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21,996.89
    -422.08 (-1.88%)
     
  • 國指

    7,694.64
    -199.12 (-2.52%)
     
  • 上證綜指

    3,361.52
    -47.69 (-1.40%)
     
  • 道指

    30,946.99
    -491.31 (-1.56%)
     
  • 標普 500

    3,821.55
    -78.56 (-2.01%)
     
  • 納指

    11,181.54
    -343.06 (-2.98%)
     
  • Vix指數

    28.64
    +1.69 (+6.27%)
     
  • 富時100

    7,319.39
    -4.02 (-0.05%)
     
  • 紐約期油

    113.20
    +1.44 (+1.29%)
     
  • 金價

    1,827.20
    +6.00 (+0.33%)
     
  • 美元

    7.8473
    -0.0000 (-0.00%)
     
  • 人民幣

    0.8518
    -0.0004 (-0.05%)
     
  • 日圓

    0.0573
    -0.0003 (-0.59%)
     
  • 歐元

    8.2562
    -0.0478 (-0.58%)
     
  • Bitcoin

    20,104.87
    -934.98 (-4.44%)
     
  • CMC Crypto 200

    434.22
    -15.85 (-3.52%)
     

【新聞點評】海南雞飯危機的啟示

近日馬來西亞暫停活雞出口,導致新加坡「國菜」海南雞飯陷入無雞可用的困境。(彭博資料圖片)
近日馬來西亞暫停活雞出口,導致新加坡「國菜」海南雞飯陷入無雞可用的困境。(彭博資料圖片)

正當香港人哀嘆珍寶海鮮舫「沉輪」南海,那邊廂新加坡不少朋友為了海南雞飯呼天搶地,事關獅城鄰國馬來西亞務求穩定本地雞價,暫停活雞出口,頓時導致新加坡「國菜」無新鮮雞可烹。與此同時,俄烏戰爭重創全球家禽及飼料供應,令「雞荒」在世界各地蔓延,美國快餐店亦被迫停售雞翼,這恐怕只是糧食危機冰山一角。在新加坡、美國這些富裕國家,缺少某類食材最多換換口味,但對於窮國可能是生死存亡。

新加坡的海南雞飯遠近馳名,據說起源於1936年從海南島赴當地謀生的王義元,他最初在街頭擺賣瓊島名菜「文昌雞飯」,後來因應星洲雞種特色及當地人口味,逐漸調整烹煮及調味手法,獨樹一幟且大受歡迎。正因王義元來自海南,他炮製的新式雞飯就被稱為「海南雞飯」。

大馬停供活雞 星洲國菜堪虞

文昌雞與海南雞的其中一個最大分別,在於前者「蒸熟」,後者則先用熱湯「浸熟」,再放進冰水冷卻10至20分鐘。所以海南雞雞肉口感比較濕潤清爽,再配上來自魚露、酸柑、椰糖等醬料的酸甜口味,在氣候炎熱的新加坡特別開胃,難怪會被奉為「國菜」,非常有地道特色。

海南雞飯烹調方式看似簡單,但除了「浸雞」熱湯講求獨門秘方,另一大竅門是要選用「活雞」炮製方可突出鮮味。不過新加坡面積(729平方公里)比香港(1114平方公里)更小,沒什麼空間養雞,其活雞一直依靠鄰邦馬來西亞供應。可是馬國本月起暫停活雞出口,頓時令獅城陷入「海南雞飯危機」。

馬來西亞雖屬養雞大國,每星期生產多達6000萬隻家禽,但當地同時也是「食雞大國」,食法比星洲更多元化,海南雞、咖喱雞、麻油雞、仁當雞、印度烤雞等雞肉料理大行其道,幾乎「無雞不歡」。扣除本地消耗後,馬國僅剩約15%活雞可供出口。

此外,馬來西亞本身並不盛產玉米,故養雞飼料長期依賴進口。偏逢全球第四大玉米出口國烏克蘭遭俄羅斯(第五大出口國)入侵,國際玉米期貨價格自年初至今漲逾30%,加上能源及物流成本飆升,導致馬國平均每公斤雞肉批發價格,由去年底約9林吉特,到今年4月份已升至接近16林吉特,創史上新高。當地政府曾於2月試行「限購令」兼「限價令」,把雞肉零售價上限訂於8.9林吉特,但這致使雞農及雞販「賣一隻蝕一隻」,反而進一步打擊供應。最後當局決定放開價格管制,同時暫停出口,優先滿足本地需求。

另一邊廂,身為「養雞第一大國」的美國近日亦面臨「雞荒」,麥當勞、KFC、Wingstop等連鎖快餐店相繼局部暫停或減少供應雞肉類產品。儘管美國「雞源充足」,卻如同石油和天然氣,國際雞肉及玉米市場早已全球一體化,俄烏戰爭明顯打擊家禽養殖,疊加極端氣候、禽流感等額外因素,美國國內雞價也難免搶高。據美國農業部(USDA)統計,該國平均每公斤雞肉批發價格由去年11月約2.3美元,目前升至3.7美元,短短半年累漲逾60%。當地快餐店集團未必「無雞可賣」,惟要不「硬食」成本上漲,要不就大幅加價,恐會打亂價格體系,所以最後被迫調整餐牌,冀可捱過這輪「雞荒」。

饑荒人口激增 植物肉成出路

相對來說,像新加坡、美國、香港這些發達經濟體,缺少某類食材最多暫時轉換口味,例如買不到活雞,改食雪藏雞肉也可飽肚,相信未至於上演大規模糧食短缺。然而對於窮困的發展中國家,隨着小麥、稻米等主糧價格猛漲,民眾面對的可能是生死存亡。

據聯合國最新統計,去年全球有1.93億人口已經陷入饑荒(extreme hunger),按年增加達4000萬人或26%,估計今年會進一步增至2.4億人。世界經濟及科技持續進步,捱餓人口竟然愈來愈多,實令人惆悵。

在此形勢下,發達國家亦無法獨善其身。舉例說,發展中國家倘發生大規模饑荒,有機會引爆地緣政治動盪,繼而擾亂環球供應鏈,令通脹壓力火上加油。為人為己,富國居民須更珍惜食物,例如每周多吃素食,促進能量轉化效率,減少碳排放,近年新興的「人造植物肉」是一個考慮。但願有朝一日,「植物肉」色香味不遜活雞鮮肉,甚至可用來烹製海南雞飯,那就是地球及人類之福。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