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納入國際指數之後 外資大舉進軍中國債市仍欠衍生品東風

【彭博】-- 中國債券市場4月起開始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可謂在岸金融市場開放的標志性事件,但要吸引離岸外資機構積極進軍,還有一個最大的攔路虎--虛掩著的衍生品市場之門何時能完全打開,尤其是利率市場。海外投資者對放開在岸利率衍生品市場,尤其是國債期貨市場的訴求強烈。彭博採訪了包括復華投信中國債券基金經理人黃媛君、中信建投國際固定收益投資負責人周耿,和安本標準投資管理亞洲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Edmund Goh等海外投資者,受訪者均表示,利率衍生品中國債期貨是最有效也是成本最低的對沖手段,「如果說有一個工具是我們希望監管層和央行立刻對外資開放的,那就是國債期貨。」Edmund Goh稱。中國境內債市目前提供的對沖工具包括了IRS(利率互換)、國債期貨、債券借貸和債券遠期;外資目前可以通過CIBM渠道參與IRS、銀行間債券借貸等部分產品,國債期貨僅對境內券商基金等開放,而債券通制度目前沒有對除了現券之外的債券產品予以放開。債券通機構之一--中信建投國際固定收益投資負責人周耿對彭博表示,一直在呼籲開放境外機構在債券通下參與銀行間市場的衍生品,以及中金所的國債期貨,「如果能夠放開相關衍生品及repo(回購)等產品,我們參與境內市場的意願將更大。」但需要面對的現實問題是,中國債券市場相對割裂,存在九龍治水的問題,包括了銀行間市場和交易所市場,前者由央行主管,後者由證監會主管。而國內已經推出數年的國債期貨目前參與主體以券商、期貨公司等為主,現券交易的主力資金--商業銀行仍未獲准進入。彭博匯總中債登和上清所數據顯示,截至3月末外國投資者持有中國債券的規模達1.76萬億元人民幣,其中對國債和政策性金融債的持倉量占比超過八成,對利率對沖產品的需求不言而喻。存量規模排行全球第三位的中國債券市場在本月迎來裡程碑事件,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開始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分步在20個月內完成。分析師們認為,大約1000億美元左右的的外資有望流入境內債市。延伸閱讀:中國債券4月納入彭博-巴克萊指數之面面觀:QUICKTAKE國債期貨呼聲高「我真的很喜歡中國的債券,」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駐雪梨動態市場主管Nader Naeim對彭博表示,但是他目前尚未持有在岸債券頭寸,他表示,衍生品市場流動性缺乏,對沖能力不足都讓其很難大幅配置在岸債券,國債期貨還有回購等都僅對一部分外國投資者開放。復華投信中國債券基金經理人黃媛君還提到,從對現貨的避險需求來說,國際實務來看被動式基金追求與追蹤指數的表現相同,一般不會避險,因而主要的避險需求實際上來自主動型基金。對主動式基金來說,境外投資機構當然希望可以參與國債期貨交易,來主動管理利率風險。在岸IRS的參與者目前較少,對境外投資機構來說不如國債期貨的避險工具來得方便。境內利率衍生品工具相關情況介紹如下:利率互換(IRS)產品包括參考利率為FR007、Shibor 3M、LPR1Y等多個品種2018年全市場利率互換名義本金成交量首次突破20萬億元,同比增約50%截至4月10日,備案機構包括銀行、券商和資管計畫在內的430家國債期貨產品包括2年期、5年期和10年期國債期貨截至2018年末,已有75家證券公司、68家基金公司參與國債期貨市場,覆蓋三千多只資管產品3月份,上述三個產品的合計成交約93萬手,成交額為9114億元人民幣債券借貸參與機構包括商業銀行、證券公司等按照期限從1天、7天到一年等共11個交易品種截至3月底市場餘額為9379.57億元債券遠期市場發展處於停滯狀態,最新可尋的成交數據為去年2月,成交金額不足1億元境內國債期貨的開放尚未有時間表,境外市場上,香港交易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在2月曾表示,港交所希望今年啟動中國國債期貨合約的交易。Nader Naeim表示,港交所的產品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但更傾向於在岸交易,最終投資者都是希望能更深入的參與在岸市場。此外,受訪者還期待中國能對境外機構放開國內的回購交易;周耿坦言,債券交易本身殖利率較低,市場通常會用加一部分槓桿的方式實現增厚收益。外匯衍生品相對於外資缺乏利率對沖手段,匯率風險對沖工具相對充足,境外機構投資者目前可使用的工具包括外匯遠期、外匯掉期、貨幣掉期和期權,外匯期貨暫未推出。境內外匯衍生品潛在的則是流動性不足的風險。外匯掉期一直是外資對沖匯率的重點工具,由於實需規則的限制,掉期超長端(18個月到3年)的成交量通常較少。今年4月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指數,從3月中下旬開始境內掉期曲線逐漸陡峭化,超長期限的抬升明顯高於近端,其中兩年美元/人民幣掉期點已經從4月初的512點抬升至617點;與此同時相對近端的變化並不明顯,6個月掉期由4月初的58.75點小升至59.5點,一年期掉期從4月初的153點小升至175點。延伸閱讀:中國債券4月入彭博-巴克萊指數吹東風 掉期曲線趨陡滋生套息空間兩位交易員上周指出,3月下旬以來掉期超遠端買盤逐漸增多,2-3年期有境內債券配置相關的掉期對沖買盤,將境內掉期曲線推升的更加陡峭;而bid較多價差較擴,也導致價格進一步抬升。「外資進行匯率對沖主要是在遠掉期市場,所以掉期點不容易下來,因為有對沖需求支持。」華僑銀行經濟學家謝棟銘指出。由於超長期限的掉期點在過去成交量很少,基本是客盤驅動,目前買需旺盛容易加劇掉期點走升,提高對沖成本,也可能導致銀行在平盤時出現虧損。不過由於近期在岸市場利率明顯上行,今年一季度外資增持中國債券的速度較去年放緩,法國巴黎銀行外匯利率策略師季天鶴表示,這部分匯率對沖的需求比較溫和,流動性不足的問題暫不嚴重;未來隨著外資匯率對沖需求的增加,掉期超遠端的交易會越來越多,流動性也會逐漸好轉。此外隨著成本的抬升,超遠端的對沖需求也有可能向近端移動,令整條曲線趨於平坦。(新增更多背景。)\--联合报道 Miaojung Lin.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Xize Kang Beijing xkang7@bloomberg.net;Qizi Sun Beijing qsun62@bloomberg.net;Livia Yap 新加坡 lyap14@bloomberg.net欲联系编辑请洽: Sharon Chen schen462@bloomberg.net, Shuqin Ding、周善琬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2019 Bloomberg L.P.

【彭博】-- 中國債券市場4月起開始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可謂在岸金融市場開放的標志性事件,但要吸引離岸外資機構積極進軍,還有一個最大的攔路虎--虛掩著的衍生品市場之門何時能完全打開,尤其是利率市場。

海外投資者對放開在岸利率衍生品市場,尤其是國債期貨市場的訴求強烈。彭博採訪了包括復華投信中國債券基金經理人黃媛君、中信建投國際固定收益投資負責人周耿,和安本標準投資管理亞洲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Edmund Goh等海外投資者,受訪者均表示,利率衍生品中國債期貨是最有效也是成本最低的對沖手段,「如果說有一個工具是我們希望監管層和央行立刻對外資開放的,那就是國債期貨。」Edmund Goh稱。

中國境內債市目前提供的對沖工具包括了IRS(利率互換)、國債期貨、債券借貸和債券遠期;外資目前可以通過CIBM渠道參與IRS、銀行間債券借貸等部分產品,國債期貨僅對境內券商基金等開放,而債券通制度目前沒有對除了現券之外的債券產品予以放開。

債券通機構之一--中信建投國際固定收益投資負責人周耿對彭博表示,一直在呼籲開放境外機構在債券通下參與銀行間市場的衍生品,以及中金所的國債期貨,「如果能夠放開相關衍生品及repo(回購)等產品,我們參與境內市場的意願將更大。」

但需要面對的現實問題是,中國債券市場相對割裂,存在九龍治水的問題,包括了銀行間市場和交易所市場,前者由央行主管,後者由證監會主管。而國內已經推出數年的國債期貨目前參與主體以券商、期貨公司等為主,現券交易的主力資金--商業銀行仍未獲准進入。

彭博匯總中債登和上清所數據顯示,截至3月末外國投資者持有中國債券的規模達1.76萬億元人民幣,其中對國債和政策性金融債的持倉量占比超過八成,對利率對沖產品的需求不言而喻。

存量規模排行全球第三位的中國債券市場在本月迎來裡程碑事件,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開始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分步在20個月內完成。分析師們認為,大約1000億美元左右的的外資有望流入境內債市。

延伸閱讀:中國債券4月納入彭博-巴克萊指數之面面觀:QUICKTAKE

國債期貨呼聲高

「我真的很喜歡中國的債券,」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駐雪梨動態市場主管Nader Naeim對彭博表示,但是他目前尚未持有在岸債券頭寸,他表示,衍生品市場流動性缺乏,對沖能力不足都讓其很難大幅配置在岸債券,國債期貨還有回購等都僅對一部分外國投資者開放。

復華投信中國債券基金經理人黃媛君還提到,從對現貨的避險需求來說,國際實務來看被動式基金追求與追蹤指數的表現相同,一般不會避險,因而主要的避險需求實際上來自主動型基金。對主動式基金來說,境外投資機構當然希望可以參與國債期貨交易,來主動管理利率風險。在岸IRS的參與者目前較少,對境外投資機構來說不如國債期貨的避險工具來得方便。

境內利率衍生品工具相關情況介紹如下:

利率互換(IRS)產品包括參考利率為FR007、Shibor 3M、LPR1Y等多個品種2018年全市場利率互換名義本金成交量首次突破20萬億元,同比增約50%截至4月10日,備案機構包括銀行、券商和資管計畫在內的430家國債期貨產品包括2年期、5年期和10年期國債期貨截至2018年末,已有75家證券公司、68家基金公司參與國債期貨市場,覆蓋三千多只資管產品3月份,上述三個產品的合計成交約93萬手,成交額為9114億元人民幣債券借貸參與機構包括商業銀行、證券公司等按照期限從1天、7天到一年等共11個交易品種截至3月底市場餘額為9379.57億元債券遠期市場發展處於停滯狀態,最新可尋的成交數據為去年2月,成交金額不足1億元

境內國債期貨的開放尚未有時間表,境外市場上,香港交易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在2月曾表示,港交所希望今年啟動中國國債期貨合約的交易。Nader Naeim表示,港交所的產品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但更傾向於在岸交易,最終投資者都是希望能更深入的參與在岸市場。

此外,受訪者還期待中國能對境外機構放開國內的回購交易;周耿坦言,債券交易本身殖利率較低,市場通常會用加一部分槓桿的方式實現增厚收益。

外匯衍生品

相對於外資缺乏利率對沖手段,匯率風險對沖工具相對充足,境外機構投資者目前可使用的工具包括外匯遠期、外匯掉期、貨幣掉期和期權,外匯期貨暫未推出。

境內外匯衍生品潛在的則是流動性不足的風險。外匯掉期一直是外資對沖匯率的重點工具,由於實需規則的限制,掉期超長端(18個月到3年)的成交量通常較少。今年4月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指數,從3月中下旬開始境內掉期曲線逐漸陡峭化,超長期限的抬升明顯高於近端,其中兩年美元/人民幣掉期點已經從4月初的512點抬升至617點;與此同時相對近端的變化並不明顯,6個月掉期由4月初的58.75點小升至59.5點,一年期掉期從4月初的153點小升至175點。

延伸閱讀:中國債券4月入彭博-巴克萊指數吹東風 掉期曲線趨陡滋生套息空間

兩位交易員上周指出,3月下旬以來掉期超遠端買盤逐漸增多,2-3年期有境內債券配置相關的掉期對沖買盤,將境內掉期曲線推升的更加陡峭;而bid較多價差較擴,也導致價格進一步抬升。

「外資進行匯率對沖主要是在遠掉期市場,所以掉期點不容易下來,因為有對沖需求支持。」華僑銀行經濟學家謝棟銘指出。

由於超長期限的掉期點在過去成交量很少,基本是客盤驅動,目前買需旺盛容易加劇掉期點走升,提高對沖成本,也可能導致銀行在平盤時出現虧損。

不過由於近期在岸市場利率明顯上行,今年一季度外資增持中國債券的速度較去年放緩,法國巴黎銀行外匯利率策略師季天鶴表示,這部分匯率對沖的需求比較溫和,流動性不足的問題暫不嚴重;未來隨著外資匯率對沖需求的增加,掉期超遠端的交易會越來越多,流動性也會逐漸好轉。此外隨著成本的抬升,超遠端的對沖需求也有可能向近端移動,令整條曲線趨於平坦。(新增更多背景。)

--联合报道 Miaojung Lin.

欲联系彭博新闻人员: Xize Kang Beijing xkang7@bloomberg.net;Qizi Sun Beijing qsun62@bloomberg.net;Livia Yap 新加坡 lyap14@bloomberg.net

欲联系编辑请洽: Sharon Chen schen462@bloomberg.net, Shuqin Ding、周善琬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