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中東員工紛紛離職 只因那裡的辦公室文化「令人不適」

·4 分鐘文章

【彭博】-- 瑞信集團中東地區高管Bruno Daher在5月份的銷售會議上傳達了一條不同尋常的消息:道歉。他很抱歉早些時候曾說過,如果他的銀行家們不振作起來,他會用槍指著他們的腦袋。他解釋說,他本意是打個比方。

這場懺悔令人吃驚,因為這與他的典型做法形成了鮮明對比。在幕後,Daher以火爆的表演和直接人身攻擊而聞名,長篇大論中充斥著咒罵之詞。曾經與他共事的人表示,他曾將一面瑞士國旗扔進垃圾桶,並發出了引起員工投訴的威脅。

在中東任職的15年間,Daher的管理風格幫助瑞信建立起了規模達750億瑞士法郎(820 億美元)的業務,並使瑞信成為該地區的強者。他還吸引了一群忠誠的助手從美林跟隨他來到瑞信,並與海灣地區最重要的皇室成員和高管建立了深厚的關係。

但是一些員工已經受夠了,其帝國的根基也在發生轉變。就在瑞信高管們努力留住頂尖人才並從Greensill Capital的內爆等一系列失誤中恢復過來之際,作為現代金融業著名特征的激素型職場正日益受到質疑。Greensill Capital 是Daher和他的團隊曾經積極推動的100億美元的資產管理戰略的合伙人。

自2019年初以來,至少有五位頂尖銀行家(其中一位管理著約60億美元的客戶資產)和20多名中東和非洲的初級客戶關係經理離開了瑞信。

更廣泛地說,在兩場災難後上任的董事長安東尼奧·奧爾塔-奧索裡奧誓言要進行全球企業戰略審查。機構經紀客戶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的倒閉使該銀行蒙受了55億美元的損失,而此前Greensill的內爆可能會使客戶背負數十億美元的損失。

彭博採訪了26位熟悉瑞信中東和非洲財富業務的人,其中包括過去和現在的員工、客戶和獵頭。這些採訪揭示出一種被恐嚇和欺凌所困擾的「有毒」辦公室文化;他們說,績效壓力迫使一些人過度冒險,從而導致客戶損失。

一些人說,他們出現了胸痛等身體癥狀,哪怕只是回憶在Daher手下工作的經歷,也會讓他們很痛苦。接受彭博採訪的人士中有6人表示,過去五年中,員工至少提出了三起內部投訴,指控Daher或其高級助手虐待。投訴的結果尚不清楚。

現任和前任瑞信銀行家表示,他們現在願意談論他們在Daher領導下的經歷,因為他們的職業前景和簽證不再與瑞信如此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鑒於其他銀行(包括瑞銀集團、瑞士寶盛和高盛集團)也打算在該地區擴張,他們現在有了更多的潛在選擇,不過由於擔心報復,他們還是要求匿名。

Daher拒絕通過該公司的律師置評。當被要求就本報導描述的事件發表評論時,瑞信予以了全面否定。「本行堅決拒絕所提出的指控,這些指控毫無根據、虛假或完全斷章取義。瑞信是中東地區領先的財富管理機構,自2006年以來一直在Bruno Daher的強有力領導下,」該行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他的團隊贏得了多個行業獎項,備受稱贊。此外,該業務接受了例行的合規和審計審查。結果證明了控制和文化的有效性和效率。」

員工們回憶了瑞信高管的有限干預,儘管其中一個例子是部分刪除了2014年一次聚會後發布在銀行內部網上的一則視頻。這次聚會有300多人出席,Daher在聚會其間抨擊了他常駐瑞士的員工,將他們與實地團隊進行了不利的比較。他警告這些銀行家要麼提升自己的水平,要麼就去找新工作,然後告訴他們他已經把一面瑞士國旗扔進了垃圾桶——「那就是它的位置,」有人聽到他說。

瑞信時任高管,包括前執行長布雷迪·杜根,拒絕置評。

原文標題Credit Suisse Staff Exit Mideast Amid Tales of Toxic Culture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