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維持香港「一國兩制」對中國經濟至關重要

香港中環地區的一座「自由女神像」。 圖片來源:JUSTIN CHIN/BLOOMBERG NEWS

「一國兩制」讓自由運轉的香港在中國的中央集權經濟體制下得以生存。雖然無論是在奉行超級資本主義的香港還是在北京,對此尷尬的管治模式都是非常矛盾的態度,但維持這種制度對二者的成功都至關重要

隨着引渡條例草案引發的抗議活動演變為一場更廣泛的運動,北京方面和這座半自治城市之間的關係目前面臨着自1997年英國歸還香港以來的最大考驗該草案允許將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國內地接受審判。許多人擔心,北京方面最終可能會直接干預。尖銳的官方措辭將更暴力的抗議活動與恐怖主義相提並論,並指責參與者受到外國「黑手」煽動,這反映香港政府很難妥協。

儘管如此,直接干預對中國政府來說存在巨大風險——不單是在政治上,對於中國的全球經濟宏圖、金融穩定、吸引外資能力以及推動自身增長的能力也是如此。

單純從規模上看,相對於中國內地而言,香港的影響力已遠不及上世紀90年代。2018年,香港經濟產出相當於中國內地的3%,而1997年這一比例接近五分之一。

但香港對於中國經濟仍是至關重要的。這個城市是中國內地與全球資本市場連接的主要窗口,是大多數外國直接投資進入中國的通道,亦是中資銀行和房地產公司資產負債表所持資產的一個重要來源地。如果上述所有功能突然中斷,料將為中國自身不夠穩健的金融體系造成不可預測的,甚至可能是不可控制的影響。

此外,中國自身不太願意推進改革,亦提升了香港作為中國內地與全球資本市場之間緩衝區的價值。繼2015年的上海股市暴跌和人民幣危機後,中國政府已經逐步收緊對進出中國的資本流動的管控。香港金融市場與內地市場的種種連接機制是外國投資者買入中國資產的最方便途徑,以香港為中心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則讓中國政府有更多的辦法可以攔阻人民幣投機者

作為1997年香港回歸的條件,香港在法律上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享有中央政府賦予的高度自治權直至2047年。香港擁有自己的西方式司法系統,以及外匯和貿易協議。美國和其他主要國家把香港視為一個獨立的司法管轄地。如果美國重新考慮香港的這一地位,則可能令香港面臨美國對中國加徵關稅的政策、以及技術出口管控和簽證變更等。一些美國議員威脅如中國政府對香港採取過激行動,他們將會重新審視對香港的待遇。這對中國貿易的影響有限,中國大陸港口的集裝箱吞吐量如今已是香港海運吞吐量的逾10倍,而2001年時還不到兩倍。

但信心喪失帶來的財務影響可能很嚴重。過去20年,中國對香港的投資規模龐大,這是導致香港樓價如此昂貴的原因之一。如果資本外逃重創樓市,或破壞長期施行的港元與美元聯繫匯率制,中國發展商和銀行可能會損失慘重。如果人民幣同時面臨壓力,或者國際政治壓力限制中國企業對美元債務進行再融資的能力,那麼相關影響或將放大。

即使假設當前的金融動蕩局勢能夠遏制,但現狀如果發生任何改變,都將造成嚴重的長期性損害。進入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中約60%是經由香港的,即使其中多數來自境外的中資公司。

投資者將資金經由香港投入中國,是因為香港的法律和監管體系(再加上在香港的大量中國富豪和中國企業)意味着,投資者在發生糾紛時擁有真正的依靠。在法治、開放資本賬戶、穩定匯率和中國人利害與共方面,新加坡和上海都無法兼具這些因素。如果投資者斷定香港不再是進入中國的可靠基地,那麼進入中國的整體外國投資可能會受到永久性的重大打擊。日前信用評級公司惠譽(Fitch)自1995年以來首次下調了香港評級,理由是國際社會對香港的治理和法治的看法轉差。

1989年學生示威者在天安門廣場遭鎮壓事件後,中國能夠從創傷中恢復過來的原因之一是,外國領導人仍認為中國政府致力於改革開放。雖然中國當時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在上述鎮壓中發揮了作用,但他作為一名改革家的聲望很高。而且在他1992年南巡後,中國重新啟動市場化改革。這意味着制裁大多是溫和或短暫的。

如今,中國的經濟實力大大增強,但幾乎沒有跡象顯示中國會進一步推動市場化。到目前為止,歐洲和其他亞洲國家還沒有在貿易關係上與美國結成統一戰線,但假如香港發生慘劇,則可能會改變這些國家的想法。一旦事態惡化,香港人將是最大受害者,但北京方面對香港的依賴遠比表面上看到的更深。

撰文:Nathaniel Tapli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國經濟放緩有多嚴重?非官方數據或許更具說服力

阿里巴巴折戟越南,國際化戰略為何舉步維艱?

馬雲將宣布退休,阿里巴巴失去一位招牌領導人

蘋果公司發布三款新iPhone和兩項低價訂閱服務

中國取消QFII和RQFII投資額度限制,擴大金融市場開放吸引外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