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特朗普新一輪關稅攻勢劍指聯儲局?

圖片來源:ROGELIO V. SOLIS/ASSOCIATED PRESS

特朗普(Donald Trump)想要看到利率下降。就是這麼回事。

要是非說特朗普已經有了什麼「貿易戰略」,那就是利用關稅讓進口商品變得更貴,並宣揚「美國製造」(Made in America)、倡導「買美國貨」(Buy America)。

這位美國總統上周的做法引人聯想,他的瘋狂或許是一種新方法。

上周四(2019年8月1日),即是美國聯儲局為「防範源自全球經濟增長疲弱和貿易政策不確定性的下行風險」而減息25個基點一天後,特朗普宣布從9月1日開始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10%的關稅。

如果說「貿易政策不確定性」是促使聯儲局決定減息的一個關鍵因素,那麼特朗普或許正試圖為目前混亂局面注入更多「不確定性」,好促使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並不遙遠的未來以更激進的步伐放鬆貨幣政策。

特朗普正利用聯儲局口中的「貿易政策不確定性」來迫使其就範,這種觀點並不像看上去那麼奇怪。畢竟,如果你想讓聯儲局減息以刺激經濟,而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又確實是上周減息措施背後的一個動因,那麼為何不助推不確定性並讓其為己所用?

在特朗普發出新的關稅威脅後,聯邦基金期貨市場將9月減息的機率從60%左右上調到了100%。很多經濟學家亦這樣調整了預期。特朗普揚言實施的新關稅舉措意味着加徵關稅範圍將擴大到所有中國輸美商品。

此外,再加上中國決定暫停進口美國農產品,允許人民幣匯率跌至11年低點,美國財政部以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作為回擊,美國和全球股市大跌,難怪年底前聯儲局多次減息的可能性大幅上升。

關於特朗普所謂的「貿易戰是好事,而且容易打贏」就說到這裏。

現在,如果你認為互徵關稅措施不明智,那就等着看特朗普和鮑威爾在貿易政策以及利率方面的做法吧:

1. 特朗普更加大膽地堅持要求中國增加對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的進口,提高關稅稅率: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並威脅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幾乎相當於對全部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2. 商業信心受到打擊。製造商暫停進行新的投資。不確定哪個國家會是特朗普的下一個打擊目標,或許會是越南,企業對遷移生產和重組供應鏈持謹慎態度。製造業的衰退加劇。

3. 經濟增長緩慢。股市下跌,美國國債上漲,加劇了收益率曲線倒掛,經濟衰退的信號更加明顯。

4. 聯儲局承認,「全球增長疲弱和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帶來的下行風險」有所上升,因此通過下調聯邦基金利率來維持經濟擴張,畢竟這是其職責內容之一。

就貿易策略而言,假設其目標是讓聯儲局降低利率,而不考慮關稅和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這並不是壞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的數據顯示,今年全球貿易量已有所放緩,並將抑制未來的全球增長。

IMF上月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下調至3.2%。預計發達經濟體今年將增長1.9%。

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甚至在特朗普發起最新攻擊之前,今年上半年中國就已從美國最大貿易夥伴的位置下滑至第三位。

如果這種敵對狀態持續下去,尚未清楚聯儲局政策工具箱內是否有足夠的利率工具來抵消貿易戰的負面影響,無論負面影響是涉及企業盈利、消費者支出還是企業投資。

更糟糕的是,想想這樣的策略將為獨立央行和國家領導人之間的較量帶來怎樣的影響。美國其他前總統曾試圖干預聯儲局管理經濟的手段,結果卻發現任何短期收益最後都被長期成本所完全抵消。以尼克遜(Richard Nixon)為例,插手的後果就是1970年代的大通脹。

雖然鮑威爾本人並不想牽扯進與特朗普的「懦夫博弈」,但聯儲局卻要通過貨幣刺激政策來應對經濟困難。而其影響與後果將是災難性的。

鮑威爾在上周政策會議的開場白和隨後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以不同形式30次提及「貿易」這個詞,比如「貿易政策不確定性」、「貿易緊張局勢」,以及單純提及「貿易」這個詞。

這反映對貿易的重大關注,因為「通脹」被提及的次數亦不過是30次,但要知道,穩定物價可是聯儲局兩大政策目標之一。

鮑威爾詳細闡述了貿易問題,承認該問題「對金融市場狀況和經濟產生了重大影響」,且聯儲局「在應對貿易緊張局勢方面缺乏經驗」。他指出,關稅透過「商業信心渠道」對產出產生了更「重大的影響」,相比之下,關稅舉措產生的「機械效應」很小。

因此,對聯儲局來說,目前貿易構成了一個主要問題。最近幾天市場對中美貿易戰升級的反應巨大,現在金融市場預計聯儲局將採取更激進的減息措施,經濟學家們亦作出類似預測。除非情況發生變化,否則,這些預測看起來是合理的,因為聯儲局已表明有意抵銷貿易緊張對經濟構成的風險。

根據近期的媒體報道,在最新升級的中美貿易戰中,特朗普是「單打獨鬥」,把顧問們的意見拋在腦後。因此,顧問們是否會促使特朗普改變路線,這一點值得懷疑。

接着就要看美國股市了,特朗普把美國股市視為他經濟政績的實時晴雨表,或許股市重演幾次周一(2019年8月5日)的大跌會讓特朗普意識到自己這種做法的問題。

這一連串事情很符合特朗普的作風,他可能在想:讓事情變得更糟一些,這樣就需要干預來讓情況好轉。

(本文譯自MarketWatch)

撰文:Caroline Baum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警告香港:若局勢進一步惡化,將出手干預

中國不是在操縱匯率,是在等特朗普下台

人民幣貶值為何導致股市大跌和貿易戰激化?

美財政部成貿易戰受益者,一年徵得630億美元關稅

美國為何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此舉意味着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