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新聞點評】香港股市平行時空

【新聞點評】香港股市平行時空

中環人這幾日恍如陷入平行時空,一方面警察在沙田中文大學大肆對付示威者,亦於中環街頭大放催淚彈,連一眾西裝友和OL也舉傘抗爭,全城烽火連天;但午飯過後,中環人回到辦公室,卻又看到阿里巴巴快將完成在港第二上市,料成今年全球最大新股集資(直至沙地阿美下月IPO),恰好反映香港金融市場有幾「離地」及堅固。

事實上,香港只要繼續有網絡接駁、資訊自由、獨立司法及公正執法,令企業和投資者雙方保持信心,哪管本地經濟衰退,至少仍可維持金融中心地位,繼續為國出力;所以能摧毀這個地位的,其實只有特區政府自己。

網絡時代 癱中環難攬炒

不妨先從最壞情況設想,若有一個國際大魔頭,誓要打沉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有什麼方法做到?方法固然不缺,例如發射核彈,或者炸毀發電廠,以及潛入海底割斷光纖電纜等等,但這些都是國家級軍隊才做到的事情,手持自製汽油彈和磚頭的暴徒,即使能透過堵路導致中環人「被罷工」,港交所(00388)以及各大金融機構基本上早有emergency plan,包括分散多地的數據中心和備份系統,絕大部分員工可以home office遙控辦公。

多位中環金融業朋友向筆者表示,部分「連登仔」的金融知識有所不足,以為癱瘓中環便可挾持香港金融市場,藉此實現攬炒。

然而實際上,自從全面電子化及網絡化之後,金融市場逐漸成為離地雲端系統,連裝飾性大於實用性的港交所交易大堂,亦已於兩年前關閉,現在只要有順暢網絡接駁,莫說trader可透過VPN遙距交易,甚至毋須親身留港,大可在泰國芭提雅一邊曬太陽,一邊做交易。

淚煙燃彈 無損制度優勢

至於負責做刁的投行人和律師,也沒規定非得要在中環某個地方傾生意,必要時更可像《賭神》陳金城,租艘船出海慢慢傾。當然,「IPO無紙化」尚未實現,Printer(印刷商)依然必須,不過,已沒幾家Printer公司在中環,何況面對數以億元生意之時,做刁人不難想出辦法找到替代品。

葉問話齋,「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錯嘅瞓低,企喺度就係啱」;做刁都是兩個字,得同咳(cut),一單刁最終若能完成,就證明過程中所有問題都不是問題。放大到整個金融中心,哪管催淚彈和汽油彈滿天,如果弄妥一宗舉世矚目的巨額新股集資,代表這個中心仍能運作、發揮基本作用之終極證明。

惟本地市面撲之不滅的騷亂始終帶來風險,企管人、金融人、律師等在街上移動期間,隨時被危及人身安全。因此還要問一個問題,世上有股票交易所的地方不少,企業和投資者有何必要冒着烽火,在香港進行融資活動?

坦白說,並無「必要」,只不過較諸其他市場,香港這個金融中心目前仍具有一些優勢。例如比起歐美地區(尤其在經貿糾紛之後),香港市場在法制及投資者結構上,對內地企業的友善度和認受度較高;另方面,相對上海與深圳,香港不但勝在資本流通程度高,能為國家在不開放資本管制之下籌集外滙,其本身的普通法、司法獨立、資訊自由基礎,亦更能獲得國際投資者信任。

政府取態 大孖沙最憂心

職是之故,儘管街上暴徒手執汽油彈和磚頭的畫面令人驚慄,並對市民人身安全構成威脅,一個文明地區政府麾下的警隊自該依法應對;不過真正能摧毀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除了國家級軍隊,便是特區政府自己,例如無論多倚重警察,都不應容許他們失控濫暴,甚至對司法獨立施加壓力,讓國際投資者對香港法制失去信心,覺得香港跟深圳或上海差不多;又或者實施網絡管理,限制記者採訪新聞自由,令投資者難再相信官商勾結、侵害私產、商業造假等行為會獲得充分監督與制衡,屆時亦自然會離棄香港。觀乎當局近半年來展現的低度智慧,如何讓人繼續看好香港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