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為什麼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是一把雙刃劍:QuickTake

Brian Chappatta、Liz Capo McCormick
【彭博】-- 全球規模最大的債券市場非美國國債莫屬,總規模達到15.9萬億美元。美債市場的強盛得益於外國中央銀行和投資者的幫助,無論經濟是好是壞,他們都一如既往的買入美國政府債券 。但是,如果未來他們對美債的胃口減弱,會發生什麼情況呢?作為美國國債前兩大外國債權國,中國和日本的美債持有量已經低於近年來的創紀錄水平。在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和美國預算赤字擴大的背景下,對美債需求的下降可能來的不是時候。但這樣的舉動對中國自身也不是沒有危險。1、外國投資者真的擁有這麼多美國債券嗎?沒有。事實上美國也沒有欠這麼多錢。外國投資者總計持有6.4萬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債券,規模是2008年的兩倍多。(在這段時間內,外國人持有的美債占有率從56%降至40%,這主要是因為聯儲會自己也在大量買進美債。)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外國債權國,其次為日本,他們持有的美債總計超過2萬億美元。2、美國有什麼需要擔憂的?美國依靠發行國債來填補政府預算赤字 。在美國因為預算赤字增加而提高美債發行量時,購債需求減少可能迫使美國提高利率以吸引投資者。借貸成本的升高反過來會擠壓美國預算,與此同時,美國在老齡人口方面的支出料將大幅增加。對於大量拋售美債,或只是減少購債的投資者而言,風險在於他們手中所持債券的市值也會減少,進而損害他們的投資組合。3、中國對美債的需求是否已經冷卻?2013年中國持有的美債規模達到歷史頂峰,超過1.3萬億美元。2016年持有量雖然創紀錄的下滑15%,但截至2019年2月,該數字已經反彈至1.13萬億美元。隨著川普政府與中國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任何有關中國可能離開美債市場的跡象都引發交易員的警惕。2018年1月當彭博新聞報道中國高級官員建議放慢或停止購買美國政府債券後,美債價格應聲暴跌。5月13日,《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一則未經驗證的推文引發了美債市場震動。他在推文中說,「許多中國學者正在討論大幅拋售美國國債的可能性。」4、為什麼中國可能減少購買美債?總的來說,中國不希望過度依賴某一特定資產。減少購買美債是自然的。如今,與美國的貿易緊張關係可能是又一個因素。如果中國只是放慢購買速度,其影響可能是漸進和溫和的。而真正的大舉拋售可能會導致其他外國政府也恐慌性的跟風拋盤 ,導致美國利率上升,美元貶值,美國房價下跌 。甚至有人提出美國當局可以效仿二戰時,動員美國國民掏腰包購買更多債券。5、中國會面臨什麼不利因素?讓中國當局猶豫不決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中國幾乎沒有可替代美債的其他外儲投資方式,中國的外匯存底高達3.1萬億美元,規模居全球之首。如果引發美債拋售潮,中國本身也是損失慘重。另一方面,美國出口商可能會因為美元貶值而意外獲利,而美國消費者或因匯率和關稅而減少購買中國進口商品。6、為什麼中國持有這麼多美國國債?由於中國對美國存在巨額貿易順,中國手中的美元過剩,所以將之投入美債市場。此外,中國實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被限定在一定的區間之內;為此,中國當局需要買進賣出美元和人民幣。GMO資產配置部門的固定收益策略師Amar Reganti表示,對於中國來說,美國國債相對於其他證券的優勢在於它使中國得以「以有效的方式進行儲備和匯率管理」。Reganti曾任美國財政部債務管理辦公室副主任。7、日本的情況又如何?截至2月份,日本持有接近1.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數額與2017年初基本相當。前兩年日本減少了持有的美債占有率,不復2014年時的創紀錄水平。鑒於外匯對沖成本,雖然美債對全球的吸引力隨著時間的推移會發生變化,但投資者對這類資產的需求依然旺盛。8、為什麼外國持有的美債規模總是很大? 近年來,受到歐洲和日本央行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推動,全球多個主權債市場出現負利率證券,這刺激了投資者對任何殖利率為正的資產的興趣,包括美國國債。雖然美債殖利率接近歷史低點,但對於那些不然就要貼錢持有債券的投資者來說,美債看起來相對具有吸引力。原文標題Why China’s U.S. Treasuries Are a Double-Edged Sword: QuickTake\--联合报道 Grant Clark.欲联系中文编辑请洽: Lynn Chen lchen195@bloomberg.net欲联系记者请洽:Brian Chappatta New York bchappatta1@bloomberg.net;Liz Capo McCormick New York emccormick7@bloomberg.net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Benjamin Purvis bpurvis@bloomberg.net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全球規模最大的債券市場非美國國債莫屬,總規模達到15.9萬億美元。美債市場的強盛得益於外國中央銀行和投資者的幫助,無論經濟是好是壞,他們都一如既往的買入美國政府債券 。但是,如果未來他們對美債的胃口減弱,會發生什麼情況呢?作為美國國債前兩大外國債權國,中國和日本的美債持有量已經低於近年來的創紀錄水平。在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和美國預算赤字擴大的背景下,對美債需求的下降可能來的不是時候。但這樣的舉動對中國自身也不是沒有危險。

1、外國投資者真的擁有這麼多美國債券嗎?

沒有。事實上美國也沒有欠這麼多錢。外國投資者總計持有6.4萬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債券,規模是2008年的兩倍多。(在這段時間內,外國人持有的美債占有率從56%降至40%,這主要是因為聯儲會自己也在大量買進美債。)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外國債權國,其次為日本,他們持有的美債總計超過2萬億美元。

2、美國有什麼需要擔憂的?

美國依靠發行國債來填補政府預算赤字 。在美國因為預算赤字增加而提高美債發行量時,購債需求減少可能迫使美國提高利率以吸引投資者。借貸成本的升高反過來會擠壓美國預算,與此同時,美國在老齡人口方面的支出料將大幅增加。對於大量拋售美債,或只是減少購債的投資者而言,風險在於他們手中所持債券的市值也會減少,進而損害他們的投資組合。

3、中國對美債的需求是否已經冷卻?

2013年中國持有的美債規模達到歷史頂峰,超過1.3萬億美元。2016年持有量雖然創紀錄的下滑15%,但截至2019年2月,該數字已經反彈至1.13萬億美元。隨著川普政府與中國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任何有關中國可能離開美債市場的跡象都引發交易員的警惕。2018年1月當彭博新聞報道中國高級官員建議放慢或停止購買美國政府債券後,美債價格應聲暴跌。5月13日,《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一則未經驗證的推文引發了美債市場震動。他在推文中說,「許多中國學者正在討論大幅拋售美國國債的可能性。」

4、為什麼中國可能減少購買美債?

總的來說,中國不希望過度依賴某一特定資產。減少購買美債是自然的。如今,與美國的貿易緊張關係可能是又一個因素。如果中國只是放慢購買速度,其影響可能是漸進和溫和的。而真正的大舉拋售可能會導致其他外國政府也恐慌性的跟風拋盤 ,導致美國利率上升,美元貶值,美國房價下跌 。甚至有人提出美國當局可以效仿二戰時,動員美國國民掏腰包購買更多債券。

5、中國會面臨什麼不利因素?

讓中國當局猶豫不決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中國幾乎沒有可替代美債的其他外儲投資方式,中國的外匯存底高達3.1萬億美元,規模居全球之首。如果引發美債拋售潮,中國本身也是損失慘重。另一方面,美國出口商可能會因為美元貶值而意外獲利,而美國消費者或因匯率和關稅而減少購買中國進口商品。

6、為什麼中國持有這麼多美國國債?

由於中國對美國存在巨額貿易順,中國手中的美元過剩,所以將之投入美債市場。此外,中國實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被限定在一定的區間之內;為此,中國當局需要買進賣出美元和人民幣。GMO資產配置部門的固定收益策略師Amar Reganti表示,對於中國來說,美國國債相對於其他證券的優勢在於它使中國得以「以有效的方式進行儲備和匯率管理」。Reganti曾任美國財政部債務管理辦公室副主任。

7、日本的情況又如何?

截至2月份,日本持有接近1.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數額與2017年初基本相當。前兩年日本減少了持有的美債占有率,不復2014年時的創紀錄水平。鑒於外匯對沖成本,雖然美債對全球的吸引力隨著時間的推移會發生變化,但投資者對這類資產的需求依然旺盛。

8、為什麼外國持有的美債規模總是很大? 

近年來,受到歐洲和日本央行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推動,全球多個主權債市場出現負利率證券,這刺激了投資者對任何殖利率為正的資產的興趣,包括美國國債。雖然美債殖利率接近歷史低點,但對於那些不然就要貼錢持有債券的投資者來說,美債看起來相對具有吸引力。

原文標題Why China’s U.S. Treasuries Are a Double-Edged Sword: QuickTake

--联合报道 Grant Clark.

欲联系中文编辑请洽: Lynn Chen lchen195@bloomberg.net

欲联系记者请洽:Brian Chappatta New York bchappatta1@bloomberg.net;Liz Capo McCormick New York emccormick7@bloomberg.net

欲联系英文编辑请洽:Benjamin Purvis bpurvis@bloomberg.net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