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4 小時 19 分鐘 開市

澳大利亞選舉投票在即 四個經濟信號亮起紅燈

Michael Heath、Garfield Reynolds
1 / 4

澳大利亞選舉投票在即 四個經濟信號亮起紅燈

【彭博】-- 無論誰在本周末贏得澳大利亞選舉,都將面臨一項艱巨的挑戰:讓一個創下最長持續成長記錄的經濟體保持這股勢頭 。這個南半球國家最近錄得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疲弱的六個月,招聘熱潮正顯現出降溫的跡象--這是民意調查顯示周六選舉投票將造成政府更迭的關鍵原因。正如比爾·柯林頓的競選經理James Carville在這位前美國總統大獲成功的選戰期間說的那樣,關鍵在「經濟,傻瓜」。然而在澳大利亞競選期間,聯盟政府受到就業兩年成長和大宗商品價格高企的提振,得以宣揚預算預計將回歸盈餘,以此來暗示經濟方面一切安好。與此同時,反對黨工黨則在這個話題上保持低調,以保持選民對其社會政策優勢的關注。現實世界中的選民感受到了經濟的脆弱性,特別是在就業市場。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即使失業率下降,工資仍然保持低迷。除此之外,日益惡化的貿易戰威脅著澳大利亞繁榮發展的主要來源:中國。如果工黨獲勝,眼下的狀況對該黨來說並不陌生。他們幾乎總是在艱難時期或者情勢即將惡化時重新掌權: 高夫·惠特拉姆在1973年石油危機之前上台;鮑勃·霍克在1983年出現雙底衰退之後掌權;陸克文 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而現在,全球和國內經濟都是危機四伏。對於澳大利亞央行而言,一切都關乎就業。以下的圖表顯示了為何市場和經濟學家預計在新政府上台第一年,央行將需要至少降息兩次來為經濟注入強心劑。澳大利亞國民銀行的就業指數是其月度商業調查的一部分,它既預示了過去兩年就業熱潮的開始,也持續反映了這一趨勢。該指數跌落至2016年初以來的最低水平,或強烈預示著勞動力市場即將調頭下行。信心和就業有點像愛情和婚姻--他們傳統上如同馬和馬車。但近年來並非如此:招聘激增未能緩解背負著創紀錄新高債務、且面臨工資停滯的澳大利亞家庭的焦慮情緒。通常情況下,澳大利亞人利用房地產增加槓桿,然後通過房價上漲和工資成長來消除債務。正如信心指數所反映的那樣,這種做法不再奏效了。產能利用率衡量一個經濟體有多接近企業必須提高平均生產成本才能提高產出的狀態。如上圖所示,這個指標的下降有可能預示著就業市場疲軟--這意味著預計有足夠的需求支持在設備和人員上增加投入的企業數量減少。最大的擔憂是經濟成長快速減速尚未傳導到就業數據。就業通常是滯後指標。2018年下半年國內生產毛額年化成長率從上半年幾乎炙熱的4%下滑至1%(這是所公佈的最近的數據)。若勞動力市場也出現類似的減速,經濟畫面就很難看了。祝下一屆政府好運。原文標題These Four Signals Are Flashing Red for Australia’s Next Leader欲联系记者请洽:Michael Heath 悉尼 mheath1@bloomberg.net;Garfield Reynolds 悉尼 greynolds1@bloomberg.net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Nasreen Seria nseria@bloomberg.net, Chris Bourke、Peter Vercoe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無論誰在本周末贏得澳大利亞選舉,都將面臨一項艱巨的挑戰:讓一個創下最長持續成長記錄的經濟體保持這股勢頭 。

這個南半球國家最近錄得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疲弱的六個月,招聘熱潮正顯現出降溫的跡象--這是民意調查顯示周六選舉投票將造成政府更迭的關鍵原因。正如比爾·柯林頓的競選經理James Carville在這位前美國總統大獲成功的選戰期間說的那樣,關鍵在「經濟,傻瓜」。

然而在澳大利亞競選期間,聯盟政府受到就業兩年成長和大宗商品價格高企的提振,得以宣揚預算預計將回歸盈餘,以此來暗示經濟方面一切安好。與此同時,反對黨工黨則在這個話題上保持低調,以保持選民對其社會政策優勢的關注。

現實世界中的選民感受到了經濟的脆弱性,特別是在就業市場。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即使失業率下降,工資仍然保持低迷。除此之外,日益惡化的貿易戰威脅著澳大利亞繁榮發展的主要來源:中國。

如果工黨獲勝,眼下的狀況對該黨來說並不陌生。他們幾乎總是在艱難時期或者情勢即將惡化時重新掌權: 高夫·惠特拉姆在1973年石油危機之前上台;鮑勃·霍克在1983年出現雙底衰退之後掌權;陸克文 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而現在,全球和國內經濟都是危機四伏。

對於澳大利亞央行而言,一切都關乎就業。以下的圖表顯示了為何市場和經濟學家預計在新政府上台第一年,央行將需要至少降息兩次來為經濟注入強心劑。

澳大利亞國民銀行的就業指數是其月度商業調查的一部分,它既預示了過去兩年就業熱潮的開始,也持續反映了這一趨勢。該指數跌落至2016年初以來的最低水平,或強烈預示著勞動力市場即將調頭下行。

信心和就業有點像愛情和婚姻--他們傳統上如同馬和馬車。但近年來並非如此:招聘激增未能緩解背負著創紀錄新高債務、且面臨工資停滯的澳大利亞家庭的焦慮情緒。通常情況下,澳大利亞人利用房地產增加槓桿,然後通過房價上漲和工資成長來消除債務。正如信心指數所反映的那樣,這種做法不再奏效了。

產能利用率衡量一個經濟體有多接近企業必須提高平均生產成本才能提高產出的狀態。如上圖所示,這個指標的下降有可能預示著就業市場疲軟--這意味著預計有足夠的需求支持在設備和人員上增加投入的企業數量減少。

最大的擔憂是經濟成長快速減速尚未傳導到就業數據。就業通常是滯後指標。2018年下半年國內生產毛額年化成長率從上半年幾乎炙熱的4%下滑至1%(這是所公佈的最近的數據)。若勞動力市場也出現類似的減速,經濟畫面就很難看了。

祝下一屆政府好運。

原文標題These Four Signals Are Flashing Red for Australia’s Next Leader

欲联系记者请洽:Michael Heath 悉尼 mheath1@bloomberg.net;Garfield Reynolds 悉尼 greynolds1@bloomberg.net

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Nasreen Seria nseria@bloomberg.net, Chris Bourke、Peter Vercoe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