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施永青錯了?

.

今日經濟圈在瘋傳C觀點的一篇文章,說所謂「黃色經濟圈」,一點也不經濟。

施永青的理據是,認為「黃色經濟圈」只是「抗爭者用中共慣用的手法來對付中共」,如果「處理個人經濟問題時也要考慮政治利益,個人的利益就只好被犧牲」。

C觀點舉出了一個例子,有一天黃絲去食飯,為了政治理念,而要多花30分鐘去較遠的黃店光顧,當中「沒有帶來額外的增益」,最終亦會因為政治先於美食,令本港美食退化。

此外,因為黃店要租藍舖,有些也要用到大陸的原材料,所以「黃色經濟圈」根本不可能自給自足。

筆者不是說全沒道理(至少「顏色經濟圈」現實是很難自給自足),而是從經濟學上來說,以他所舉出的佛利民、海耶克來說,就肯定得不到他的結論。

首先去不去一間餐廳食飯,最後還是要看邊際價值和成本,即是消費者認為要去一間較遠的餐廳食飯,可以有什麼價值,而這種價值,會不會大於你的成本。如果你一早經常去那間店的,邊際價值通常都較低,若然前往的成本很大,就算是黃店,你也不一定會去幫襯。

人類行為都有個「價」,而政治立場,其實跟一般明星效應一樣,理論上都係non-price factor,可能影響到你在任何價位上的消費行為(影響整條消費曲線)。舉個例,如果有人係施永青fans,而前往中原買樓,但明明對家有較好的帳面價位,那麼,「施永青」三個字其實就係一個品牌,同樣是non-price factor,因為喜歡「施永青」去光顧中原,其實是合乎經濟學的。

再者,經濟學上只講價值,「好食」只是價值的其中一項因素,簡單一點說,筆者也同意「黃色經濟圈可能會令本港美食退化」,但「好唔好食」,未必能夠延伸至後市問題。如果有一日,有外國遊客也因為政治立場而來港光顧食店(不論藍黃,其實同建制派議員去幫襯藍店一樣),其實不會不經濟的,正如你去柏林圍牆參觀,「政治」就是價值所在。

至於施永青以海耶克和佛利民為例子,筆者更加不明所以了。海耶克很看重自發性秩序(spontaneous order),問題是在資訊流通的社會,以政治立場行先消費的這種做法,是否自發,還是背後有人用武力,逼迫消費者去消費?在香港,似乎不是的,正如沒有人在背後,逼你去幫襯海底撈,而是你自發想食,而市場最終亦會提供給你相應的產品。

但又是否有人逼迫你去經營黃店呢?如果你藍就「裝修」,這種做法的確是有問題,筆者也不太認同的,但如果單純因為消費者擁護某種價值,由錢包去選擇,而你只是不想擁護而失去某種市場,那就不是逼迫了。

.

其實海底撈與內地其他傳統中菜集團的關係,就是很好的例子,市場希望標準化服務,而傳統中菜不認同海底撈的做法,那麼,吸納不到海底撈的消費者,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消費者手上的錢,有交易的自由,也是佛利民Free to Choose(並非Freedom to Choose,施生可能一時手誤打錯)想說的。

如果某種價值沒有需求,你卻去做(例如明知奢侈品在香港沒生意照做),即使如此也可以合乎經濟,因為你的價值預期,也可以大於成本。

Free to Choose與the road to serfdom,兩本都是通俗書,前者寫的,就是機會平等,不要共產式的平等(equality outcome),後者其實只是提出一些綱領,要到《致命的自負》才見真章(複雜的則要讀《自由憲章》)。

目前來看,單純以個人消費選擇導向的倡議,很難談得上不經濟,施永青真的錯了。

不過老施大可放心,根據觀察,樓市暫時不會有「經濟圈」,但就算有,相信price factor會緊要得多。

===============

精選資訊網站「中環街市」  臉書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