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經濟才是決定美國銀行股的關鍵因素

從交易中獲取的收入以及。諮詢活動提振了花旗銀行第四季度整體收入。 圖片來源:JUSTIN LANE/EPA/SHUTTERSTOCK

美國的銀行正竭盡全力證明一句舊時的政治格言:問題在經濟,笨蛋!

沒錯,只要美國經濟穩步前行,大銀行似乎就有能力抵禦利率環境的負面影響。去年第四季度,貿易戰摩擦消退、平穩的回購利率和持續改善的企業信心刺激銀行的交易業務和顧問業務。這些業務當季的收入實現同比大幅增長,推動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 ,C)的整體收入大幅上升。

而且就算談到利率,投資者亦應該由去年第四季度的情況得出這樣的結論:對銀行業績有重大影響的不喃是美國聯儲局將把利率定在何種水平,還有收益率曲線陡峭程度,即長短期收益率之差有多大。對銀行而言,去年第四季度的收益率曲線形態出現了大幅改善。收益率曲線的形態通常能夠反映對經濟前景的信心。

銀行自身的融資大多是短期資金,支付短期利率,同時持有期限較長的工具,既作為投資亦是作為交易方面的儲備。短期收益率一般較低,但美國的收益率曲線在去年3月出現倒掛,某程度上是因為投資者當時對經濟衰退的預期升溫。隨著圍繞經濟衰退的擔憂消退,收益率曲線從去年10月開始恢復正常狀態。截至2019年底,基準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比3個月期高出約0.4個百分點。

在銀行的交易部門賬簿上,債券收益率曲線變陡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交易部門通常持有較長期限的公司債和政府債券。去年第四季度,客戶對交易服務的需求旺盛,推動銀行交易部門業務增長,這方面歸功於美聯儲通過回購操作平抑了市場波動性,另一方面歸因於年底市場行情的好轉。

在這個季度摩根大通交易部門持有的債券規模平均同比增加26%,花旗集團交易部門整體持有的債券量同比增加了18%。第四季度,花旗集團該類資產的收益率較第三季度上升,推動該行淨利息收益率整體環比提高。摩根大通出於交易目的持有的債券收益率小幅下降,但幅度比其他資產收益率的降幅要小。總體而言,第四季度,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團的固定收益交易部門收入(包括手續費收入)同比分別增長了86%和49%。

這兩家銀行還設法擴大了貸款規模,以抵消低利率帶來的影響——不過,摩根大通在這一點上做得更好,因為該行因為資本費用較高同時亦在削減物業貸款規模。第四季度,消費類貸款再次大幅增長,尤其是信用卡貸款。企業貸款增長則較為溫和,摩根大通在全球範圍內的企業貸款僅增長2%。花旗集團在北美的企業貸款增長了4%,但在全球範圍內有所下降。不過,隨著年底交易活動回暖,這兩家銀行為企業提供合併和融資顧問服務的業務收入之和增長了5%。

「貿易形勢確實已經趨穩,」摩根大通財務總監皮耶普沙克(Jennifer Piepszak)向分析師們表示,「所以市場人氣略有改善,我認為這對摩根大通第四財季的總體成功起到了推動作用。」

美國銀行股的高估值意味著,這些銀行不單能保持增長,還能提高盈利能力。事實上,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團的效率都有所提高,這兩家銀行的非利息支出合計占收入的比例從59%下降至57%。

面對美國其他大銀行的強勁業績,富國銀行(Wells Fargo & Co., WFC)目前仍然落後,受長期的虛假賬戶醜聞影響,該行第四財季成本上升。信貸成本飆升的威脅仍隱約可見,但這會強化一個投資觀點:衡量銀行業績的最佳指引是美國經濟的健康狀況,而非利率。

撰文:Telis Demos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美是如何達成一份雙方都不滿意的貿易協議的?

貿易休戰尚待宣布,中美科技緊張局勢已在醞釀

台灣經濟無需北京方面支持也能保持增長

美中籤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緩解貿易緊張關係

中國對蔡英文勝選不屑一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