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美國女性上班族失業狀況尤為嚴峻

·6 分鐘文章
6月,在肯塔基州職業中心尋求幫助的人們。疫情期間,女性主導的行業首當其衝。圖片來源:JOHN SOMMERS II/GETTY IMAGES
6月,在肯塔基州職業中心尋求幫助的人們。疫情期間,女性主導的行業首當其衝。圖片來源:JOHN SOMMERS II/GETTY IMAGES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女性失業率比男性高得多,這很有可能對經濟復甦造成阻礙。

服務行業的大多數工作由女性承擔,這類工作包括食品服務和個人護理等,更容易受到社交隔離措施的影響,在目前經濟危機中遭受的衝擊更大。此外,一位研究人員得出結論,在歷次經濟衰退中,已婚女性往往在丈夫或男性伴侶被解僱後外出工作,以彌補收入損失,但現時她們的就業前景有限,不太可能找到工作。

這樣的情況阻礙了更廣泛的經濟增長:如果女性參與度持續低迷,則意味著由女性主導的護理或美髮等領域勞動力會減少。經濟學家們表示,未來幾個月商業重啟之際,女性就業和勞動力參與仍會面臨阻礙,一方面因為工作崗位緊縮,一方面因為她們得繼續承擔照顧兒童和老人的責任。

ZipRecruiter的勞工經濟學家茱莉亞·波拉克(Julia Pollak)表示:「之前有很多職業為婦女提供可觀的收入和靈活的工作時間安排……這些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100%恢復。」

女性主導的工作更加脆弱,這與以往經濟衰退期的情況有所不同。歷次經濟衰退期中,建築和製造業等以男性為主的生產製造領域失業狀況更為嚴重。疫情對女性主導行業造成的打擊,加上大流行病期間育兒責任增加等因素,導致25歲至54歲女性在職或找工作的比例下降。所謂的適齡女性勞動參與率從2月的77%降至5月的74.3%。2月是新冠導致廣泛失業狀況出現前一個月。

適齡男性的勞動參與率亦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要小一些。5月份男性的這一比率為87.2%,而大流行病之前的2月,男性這一比率為89.3%。在新冠病毒襲擊美國經濟之前,強勁的就業前景曾將更多適齡女性帶入勞動力大軍。

花旗投資研究(Citi Research)全球經濟學家達娜·彼得森(Dana Peterson)預測,女性工作崗位減縮可能會導致今年全球GDP下降多達1萬億美元,約佔花旗經濟學家所預測2020年全球GDP同比下降量3.6%中的三分之一。彼得森的分析涵蓋了美國等主要經濟體,以及歐洲和印度的大部分地區,但不包括中國。

企業正處於逐漸復工的過程中,產能在許多情況下都受到限制,有些公司可能會保持永久性或長期性以較少員工來運營的模式。花旗的報告指出,包括教育、零售和餐飲等有許多女性就業的行業,可能無法在明年年底之前重新招聘,或是恢復因大流行病流失的所有工作崗位。彼得森說:「這會拖累經濟,因為沒有足夠的收入來消費,所以就不會消費。」

經濟學家說,尤其是已婚婦女的求職決定,可能會阻礙女性勞動參與以及更廣泛的增長。

在過去的經濟低迷時期,已婚婦女會加入勞動力市場,以彌補丈夫或男性伴侶的收入損失。勞動經濟學家將此現象稱為「附加工人效應」。新罕布什爾大學(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的克里斯汀·史密斯(Kristin Smith)的發現表明,已婚婦女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和本世紀頭十年的經濟衰退期間,尤其是在2007-2009年這段時期,更有可能加入勞動力大軍。

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經濟學家理查德·布隆德爾(Richard Blundell)2016年參與的一項研究表明,女性配偶的勞動力參與提升,在緩衝男性配偶收入損失方面,比儲蓄和政府援助發揮的作用更大。

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經濟學教授斯蒂芬妮婭·阿爾巴內西(Stefania Albanesi)表示,本輪衰退中可能不會有已婚婦女參與度提高所帶來的經濟利益,因為在女性主導的行業中,工作機會異常少。

阿爾巴內西表示,如果沒有女性勞動參與,家庭層面的不平等可能會加劇。她指出,有些家庭的夫妻雙方都可以輕鬆地遠程工作,而有些家庭則沒有這種能力,這些家庭間的收入差距已經開始顯現。此外,大流行病疫情引發的學校和日托班停課可能至少在短期內會阻礙女性重新加入勞動力隊伍。彼得森說:「然後又是收入損失,消費損失,GDP增長下降」。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經濟學教授泰坦·阿隆(Titan Alon)的研究論文指出,已婚婦女在照顧孩子上所花時間幾乎是丈夫的兩倍。 花在照顧孩子上的時間差距並非純粹因為女性作為全職媽媽的比例較高,即使夫妻雙方都有全職工作,這種情況仍然存在。已婚全職婦女每周要花大約10.3個小時照顧孩子,而已婚男性則是7.2個小時。

根據人口普查局的數據,美國大約有7,350萬名18歲以下的兒童和青少年,他們中70%的人與雙親一起生活。之前,日托中心和學校為遏制大流行病都關閉了,現在又重新開放,這是女性重返工作崗位的一個因素。日托中心開始重新開放,但許多地方表示,未來幾個月將決定他們是否能吸引足夠的生源生存下去。尚未清楚有多少所學校會在秋季重新開放,但有些學校可能會採取遠程學習和面授相結合的方式。

阿隆的研究指出,對那些無法靈活安排工作的夫婦來說,其中一方可能不得不暫時離職,而這一方很可能是女性。阿隆說:「如果你要在孩子本該在學校度過的一天中花八個小時照顧孩子……你怎麼可能同時做一份全職工作。」

女性離開勞動市場的時間越長,返回的困難就越大,經濟學家稱之為「遲滯」。 之所以會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長期身處職場之外的人們會出現技能萎縮,或僱主們認為是這樣。

包括彼得森在內的一些經濟學家認為,美國應該奉行公共政策,以提高女性勞動參與度。在大流行病期間,例如聯邦刺激計劃,可臨時將失業救濟金擴大到以婦女為主的自由職業者。該援助於7月底到期,國會議員在是否延長援助範圍上存在分歧。彼得森說:「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刺激計劃的一部分,因此尚未清楚是否能持續下去。」

撰文:Sarah Chaney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獨立日長周末在即,美國日增新冠病例再創新高

日本晶片生產設備銷售本財年可能增長7.0%

印度以中國封禁之道還施中國應用

全美最大必勝客和Wendy’s加盟商NPC申請破產

新冠危機激起風雲,美股市場卻是巋然不動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