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經濟增長意外向好反倒對市場不利?

市場究竟會面臨何種衝擊將取決於經濟增長的方式,以及這種增長是否會帶來通脹。圖為一名工作中的紐交所交易員。 圖片來源:RICHARD DREW/ASSOCIATED PRESS

最近幾周,圍繞經濟衰退的擔憂已引起市場關注,但一些投資者表示,如果經濟意外恢復增長可能會帶來更大影響。

事實上,經濟放緩的風險可能已在消退,因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作為全球經濟主導力量的中國和美國經濟正朝着更健康的方向發展。上周五(2019年4月5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3月份就業數據好於預期中國3月份製造業調查報告在經歷了年初的低迷表現後也有所回升

巴克萊(Barclays)宏觀研究部門主管Ajay Rajadhyaksha表示,今年下半年經濟的意外表現將是一個更大的問題,如果經濟再度明顯轉強,那麼債券市場將面臨真正的衝擊。

美國經濟更健康的增長形勢可能是一個觸發因素。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利率策略師Ralf Preusser說,受政府停擺、極地旋渦和上一年減稅提振等因素的影響,第一季度經濟弱得有點假,估算難度也比較大。但他稱:「勞動力市場穩固,財政政策依然是支持性的。」他還說:「我認為GDP出現意外正面利好的可能性很高,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增速都應該高於趨勢。」

如果經濟增長形勢更好,可能會令長期債券受到衝擊,這個市場規模很大,近幾個月價格強勁上升。Preusser指出:「和收益率2%相比,我更擔心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達到3%。很多人在估值值得懷疑的估值水平購買了大量長期債券。」

上周五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為2.5%,較3月底2.38%的近期低點有所回升,但仍低於去年11月逾3%的水平。一些知名的銀行分析師下調了對美國國債收益率的預期,但瑞銀和高盛仍預計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在年底前將達到2.8%。

市場究竟會面臨何種衝擊將取決於經濟增長的方式,以及這種增長是否會帶來通脹。若要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回升至3%甚至更高水平,可能既需要經濟增長亦需要通脹。市場對通脹的預期仍為2%,這也是美聯儲的目標。

高收益率債券和新興市場可能因為好於預期的增長以及伴隨而來的通脹而面臨風險,因為這將使進一步加息重新成為可能。對於高風險和高負債的公司來說,這將會增加債務成本或者降低再融資能力,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對於新興市場而言,利率上升導致的美元走強通常會抬高債務成本,進口價格上升亦會推高通脹,拖累經濟增長放緩。自1月初以來,高收益債券、貸款和股票等高風險資產強勁反彈。即使在美國收益率曲線倒掛的一周,標普500指數以及最大的高收益債券和貸款交易所交易基金亦上升。

這種情況讓人十分費解,因為其暗示的是增長而不是衰退,除非投資者只是寄希望於央行開閘放水,否則完全說不通。獨立研究公司Variant Perception的Jonathan Tepper表示:「投資者押注,無論發生什麼情況,美聯儲都會給予支持。」

Tepper認為,美國經濟可能會放緩,但時間點可能是今年稍後時間。就目前而言,現在的市況發展有些過頭。「從12月到1月,債券市場出現了180度大轉彎,這與美聯儲關於經濟增長(回歸趨勢水平)和通脹的說法背道而馳。」

近幾個月來,由於央行態度謹慎,很多投資者又開始認為,寬鬆的貨幣環境可在長期內為市場提供支持。長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大幅下降引發了衰退擔憂。3月底,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下降2.4%左右,在五天的內低於3個月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這種倒掛與正常情況相反,常常預示着經濟放緩、未來利率下降。部分人擔憂,由於不確定性上升且投資者缺乏評估未來形勢的信心,每個人都在向著同一個方向行動。

花旗集團(Citigroup)全球股票策略師Jonathan Stubbs表示,由於投資者很難在投資過程中權衡過去或將來的形勢,股市將出現上升過猛的情況。他說,這導致他們容易對消息做出過度反應,喜歡追隨大勢,從眾跟風。

撰文:Paul J. Davies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陳全國鐵腕治疆模式推動中國權威體制的進化

銀行巨頭抵押貸款規模高企,對中國經濟構成挑戰

抖音和TikTok的音樂授權即將到期,字節跳動或面臨困境

美中均稱貿易談判取得進展,承諾繼續談判

嬰兒潮之痛:他們是美國數十年來最老無所養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