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沽空機構搶錢定維權 只有一線之隔

Wendy So

南方能源(SEHK:1573)早前被沽空機構Emerson Analytics指控誇大收入,報告稱南方能源在2013至2018年把收入誇大了5倍,主席及股東亦涉嫌用不當手段獲得融資。南方能源第一時間出來反駁指控,可惜無補於事,股票復牌後急瀉92%,市值即時蒸發58.6億元,此次狙擊威力驚人。在周一股價繼續插水。

沽空機構搵食模式是怎樣的?

「現代版」沽空機構於2010年代開始活躍

沽空歷史悠久,絕非新事,但現代版的沽空機構多了社交媒體和程式交易作工具,比以前更「快狠準」,威力跟「古代版」的沽空狙擊不能同日而語。

自從2010年起美股大牛市,造就了適當的環境,令沽空機構蜂擁而出。近年不少過江龍已飄洋過海到香港搵食,除了以上的Emerson Analytics 及 Muddy Waters,安踏 (SEHK:2020)在今年5月底也被殺人鯨 (Blue Orca Capital) 狙擊,還有較早前指控長和 (SEHK:1)隱藏債務的GMT。

沽空機構一般以「維權」作切入點

沽空機構的作業模式都差不多,大部份都是以Activist居之,為維護小股東利益而監察上市公司的管治水平,並揭露任何不當的行為,沽空搵錢只是by the way (順便)。

而事實上,史上最有名的幾項沽空追狙擊都是跟公司欺騙股東有關。2015年 Citron Research指控美國Valeant Pharmaceuticals自製分公司扮客戶,偽造銷售收入數字;重點是Valeant業務當時雖然如日方中,但形象惡劣,被認為利用囤積大量專利然後狂加藥價獲暴利,Citron追擊Valeant絕對有「為正義而戰」的味道。 不過,上得山多終遇虎, 2016年,Citron被香港證監裁定在沽空恆大 (SEHK:3333)報告中存在欺詐行為,屬虛假指控並具誤導性,判5年内禁止在香港買賣證券,同時需歸還160萬之獲利。

「搶錢」和「維權」界線在哪裏

不排除沽空機構的初心,可能真的是維權。但如果行為涉及以下幾點,那就是搶錢無疑了:

  1. 沽空報告裏的數據不實
  2. 傳出虛構的負面消息
  3. 發出沽空報告前利用衍生工具或落假盤製造市場假象

證監會否就以上對沽空機構作出制裁,最後要看證據,而最棘手的,是關乎公司管治水平的指控,往往有多重灰色地帶。人的天性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令被狙擊的公司處於較不利的一方。

小投資者可用沽空報告作參考

對於小投資者,如果剛巧買中被狙擊的股票,而公司又真的沒有還擊的實力,就只能嘆一句倒楣。在此之外,這些沽空報告是非常值得細閱的。無論沽空機構的動機是什麼,如果報告有根有據,言之有物,投資者再把目標公司的回應一併客觀分析,往往會獲得許多寶貴的資訊。

所以,沽空機構的存在絶不是壞事。說到底,真金不怕紅爐火,看李澤鉅如何回應GMT就意會到:「我哋財報成本電話簿咁厚,要讀多啲書先睇得明。」

More reading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Wendy So(筆名)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