動人民幣金融產品真正走向國際平台,屬必行之路。更宏觀來看,正值中美經貿矛盾持續,全世界對於中國將繼續開放抑或倒退封閉不無顧慮,一旦港英兩大交易所結盟,有助中國更緊密地擁抱國際體系,屬佳兆。

香港政治緊綁英歐利益

六、香港利益:這單刁除了讓內地人再次認識到本港對於國家之重要價值、在國際上的特殊地位,同時亦等於讓西方社會今後在香港持有更多stakes。試想像,當港交所和LSE「結婚」,香港和英國金融市場進一步融合,甚至港府可能間接掌控LSE,屆時本港社會和政治上很多事情都會更加牽動英國利益,英國政府將更大條道理去關注香港事務。舉例說,日後港府若再研究戒嚴或者引用《緊急法》以限制人員、資金和資訊流通,就不但關乎本港金融市場,也影響英國和歐洲市場,英歐當局自必更加着緊。

講到底,香港特區作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首先必然跟國家利益緊緊綑綁,而在「一國兩制」基礎上,特區愈是緊密地融入國際市場,在國際舞台上擁有愈重要地位,就愈有好處及愈是安全。當然,融入國際有多種玩法,像一些政客游說美國訂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難免會激嬲「阿爺」,相反如李小加推動「世紀聯姻」,既為國家立功,又能鞏固本港國際地位,堪稱「曲線救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