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5 小時 35 分鐘 開市
  • 恒指

    20,201.94
    +27.94 (+0.14%)
     
  • 國指

    6,902.18
    +22.49 (+0.33%)
     
  • 上證綜指

    3,227.03
    +37.99 (+1.19%)
     
  • 道指

    32,803.47
    +76.67 (+0.23%)
     
  • 標普 500

    4,145.19
    -6.75 (-0.16%)
     
  • 納指

    12,657.55
    -63.04 (-0.50%)
     
  • Vix指數

    21.15
    -0.29 (-1.35%)
     
  • 富時100

    7,439.74
    -8.32 (-0.11%)
     
  • 紐約期油

    88.53
    -0.48 (-0.54%)
     
  • 金價

    1,792.40
    +1.20 (+0.07%)
     
  • 美元

    7.8491
    -0.0002 (-0.00%)
     
  • 人民幣

    0.8608
    +0.0015 (+0.17%)
     
  • 日圓

    0.0579
    -0.0008 (-1.45%)
     
  • 歐元

    7.9917
    -0.0497 (-0.62%)
     
  • Bitcoin

    23,201.45
    +13.96 (+0.06%)
     
  • CMC Crypto 200

    533.20
    -2.02 (-0.38%)
     

經濟學家質疑中國勞動力市場表現

·10 分鐘文章
一名戴著口罩的外來務工人員走在北京街頭。圖片來源:WU HONG/EPA/SHUTTERSTOCK
一名戴著口罩的外來務工人員走在北京街頭。圖片來源:WU HONG/EPA/SHUTTERSTOCK

受新型冠狀病毒影響,美國遭遇了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失業率飆升。相比之下,這場流行病幾乎沒有影響到中國的官方失業率,最近公布數據顯示該數據從1月份的5.3%微升至6%。

隨著疫情的消退,許多中國人已經重返工作崗位,但非官方證據和經濟學家的計算顯示,中國勞動力市場的狀況要比官方數據顯示的更差。由於數據收集方式的問題,數千萬失去工作的勞動力沒有被計入中國的總體失業率,而且許多人仍然沒有重返工作崗位。其他人找到了新工作,但不得不接受減薪或減少工作時間。

中國內地和香港的獨立經濟學家估計,在今年較早時候受疫情影響中國實施最嚴厲封鎖時期,多達8,000萬人失業。這遠遠超過了政府在3月份對城市人口進行的失業調查得出的大約2,600萬人的數字,當時中國經濟仍受病毒的影響步履蹣跚。與迅速採取行動向失業者發放可觀現金的美國不同,中國政府幾乎沒有擴大正式的社會保障網絡。中國陳舊的失業保險制度覆蓋了該國不到一半的城鎮勞動人口,農民工的覆蓋比例則不到20%。

如果就業市場不能完全復甦,可能扭轉中國中產階層的上升勢頭,並危及習近平的一項優先政策任務:在今年消除貧困。就業市場不能完全復甦可能影響消費,阻礙中國經濟反彈,而許多人寄望中國經濟能帶領全球其他地區復甦。這還可能引發社會動蕩,這一點是北京方面最擔心的。雖然與就業相關的抗議活動並不普遍,許多中國人對中國領導人迄今在抗疫方面取得的成功表示欽佩,但一些城市已經出現了此類事件。由於拉不到足夠的乘客,出租車司機無法支付車輛費用,一些城市出現了司機抗議活動。

36歲的Han Peng是山東省一家網約車公司的司機,他正在經歷一段艱難時期,當前收入約是他以往收入的六分之一。他說自己基本上在家待著,屬於失業狀態。

瑞銀(UBS)估計,5月初沒有工作的人數從3月份的7,000萬至8,000萬人降至3,300萬至4,000萬人。中國官員表示,90%的農民工已復工,不過官員們沒有具體說明他們的工作是否是全職的。

讓剩下的失業人員找到工作,並且確保他們的收入能達到之前的水平,將可能更加困難。很多在封鎖措施結束後迅速召回員工的中國工廠現在報告稱,新出口訂單有所下降。中國國家統計局的一名官員承認,失業率數據不能充分反映失業情況,不過他辯稱,該指標符合國際標準。

中國還需要解決870萬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問題,這一屆畢業生數量達到創紀錄高位。中國還必須確保,幾億進城務工人員及非正式工擁有可持續的就業選項——官方失業率數據從過去到現在對這部分人情況的反映最不充分。

內陸省份安徽省位於長江附近的一條村,Yu Deping仍然沒有工作,而且非常缺錢。Yu是一名電工,1月從北京回到老家過春節。疫情使他一直無法回京,緊接著他的妻子又病了,耗盡了家中的積蓄。他所在的村子周圍都是稻田和魚塘,幾乎可以肯定,他的情況沒有反映在中國的失業數據中。中國的失業數據沒有涵蓋很多農民工,因為只有城市居民接受了調查。

Yu Deping有兩個孩子,並且要還從親戚手中借的人民幣1.7萬元(約2,400美元)。他最近在附近縣城找到了一點裝修工作,但他的老闆不能保證一直用人。鑑於經濟疲軟,返回北京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他表示,不能百分百保證在北京能輕易找到工作。

數據

準確解讀中國的就業形勢一直很難。多年來,北京方面主要依靠人們自願公布自己的失業情況。

2018年,根據對600多個城市的調查,國家統計局開始公布全國城鎮失業率。該機構表示,新的數據將使中國與國際標準接軌,並幫助政府更好地管理經濟。經濟學家表示,這些數據有重大遺漏。其中不包括那些曾在城市打工但因各種原因返鄉的農民工。有關方面推斷,在中國約1.74億外出打工的農民工中,大多數人在失去城市工作後都有可以回鄉依靠的土地——就像今年許多農民工所做的那樣,因此不需要被算作失業人員。這些數據也不包括城市內那些被迫縮減工時,或者被減薪的人。

4月份,美國官方失業率觸及14.7%,為1948年開始編制該數據以來的最高水平。5月份,僱主增加了250萬個工作崗位,創下1948年以來的最大月度增幅,5月份失業率降至13.3%。美國的數據沒有涵蓋所有未充分就業的人或是已經放棄找工作的人。但與中國不同的是,美國把一些雖然在技術上受雇但沒有任何工作時間的人視為失業人員。在反映這類人員方面,美國的月度數據所覆蓋的範圍也比中國廣泛。

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研究中國問題的經濟學家陳興動估計,一旦把所有人都考慮在內,今年一度有多達1.32億中國勞動者失業、暫時無工作或無薪休假,這個數量約佔中國城市勞動力的30%。他說,將失去工作的農民工算作失業者是合理的,因為這些人一旦走出家鄉進城打工,對他們中的許多人而言,務農就不再真正可行。陳興動表示,從經濟角度講,他認為這些人將不會在農村土地上勞作。他表示,他把他們視為無收入、無工作的勞動者。

51歲的Feng Weibing認同這種觀點,他近來一直努力在北京尋找室內裝修工作。雖然他在江蘇省農村有土地,但他說,他們無法通過務農謀生。他說,在江蘇我們每天的平均花費在人民幣100元(合14美元)左右,但農民一天只能賺大約60元。」他正堅守在北京,希望情況會有所改善。

在今年中國的就業形勢惡化之際,中國官員披露了一組關於在職未就業人群的非常規數據,但未詳述這些資訊是如何收集的。國家統計局稱,4月份城鎮「在職未就業」人群比例為3.5%,低於3月的18.3%。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不願意從事兼職工作的人數可能更多,或者未包含在上述數據中。

在湖北省中部,31歲的Chen Xiaomo說,自從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她位於三峽大壩附近某風景名勝區的茶館遭遇了遊客稀少的情況。由於無法再盈利,Chen決定每周停業半周。她說,整個景區過去一直是當地社區的收入來源。她說,現在與以前相比是天壤之別。

收入較高的家庭也受到影響。在北京,36歲的Fang Yin表示,今年4月被一家互聯網公司裁員時,她放棄了找工作。她表示,試圖在經濟疫弱時找到一份新工作感覺是徒勞的。

雖然她拿到了相當於三個月工資的遣散費,而且她的丈夫還在工作,但他們還是決定削減支出。他們已經不再外出就餐,今年也不打算帶兩個女兒出境旅行,而是最近去了當地的一個野生動物園。她說,支出已經降到了最基本的水平,花錢不多。

中國現代歷史上,勞動力市場曾遭受過兩次猛烈打擊。1990年代的經濟改革導致國有企業出現裁員潮並引發了抗議活動,包括中國東北工業銹帶地區。2008年,全球經濟低迷打擊了中國的出口行業,官方數據顯示,依賴製造業的東南部地區當時至少有2,000萬農民工失業。那兩次,損失基本上得到了控制,並且中國經濟隨後迅速反彈,產生了新的機會。如今由於擔心債務和過熱的房價,中國政府刺激經濟創造就業的能力有所減弱。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中國問題專家拉迪(Nicholas R. Lardy)稱:「我認為現在的情況至少跟國際金融危機時一樣困難,有可能比那時還要困難。」他表示:「由於現在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要高得多,政府受到的約束要大得多。」

一些製造型企業已經在遷往東南亞和其他勞動力比中國便宜的國家。經濟學家估計,取決於世界其他地區從新冠疫情中恢復的情況,到年底時,中國可能失去1,100萬至2,700萬個與出口相關的工作崗位。

在沿海省份江蘇省,Changzhou Doremi Textile Co.的40名工人中有一半左右今年已經離職,原因是該廠的超細纖維墊子的海外訂單減少,該公司無法支付加班費。該公司的老闆Jiang Lanyan說,她沒有看到明顯的反彈,所以現在沒有招聘計劃。她表示,在去年美國政府對她的產品徵收25%的關稅之後,今年又將是艱難的一年。

政府支持

一些僱主拒絕繳納失業保險金,而許多工人頻繁跳槽,使他們無法法滿足申請失業救濟的標準。此外,中國政府不願發放現金補貼可能是因為中國家庭更喜歡儲蓄而不是消費,因此現金補貼對總體經濟提供的刺激微乎其微。

第一季度,中國只有230萬失業人員獲得平均每月人民幣1,350元(合190美元)的失業救濟金。中國政府表示,計劃擴大失業保險的覆蓋範圍,並進一步支持提供就業機會的小企業。

其它措施包括推出基礎設施項目,以及鼓勵國有企業和軍隊即使並不缺人亦盡量吸納更多大學畢業生和其他勞動者,後一項舉措有利於把官方失業率保持在較低水平。今年3月,成都市允許商販在公共街道上擺攤出售商品,據當地官員們表示,此措茱創造了超過10萬個新就業機會。為保持街道整潔,這種做法此前曾受到限制。不過,對於一些勞動者來說,選擇似乎仍然有限。

最近,43歲的河南農民Li Caifa在老家待了四個月之後返回北京,他在老家有少量農田。在鄉下他每月大約能賺人民幣2,000元(合280美元),是過去在北京時最高工資的四分之一左右,他在京的工作是在一個臨時就業市場幫忙招聘工人。不過這一次在北京,他的收入只有平時的一半左右。許多工人還沒有返京,北京周邊一些工廠也沒有復工。

現在他在考慮回老家務農,雖然他在老家可獲得的收入微薄。Li在談到像他自己一樣的農民工的命運時嘆了一口氣。他說,做像我們這樣的工作,真的要能吃苦。

撰文:Chao Deng / Jonathan Cheng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提醒本國公民不要前往澳洲旅遊

京東擬通過香港IPO籌資不超過313.9億港元

阿布扎比投資局同意對印度Jio Platforms投資逾7億美元

美國5月失業率降至13.3%

樂觀就業報告提振美股大漲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