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8,293.38
    +461.05 (+2.59%)
     
  • 國指

    6,532.63
    +160.85 (+2.52%)
     
  • 上證綜指

    2,971.29
    +0.91 (+0.03%)
     
  • 滬深300

    3,472.40
    +4.23 (+0.12%)
     
  • 美元

    7.8073
    +0.0006 (+0.01%)
     
  • 人民幣

    0.9281
    -0.0010 (-0.11%)
     
  • 道指

    40,000.90
    +247.15 (+0.62%)
     
  • 標普 500

    5,615.35
    +30.81 (+0.55%)
     
  • 納指

    18,398.45
    +115.04 (+0.63%)
     
  • 日圓

    0.0492
    +0.0003 (+0.65%)
     
  • 歐元

    8.5131
    +0.0305 (+0.36%)
     
  • 英鎊

    10.1380
    +0.0580 (+0.58%)
     
  • 紐約期油

    82.18
    -0.44 (-0.53%)
     
  • 金價

    2,416.00
    -5.90 (-0.24%)
     
  • Bitcoin

    59,402.96
    +1,648.53 (+2.85%)
     
  • CMC Crypto 200

    1,232.75
    +34.18 (+2.85%)
     

【欲言不止】年輕人如長倉認購證

【欲言不止】年輕人如長倉認購證

上周寫到有些行業架構強迫管理層每年賭博,才能維持競爭優勢。長期持有這些行業的股票或資產,最大風險就是「獵犬終需山上喪」,最終企業甚至整個行業日落西山。有群組朋友說,這個道理有一個更顯淺的比喻。

回報結構隨年齡改變

年輕人有如長倉認購證。無論是考中學文憑試,還是參加電視台選秀節目,年輕人付出成本有限,但如果考進大學「神科」,或者成為選秀冠軍,回報就很大了。20餘歲初進職場的回報架構還是如此。跑到天涯海角擴展業務,成功了就是實際功績,失敗了也可以回來香港總部再等機會。長倉認購證,最多輸掉期權金,一旦成功卻可賺取幾倍回報,回報架構也是相類似。

成為中層主管之後,回報架構卻會慢慢演化成簡單的正股長倉。做好了新項目,固然有一定回報,但若果失敗就會賠上名聲,影響接下幾年的發展。假如行業本身有先天限制,管理層再努力也不會有爆炸性增長,項目即使成功也只能維持公司實力,失敗卻會賠得大。這就變成了贏少輸多的短倉認沽證。因此,愈高層心態愈保守,甚至變成了「少做少錯,唔做唔錯」,其實源於回報結構轉變。

坊間以不同框架歸納股票板塊,其實也離不開這個道理。科技界的員工爭取收取公司股票,就是因為行業高風險、高回報,如果公司攻堅成功,手上股票就以倍數增值。就算失敗了,輸的也是過去部分工資,是典型的長倉認講。投資科技股也是同樣心態,而且員工只能服務一間公司,投資者卻可以同時買入一籃子科技股,風險反而有所對沖。

公用股增長有限,難以想像幾年後股票到手時候,股價會大升幾倍。不少員工也未必太在意拿公司股票。除非公司提供認股折扣,員工的認購價較巿價低,則還是值得累積。以折讓價入巿,當然就是投資傳統板塊的不二法門,但除非是深懂這類行業,否則大部分投資者還是知易行難。不過,在穩定行業工作了20年,就算公司股價沒有大升浪,一方面每年累積股數,一方面股價漸升,手上的員工持股總價值也不會低。

廣告

穩定現金流可消化風險

集中投資在高增長行業,和員工共享榮枯,成果更快出現,當然吸引投資者。不過,科企員工除了股票之外,每月還領到工資,只要仍然相信公司願景,員工的投資期可以是「直到本人退休」。

科技股基金也往往在基金文件列明不派息,因此也可以等。機械人後年或大後年應巿,對長遠回報影響有限。

然而,資金的最終擁有人就必須顧及具體責任。家族辦公室和個人投資者也許期望資金能維持生活質素,大學研發基金就需要支援教授和研究員薪金等開支,每年都有大致固定的現金支出。全倉科技股,變成了賬面資產龐大,現金流卻稀少,每年要提取現金就不容易了。

個人投資者只要還在工作,工資就是現金流。家族辦公室的原來業務或已式微,也許資本累積到遠超工資或中小企盈利的規模,就需要建立現金流了。

穩定現金流可以消化風險,輸了也不會影響大局。《不倒燈塔》裏的建議是八成資本建立現金流,兩成慎選兩三個風險倉,就是意識到風險倉就算是正股,行業架構也往往類似長倉認購,可以贏得漂亮,惟也有輸掉的風險。

作者為安泓投資的投資總監,亦為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客席副教授。他為《信報》/信網撰文,與讀者分享投資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