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義烏公安vs全國公安

·4 分鐘文章
義烏公安vs全國公安

怪事年年有,近年特別多。浙江義烏市公安局日前發表〈致全國各地公安機關的一封信〉(下簡稱〈一封信〉),呼籲各地公安不要對當地銀行賬戶「選擇性執法」。事緣中央政府嚴打外滙流失,身為外貿重鎮的義烏首當其衝,被視為「假貿易」走資黑洞,因此各地公安做足120%,每見有銀行戶口跟義烏來往便動輒凍結,令當地商戶叫苦連天。今次由地方公安向「全國」提出異議,非常罕見,或反映義烏經濟陷入絕境。

〈一封信〉自上周起在微博及微信瘋傳,由於實在罕見,很多人都懷疑是否fake news謠言,不過就連官方中新社也有報道,而浙江義烏當局一直未有「闢謠」。及至昨日,義烏市委宣傳部終於回應,無否認該信存在,亦沒就內容澄清,僅稱「這封公開信並非官方管道發布的資訊」。《經濟觀察報》引述「知情人士」表示,這封信由義烏公安局內部擬定,收信對象為全國各地公安同僚,嚴格上確實不算「官方管道發布的資訊」,但此說法變相等於證實該信不是偽造。

籲同袍諒解 勿選擇性執法

據〈一封信〉指出,義烏是國際聞名的小商品市場,有2萬多名常駐外商,屬典型外貿城市,2016年更獲國務院批准建設「國際貿易試驗區」。不過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對義烏外貿行業帶來極大影響,當地業界嘗試把外貿生意「內貿化」,收取貨款「以人民幣結算為主」,「而與之相關的外國客商習慣通過地下錢莊支付結算貨款,義烏經營戶在收付貨款管道選擇裏,沒有主導權。」

〈一封信〉續稱,近來「電訊網絡詐騙案件犯罪團夥與地下錢莊勾結,結合更緊密進行洗錢,將詐騙贓款直接變現成貨款轉給經營戶進行洗白,造成義烏經營戶銀行賬戶被全國各地公安機關凍結情況頻發,讓經營戶的生產經營活動雪上加霜……給義烏經濟和社會穩定造成極大影響,並發生了多次群體性信訪、鬧訪事件」。

因此,該信呼籲各地公安充分理解義烏外貿行業情況,不要「過度執法」及「選擇性執法」,且揚言會把其他公安機關的不當執法行為,「上報相關部門,由主辦方承擔相應執法活動的責任。」

據華東地區外貿業界人士指出,〈一封信〉裏提到大批跟義烏相關的銀行賬戶被凍結情況屬實,但比起該信提到的電訊詐騙和洗黑錢問題,最大原因其實是中央嚴打外滙流失,義烏被視為「假貿易走資」最大黑洞之一,首當其衝。然而因遏制外滙流失屬中央國策,義烏公安不敢「說三道四」,故用較婉轉的提法。

義烏乃中國小商品貿易重鎮,以往慣用「三來一補」模式,從海外進口原材料及零部件,經製造及加工後再向海外出口,所以既有外滙輸出,也有外滙收入,大致平衡(更有創滙貢獻)。惟如〈一封信〉指出,義烏業界自疫情後轉型「內貿化」,繼續向海外採購原材料及零部件,部分產品則改為內銷,意味着收取人民幣,卻要對外支付外滙。

上述轉型為「假貿易」提供了掩護,例如有廠商聲稱要進口一批塑膠原料,向外管局申請把1000萬元人民幣兌為美元,變相把資金轉移境外,可是該批原料可能只值500萬元人民幣,額外款項就等於非法走資。

嚴打走資 當地經濟陷絕境

與此同時,亦如〈一封信〉所講,外貿業界透過地下錢莊收賬和付賬早已不是秘密。所以義烏商界跟地下錢莊熟稔,部分害群之馬在疫潮期間生意慘淡,遂勾結地下錢莊,憑其外貿公司地位及人脈,為第三方提供「假貿易」走資服務,助長外滙流失。

以上種種,令義烏商界近來聲名很壞。據估計,各地公安響應中央嚴打外滙流失,為政治正確做足120%,「不怕一萬,最怕萬一」,每見有銀行戶口跟義烏來往便動輒凍結。結果像〈一封信〉所形容,導致義烏經濟雪上加霜,連累影響正規商戶的經營。

無論如何,今次由地方公安向「全國」同僚提出異議,實屬罕見。這或反映義烏經濟陷入絕境,〈一封信〉亦指出,對當地「經濟和社會穩定造成極大影響」,頻爆群體信訪、鬧訪事件,在各方面都就快撐不住,方才出此下策,懇求各地公安兄弟「高抬貴手」。且看此事鬧大之後,義烏會否收到「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