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債殖利率的平靜水面下有巨大的潛藏暗流涌動

Edward Bolingbroke
·4 分鐘文章

【彭博】-- 利率市場交易量的縮小表明夏日低迷已一如既往如期而至,然而有跡象顯示,交易員們正在提防風平浪靜水面下時刻可能到來的巨大暗涌。

從預判聯儲會會採取殖利率控制措施的交易策略,到揮之不去認定負利率甚或加息終將會到來的押注,交易員們正在基於其對聯儲會下一步行動的預期思索著下一步何去何從。

市場頭寸狀況明確表明,今年夏天及之後,聯儲會可以有多種選擇,最終作何選擇取決於新冠疫情下經濟前景的發展變化。

最新經濟數據周四一度使債券空頭受到了鼓舞:10年期美國國債殖利率在強於預期的6月份就業報告發布後一度升創0.71%的一周高點。然而當人們意識到疫情蔓延形勢下前景是多麼難料後,該殖利率最終又回落到了0.67%這一過去三個月的平均水平。

以下是投資者和策略師們料想中未來幾個月可能出現的情境:

殖利率曲線控制

在許多經濟學家看來,基線情境是聯儲會到年底會設定某些期限國債的目標殖利率,只是根據周三發布的會議紀要,決策者在6月會議時似乎尚未認為有這樣的必要。

押注於利率波動率的策略已經開始出現。巴克萊上月末就曾建議通過類似策略「表達短期到即期利率將會走低的觀點,」亦即認定聯儲會會在9月份政策評估後實施殖利率曲線控制政策。

若是聯儲會採用前主席伯南克所青睞的殖利率曲線控制方式,那麼其目標就不會是2-3年期以上期限的債券,這樣的話市場可能會涌現更多諸如近期流行的5年期和7年期價差交易那樣臨近期限殖利率的交易策略。五至10年期國債期貨未結清頭寸數量激增或許表明,交易員們料定聯儲會會採取殖利率曲線控制政策。

負利率

聯邦基金期貨走勢反映出的預期表明,人們依然認為聯儲會有可能在2021年年中左右開始實施負利率政策,基於這種情境預期的歐洲美元期權頭寸近來一直頗為流行。

儘管在聯儲會官員一再否認的情況下相關期權對沖活動已經有所減緩,但是押注於利率降至零甚至負值的頭寸數量依然頗為可觀。最近需求轉入了押注於2022年實施負利率的中期歐洲美元合約。

短期波動率

聯儲會的最新經濟預測概要顯示,政策利率一直到2022年底都會維持當前水平不變。美國國債波動率因此在過去兩個月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

可以從利率波動有限中獲利的美國國債波動率同價對敲和異價對敲期權組合近來受到熱捧,近期的交易中包括一筆規模2,100萬美元的10年期國債短期波動率期權頭寸。

押注低波動率的交易也出現在了歐洲美元期權市場。過去一周曾有一筆600萬美元的交易,目標是從持續的低波動率環境中斬獲最多2,500萬美元的利得。

加息

由於加息機率很小,歐洲美元分層曲線依然處於歷史平緩水平,2021年12月和2022年12月歐洲美元期貨合約價差如今只有6個基點,表明2022年末加息的可能性只有25%。

若是經濟從疫情中復甦的前景出現改善,交易員們將會著眼價差小幅擴大。近期曾有一筆大宗交易押注於2021年6月/2022年6月歐洲美元價差擴大。

如果圍繞經濟前景的各種敘事出現改觀,此類交易料會變得更為普遍。

原文標題Frozen Treasury Yields Belie Hedging Bets on Stronger Fed Action

(新增第二個小標題之後內容)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