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勃海洋:為了下一代 我們要做些什麼來保護香港的海洋?

·5 分鐘文章

香港總面積約為 2,754 平方公里,其中 60% 為水域,只有 40% 為陸地。然而,香港陸地面積中約有 40% 列為郊野公園,環境可受相關條例保護,相較之下,香港只有約 2% 水域劃為海岸公園,可受一定程度保護,甚至僅有 0.01% 水域獲指定為海岸保護區,可受全面保護。到底是什麼原因,水域要遭受如此差別對待?

撰文:李偉新 勃勃海洋

中華白海豚,但其數量在過去二十年間銳減 75% 以上。| DANIEL SORABJI/AFP via Getty Images
中華白海豚,但其數量在過去二十年間銳減 75% 以上。| DANIEL SORABJI/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有幸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海洋環境:西側屬於珠江三角洲 (PRD),多為鹹水和河口,該處的標誌性象徵就是中華白海豚,但其數量在過去二十年間銳減 75% 以上;東側直接通向南海,幾乎完全是海洋,該處亦是最少 84 種石珊瑚的棲身之地,所容納的珊瑚種類數量遠超於整個加勒比海的總和,更佔世界總數的近 10%。香港有記錄的魚類多達 1000 多種。

不幸的是,這個物種豐富而充滿活力的海洋生態系統已風光不再,甚至可謂嚴重退化,更面臨著四大威脅,分別是填海、疏浚、污染和過度捕撈。

香港的海洋生態系統嚴重退化,更面臨著四大威脅,分別是填海、疏浚、污染和過度捕撈。| 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的海洋生態系統嚴重退化,更面臨著四大威脅,分別是填海、疏浚、污染和過度捕撈。| 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政府有否採取措施保護這個豐富的海洋生態系統?有的,政府的確採取過相應措施,例如在過去 25 年間建立了 5 個海岸公園和 1 個海岸保護區,以及立例禁止特定捕撈方法(例如在 2012 年禁止使用拖網捕撈的方式)。 2021 年,漁農自然護理署(簡稱「漁護署」)亦有憲報頒佈新規例,禁止在區內其中 4 個海岸公園進行商業捕魚。然而,這還遠遠不夠。

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

我們可以加強香港的《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BSAP)。香港是 2010 年《生物多樣性公約》(CBD) 的締約方,並按照《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訂立了 BSAP (2016)。根據愛知目標 11 的要求,到 2020 年,最少須有 10% 沿海和海洋區域獲指定為海洋保護區,而這個目標亦與聯合國關於海洋環境的永續發展目標 (SDG) 第 14 項一致,但香港政府在遞交 BSAP 前卻將此目標從 BSAP 中移除,並在最終遞交文件中大幅限制海洋永續發展目標的範圍。因此,如果香港可在 BSAP 中制定相關政策,符合愛知 CBD 目標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便是最好不過。

我們可以建立一套漁業管理系統,以科學、資料分析和執法為基礎,為來自海水養殖和野生捕撈的永續海產資源提供支援。此做法同時亦是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 14 項中的一部分。

義工參與每年一度的珊瑚礁石統計檢查,觀察珊瑚及礁石的情況及魚類分布,藉此了解海洋生態。|勃勃海洋圖片
義工參與每年一度的珊瑚礁石統計檢查,觀察珊瑚及礁石的情況及魚類分布,藉此了解海洋生態。|勃勃海洋圖片

我們可以擴大海洋保護區 (MPA),其中包括禁捕區,達至保持適當生態平衡之目的,從而支援漁業、康樂和生物多樣性等用途,以及控制海洋保護區周圍陸地區域的發展情況。目前,只有面積僅 20 公頃的鶴咀海岸保護區獲指定為禁捕區。

我們可以訂立物種保護相關的法律法規。現時,海洋魚類和無脊椎動物並不獲列於《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的適用物種,亦未曾在《漁業保護條例》中被提及。有見及此,相關法律法規最少應當涵蓋《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 瀕危名單上的物種,以及對當地生態環境具有重要意義的物種。

我們可以制定措施,專門解決海洋污染問題,包括水質污染和海洋垃圾(其中以一次性塑膠和廢棄漁網尤為嚴重)議題。近年,水質嚴重惡化,海洋垃圾同樣不斷增多,但政府卻未提出任何具體行動方案來解決問題。最近幾年間,政府雖有取得一些進展,例如漁護署設立報告「鬼網」(即廢棄漁網)的服務台,並與世界自然基金會(簡稱「WWF」)合作,記錄有關發現和清理鬼網的統計資料,但在解決由化學品、珠三角農業徑流、廢物和垃圾造成的污染問題方面卻未見成效。

我們可以要求對各個基礎設施和填海項目進行獨立的海洋影響分析,讓一眾獨立科學家與廣大社區共同參與,實現永續海洋生態系統目標。

西貢浪茄海岸
西貢浪茄海岸

香港政府可以在不與其他國家/地區或實體合作的情況下,直接採取上述六項措施。然而,與其他地方一樣,香港的海洋環境同樣受到溫室氣體影響,面臨氣候變化和海洋酸化的問題,以及由此導致的珊瑚白化、海洋死區以至海平面上升等威脅。香港應當盡其所能,與世界其他國家/地區合作,共同實現全球目標。

作為獨立個體,我們也應做好自己的本份,出一分力。我們可以在海產攝取上加以限制,只食用永續來源的海產。此外,我們可以減少製造家庭和商業垃圾,包括一次性塑膠的使用。我們還可以增進見識,了解人類活動對海洋環境的影響,以及支持有志解決上述問題的團體與實體。

未來一代指望我們留下一個充滿活力且健康的海洋生態系統。讓我們不負所望,一同努力達成目標。

李偉新是勃勃海洋 (Living Seas Hong Kong) 的行政主任。勃勃海洋是一間於香港設立的非牟利社區組織,由一眾迫切尋求實施本地策略性海洋保護計劃和政策的熱心居民組成,旨在振興香港獨特的海洋生態系統。

www.facebook.com/livingseas.hk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