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欣慰與驚慌:見證封城前最後離開武漢的列車

在武漢的一座主要的火車站內,一名戴口罩的旅客在查看手機,此時官方正準備封鎖這座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 圖片來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當太陽升起時,武漢街道上擠滿了趕往火車站的行人,他們不想被困在這座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的城市。

火車站的候車大廳裡擠滿了成千上萬的旅客,政府宣布關閉離漢通道,這是最新推出的措施,以遏制新型致命冠狀病毒疫情蔓延;據信該病毒發源於武漢一個街市。這些旅客有的靜靜地坐著,有的一邊吃一邊聊著天,有的聽說封城的消息後驚慌失措地衝了過去。

現年31歲的Gong Xiang說:「我現在要不走,就走不了了。」她的腳下是幾小時前剛剛打包好的布製行李袋。她是一名倉庫經理,她說凌晨3點得知離漢通道將關閉的消息後,就立即訂了上午9點去邯鄲的火車票。邯鄲是中國河北省的一個城市,她有親戚在當地。

隔離這麼大的一座城市可謂史無前例。武漢地處長江中游,沿河兩岸分佈著密集的高樓大廈,該市是中國第八大城市,規模超過洛杉磯,常住人口達1,100萬。

Gong坐在她56歲的父親旁邊。她說,如果他們繼續呆在這場疫情的中心,她擔心父親的健康會出問題。她表示官員們本周才披露病毒可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他們已經對政府失去信任。

她說,他們不誠實,等了幾個星期才告訴我們老百姓,一旦政府開始封鎖出口,誰有勇氣留下來?她預計當人們早上醒來得知要封鎖武漢,會出現一波憤怒和恐慌。

上午8點半,火車站的20個人工售票窗口中,有兩個關閉,其餘售票窗口都開著,至少有15個人在排隊買票。那些有幸換到票或買到票的人拖著行李箱和包袋奔向主入口。

有些人還是來遲了。20歲的Deng Qianling坐在售票廳的窗台上,手拿著一個紙質購物袋,裏面是她早上胡亂塞進去的衣服。她說一位朋友在早上7點叫醒了她,得知要封鎖武漢後,她匆匆上了地鐵。當她試圖把中午的票換成更早的票時,她手機上的訂票平台顯示,回老家襄陽的票一張也沒有了。襄陽位於武漢偏西北180英里處。

Deng的職業是服務員,她指著自己的手機說道:「我下了床,跑了出去。」過去一個小時她一直試圖改簽,但沒有成功。她說:「所有的票都賣完了。」

Deng的其他家人,包括她的姐姐,已經回到襄陽準備過年;春節假期從周五正式開始。Deng說,她害怕這種病毒,希望離開武漢去找家人。現在,她試圖安慰自己是恐懼過頭了。「沒必要擔心,」她聲音顫抖地說,」只要沒被感染,你就算走運的。」

在距離封城最後期限還有一個小時的時候,恐慌感開始顯現。十數架警車在車站的一側排成一列,數十名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在外面列隊站立。一輛黑色裝甲警車和一輛較小的警用廂型車停在人工售票櫃窗口前守衛。

警察開始檢查旅客的票,出發時間上午10點以後的旅客被擋了回去。身著綠色冬裝的武警筆挺地站著,看著最後一刻湧入車站的旅客。

一名被拒絕進站並被告知去售票櫃檯退票的女子沮喪地喊道:「什麼關閉?什麼關閉?我沒聽說過。」另一個人喊道:「如果我們買不到新票怎麼辦?那怎麼辦?」

車站內則驚人得安靜。上午9點左右,人們靜靜地走上火車,像逃離一場危機的難民一樣擠滿了車廂。當G512次列車駛出車站、開始向五個半小時車程外的北京進發時,車廂內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幾名旅客與親戚通了電話,解釋計劃突然改變的原因。G512是武漢「封城」前最後離開該市的列車之一。

一名女子表示:「我一走進去,後面的門就關上了。」她既欣慰又慌張地重複著這句話。

撰文:Shan Li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促使更多中國城市關閉出城通道

中國面臨一場耗資巨大的銀行業清理行動

疫情籠罩下的中國:居民恐慌性搶購,社交媒體傳言四起

欣慰與驚慌:見證封城前最後離開武漢的列車

武漢下令關閉離漢通道,暫停公共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