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4 小時 34 分鐘 開市

【新聞點評】譚仔難救丸龜

【新聞點評】譚仔難救丸龜

日本最大麵店集團、丸龜製麵母公司東利多(Toridoll)兩年前豪擲21億港元收購「譚仔米線」(包括譚仔三哥),一舉攻佔本港米線市場七成江山,但此項收購能否為東利多帶來理想回報?據該日本公司昨天公布2019財政年度業績,純利意外倒退94%,遠遜預期,拖累股價急瀉20%,市值蒸發200億日圓(約14.3億港元),相當於4000萬碗譚仔米線(以每碗35元計)。其業績失色原來與譚仔有關,不過這反而證明東利多押注海外市場的方向正確。

若看Top Line(營業額),東利多的業績其實相當靚仔,營業額達1450億日圓,按年上升24.5%,增速創逾7年新高(前兩年增幅分別只有6.5%和14.5%);箇中關鍵源於譚仔貢獻的海外業務收入按年躍升1.9倍,達到302億日圓(約21.6億港元)。

海外業務勁 惟減值拖累

進一步細看,東利多期內的香港地區營業額為220.5億日圓(約15.8億港元),大增5.5倍(主要因為譚仔業務在2018年財政年度尚未完全入賬)。該集團在香港的生意包括106家譚仔和譚仔三哥分店,以及11家丸龜製麵分店。

從Top Line看十分省鏡,東利多的Bottom Line卻非常醜樣,期內純利僅2.67億日圓(約1900萬港元),不但按年倒退94%,亦較該公司此前純利指引(31億日圓)低91%,令投資者大失所望,難怪昨日股價插水20%。

日本市場疲弱兼難請人

總體而言,東利多今次業績失色有兩大原因。首先是撇開海外業務,其主要品牌「丸龜製麵」期內營業額下降0.5%,至899億日圓,分部利潤更下跌11%,至124億日圓。其業績報告解釋, 日本市場現時仍深受高齡化、少子化困擾,消費和餐飲市道長期疲軟,加以丸龜是當地最大拉麵店集團,擁有超過1000家分店,早已面臨飽和,進一步增長空間有限。

與此同時,正如筆者此前在〈城巴車禍與日本7-11〉一文指出,日本最新失業率僅2.4%,比香港(2.8%)更低,景氣似乎很好,但並非源於經濟擴張,而是基於少子化導致勞動力供應不斷萎縮,現在就連當地很多7-11便利店,亦因請不夠店員,被迫取消24小時營業模式。丸龜面臨同樣問題,況且拉麵店比便利店更加labor-intensive,又無法縮短營業時間,唯有不斷調升時薪以聘請足夠人手,但因餐飲市道疲軟,未能輕易向食客加價,只能自己「硬食」成本,導致集團利潤倒退逾一成。

另一大原因,在於東利多期內錄得減值損失36.3億日圓(上年度僅為1.98億日圓)。換句話說,若非減值損失擴大,東利多期內純利大概只倒退約兩成,而不是94%,同時亦會優於此前盈利指引(31億日圓)。按其業績報告解釋,主要是根據國際會計基準(IFRS),對本地和海外店舖等資產進行估值,從而得出減值結果。

據估計,東利多兩年前斥21億港元收購譚仔(包括譚仔三哥),但後者逾100家分店絕大部分為租賃,固定資產其實有限,今次高價收購難免造成可觀的無形商譽資產,需定期估值以及攤銷減值;或許日本人性格保守,寧願一次過大幅減值。

進軍東南亞助母企脫困

無論如何,這份最新業績再次證明東利多押注海外的方向正確,皆因日本業務面臨市場飽和及勞動力萎縮兩大「死症」,很難期望有旺盛增長動力,倘能維持不大幅倒退已算萬幸;因此只有拓展海外以及引進新品牌,方可望為股東創造增長。

話說回來,不少人以為丸龜製麵歷史悠久,但其實創辦於1995年,即平成七年,只不過憑着企業化營運得以快速擴張,母公司東利多亦於2006年成為上市公司。

據了解,東利多內部對於2017年收購譚仔一役十分滿意,現在食髓知味,打算在海外市場物色更多同類收購機會。同時,該集團擬推動譚仔大事擴張,包括在「大灣區」和東南亞市場開設連鎖分店,把「譚仔style」發揚光大,預料可能會比日式拉麵更加切合當地人口味。一句到尾,譚仔無助於解救丸龜製麵這個品牌的困境,卻有機會挽救其母公司東利多,讓該集團踏進令和年代後,在國際市場闖開另一番光景。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